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通過,社會上對中正紀念堂該如何轉型有諸多討論,文化部今天舉辦「後解嚴:想像紀念堂」,從藝術角度想像,藝術家陳擎耀重新詮釋蔣介石家族照,背後都綑著膠帶。

「後解嚴:想像紀念堂」今天上午在中正紀念堂的廊道上舉辦展覽開幕式,文化部次長丁曉菁指出,中正紀念堂位於台北市核心區域,由昔日威權統治象徵,轉變為爭取公民權益的場域,解嚴30年來,從政治解嚴到空間解嚴,進入思想解嚴。藝術創作的核心,就是思想能夠自由,藝術也是參與公共議題討論的觸媒。

丁曉菁表示,隨著解嚴後的民主進程,台灣也慢慢走到成熟的民主社會,「特展代表著文化部希望中正紀念堂的詮釋權能回到公民社會、還給人民手中」,民眾可以透過各式各樣的參與管道,表達對中正紀念堂未來的想像,這也是進入民主時代的重要翻轉。

出席展覽的台大醫學院精神科兼任教授、文化部中正紀念堂轉型推動諮詢小組委員林信男認為,在國際人權日之前推出「後解嚴」特展很有意義,尤其當兩廳院已經是全民在使用,剩下中正紀念堂還需要轉型,「目前最需要做的是心靈上的解嚴,這可能比硬體的轉型更漫長。」

展覽以開放且具實驗性的展示方式,分區呈現參展藝術家王鼎曄、陳擎耀、張立人、「圖文不符」團隊等藝術創作與動畫。

陳擎耀創作的「完美家庭」,重新詮釋蔣介石的家族肖像照。照片中的蔣家人,一動也不動地站在蔣介石兩側,看似正經的照片,每個人背後卻都被膠帶黏在支架上。

陳擎耀說,他從一篇蔣介石的侍衛口述歷史中發現,蔣介石晚年身體很差,為了要維持統治假象,侍衛只好用膠帶把他捆在椅子上接見外賓。他認為,「蔣介石當時的身體狀況如同當時執政當局殘破的統治權力基礎,想要靠著膠帶勉強的固定、修補。」

社會上轉型正義的討論,也包括是否要拆除威權象徵的中正紀念堂?行政院文化獎得主、長年推動文資保存的李乾朗,在展覽的一段影片也提出看法,他認為,公家建築若不使用,可轉作為博物館,「一塊地作為博物館,人人都可使用,才是公民正義。」

來源:中央社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