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誰都會至少一次陷入情網。這時候,我們將經過不同的情緒狀態。

只有經過不同的情緒狀態,我們才意識到,愛情不僅是享受,而是付出。付出青春時光,付出最初美夢,為生活獻上最清純美好的願望,這才是愛情的目的。

然而,不是任何人都做到這一點。因為人們往往自私、盲目、被物質思維迷了心竅,他們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因此背叛了愛情。這種背叛的後果是什麼?來看下面的故事,你將為自己找到答案。

在夢幻般的愛情海洋中飄揚
「你看見那座紅色屋簷的房子嗎?」「在哪裡?」「在那裡呀!」。阿梅望著阿軍所指的方向問道。「那裡是人委會辦公大樓,將來我們結婚就在那裡辦手續。」阿梅羞澀微笑著,心中滿是幸福,低頭埋進阿軍的背後。15

雖然剛認識不久,但阿梅和阿軍的感情發展得比她想像更快。阿梅也30多歲,不再是妙齡少女。他比阿梅大幾歲,但頭髮已開始發白。阿梅從來都不輕易把男朋友帶回家,除非確定兩人會在一起。第一次去阿軍家做客,他媽媽也問她:「你家的意思怎麼樣?」阿梅明白伯母的意思,更希望能早日跟他結成眷屬。

他總是滿面春風,十分體貼周到。一天到晚阿梅收到不少表達思念之情的短信和來電。她在幸福的海洋中飄揚,他做什麼她都感到滿意。阿軍也獲得她父母和親戚的喜愛。每周末他都跟阿梅在一起,在她家裡大小事件中均出現。所有人都等著一場盛大的婚禮。

有一次出差回來,阿梅送給他一件冬衣。他穿在身上,非常合身。阿梅笑著說:「誰這麼帥啊?」阿軍把她的手拉過來,抱著她說:「你老公哦!」。阿梅雙眼朦朧,唇邊帶著笑意。

雖然剛認識不久,但阿梅和阿軍的感情發展得比她想象更快(示意圖,圖片來源:goraydar

阿梅在其他省份工作,因此只有周末兩人才能見面,每次都高高興興如魚得水。阿梅在那公司工作了近十年,因此有點不捨,但他說:「你回家吧,這樣我們距離拉近一點。」阿梅聽了就寫假條,理由是回鄉結婚。朋友和同事都祝賀她並等著收到喜帖。

有一次阿軍走了50公里的路到阿梅那兒,只是為了讓她開心。在昏黃的路燈和細雨中,阿軍緊握著阿梅的手說:「以後不小心失業的話,我就去給大學生印製制服。這個想法不錯。」阿梅賴在他背後,懶懶問道:「你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呢?」他笑著說:「不幹活,幾個孩子誰來養?」。

阿軍還跟阿梅商量,準備各種結婚手續,這樣可以節省時間。阿梅聽了非常高興,把信心和幸福之夢全都託付於他。阿梅以為,她已經找到生命裡的白馬王子。

一天上午,阿梅高高興興去辦單身證,準備與阿軍結婚。手裡拿著單身證,她幸福地告訴阿軍,兩個人沉浸於幸福之中,夢想著自己的家和孩子們。

幸福家庭之夢遇到暴雨

在一次回家後,阿軍跟阿梅說:「昨天回家時,爸爸跟我聊了,他激烈反對我們交往。」然後,阿軍無憂無慮的跟阿梅講,他爸爸是怎麼抱怨阿梅。阿梅聽後就愣著。怎麼這麼突然呢?自從她開始上班以來哪有受到這樣的評價,一直以來都獲得老闆和同事們的好評呢。

上次去阿軍家的時候,他爸爸看起來還很高興的。從那天起,阿軍彷彿成為另一個人,儘管兩人見面時,他還是跟以前一樣照顧阿梅,但只要不見面,他就一天也沒有主動跟阿梅說一句。有時候阿梅給他打電話,他也說自己很忙。

阿梅說要回家跟他爸爸見面然後好好說服伯父,但阿軍故意不理。如果只是兩個人談戀愛的事,有可能她不必那麼努力挽回阿軍,但如果婚禮不能按期舉行,她會在親戚朋友和同事前丟臉。因此,她還是希望兩個人的情感,可以幫他戰勝來自他父親的壓力。

然而,形勢越來越緊張。「每次跟你聊完,我都覺得充滿決心。但不知道為什麼跟爸爸面對面時,我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阿軍說。「爸爸說我們家庭門不當戶不對。我家是做生意的,你家又是耕田種地的,我們可能不合適。我也不想因為我們倆的事情而家庭不和,爸爸一不高興就家翻宅亂,受苦的最終還是我媽媽。我心疼得很!」阿梅聽後覺得很心疼他,也很心疼自己,但阿軍果然是一個孝順的兒子。

她還是希望兩個人的情感可以幫他戰勝來自伯父的壓力(示意圖,圖片來源:goraydar

她只好同意他,也只好默默等待。這段時間,她彷彿失去了信心和驕傲。如果一切成為泡沫,她會怎麼樣?她只想去一個遙遠的地方,一個沒有任何人認識她的地方躲下去。她不敢想下去。

該來的還是來了。她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阿軍提出分手。這次,他沒有任何藉口,只說他對她已經沒有感情了。阿梅大哭起來,挽回阿軍心意的最後繩子,被阿軍的冷漠切得一刀兩斷。

「人家都對你沒有感情了,一切都沒有意義了。」阿梅想著想著就大哭起來。她給他發短信:「既然你對我沒感情了,那我也放你走,這樣你不會跟你爸鬧矛盾了。儘管我不是給你帶來幸福的人,但我還是真心祝你幸福。」

整整一周後,只要下班回家,阿梅就哭得死去活來。她不責怪他,也不敢責怪他爸爸,她責怪的就是命運。她想靜下心來思考前面的路:到底她應該跑到遙遠的地方,還是留在這裡繼續活在別人的異樣眼光裡?

阿梅想起的第一個人是媽媽。她不知道怎麼開口說起他們倆的事,她只是沉默著。久而久之,她媽媽問起阿軍,她才告訴她媽媽一切。她媽媽長嘆了一口氣,然而,從心底裡,她還是希望有一天,阿軍爸爸會改變主意,他們倆的感情又能破鏡重圓。

愛情就像糖衣炮彈,甜蜜過後是巨大傷悲

如果兩人再也不見面了,那麼她心裡的傷疤也會早日癒合。但有時候命運是嘲弄人的,阿軍的公司和阿梅的新公司有合同實施一個長期項目。每周,阿梅要跟阿軍見兩次面,比以前兩人談戀愛時的次數還多。

幾個月的時間不夠刪除,阿梅心裡對阿軍的感情。她偶爾還是偷偷看著他,但兩個人面對面時,她還是避開他的眼光。但是阿軍還是那樣說笑,彷彿兩人之前沒有發生任何事情。阿梅感到不對勁。

她跟她的閨蜜聊天。她閨蜜:「我覺得那傢伙不是真心愛你!如果真的愛你,不想讓你傷心的話,那何必講他爸爸的話講得那麼詳細?」阿梅愣了,但她還是不信。阿軍不會騙她。

看到阿軍跟女朋友出雙入對,阿梅覺得很傷心。她想著,「他們倆都分手了。他跟別人談戀愛也只是早晚的事。」阿軍的女朋友比她小,看起來很好看,是阿軍的同事,聽說她還會唱歌。男的瀟灑英俊,女的貌美如花,兩人簡直是天生一對。

她偶爾還是從遠處偷偷的看他,但當兩人面對面時,她始終避開他的目光(示意圖,圖片來源:goraydar

過不了多久,那個女孩來找她抱歉:「梅姐,對不起,我不知道妳是阿軍的前女朋友。」阿梅笑著說:「沒關係,我們都分手了。他交了女朋友也是正常的。」突然阿玉大哭起來,跟阿梅告狀。原來他們分手了,因為阿軍又有了新的女朋友。

同樣的「劇本」讓阿梅愣了,所有美好的記憶都破碎了。阿梅突然明白一切。她不再責怪自己,甚至還覺得自己比阿玉幸運,因為她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可自己照顧自己的生活。而阿玉上有老下有小,工作朝不保夕。另一方面,阿梅也覺得佩服阿軍的厚臉皮,因為他的現任也是公司裡的同事,四個人天天見面但他似乎一點羞恥都沒有。

他的現任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家境不錯,有車有房。阿梅和阿玉只好嘆氣,「希望他早日找到富婆,早日結束這個戀愛遊戲。」然而,從那天起,一看到阿軍,阿梅就覺得十分憎恨。他已經欺騙了她的感情和她的自尊,但他還能無所畏懼地跟她說笑。

跟阿玉分手幾個月後,阿軍馬上跟現任辦結婚證,還四處宣揚。阿梅偶爾還看到阿軍在臉書上,發佈的秀恩愛的文章或者夫妻兩人去度假的照片。阿軍看起來很幸福,因為他的名譽、利益、情感的美夢都實現了。

人只有以德報怨才得到真正解脫

每次覺得命運對自己不公平,她都打開了書,重新看看「真、善、忍」的道理。

她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這輩子他負了我,說不定上輩子我也這樣對他,甚至更狠。有借有還。也許他有說不出的困難。即使他負了我,但我不能也這樣做。再說,緣分是一種妙不可言的東西,不隨人的意志轉移。」因此,這種怨恨逐漸消退,記憶也慢慢成為過去。

阿梅看著阿軍妻子充滿幸福的笑容,也為這個女孩而高興。因為她明白,每個女孩都渴望找到一個愛她的人。也許她和阿軍和阿玉之間的關係是惡緣,所以事情才這樣。

阿梅看著阿軍妻子充滿幸福的笑容,也為這個女孩而高興(示意圖,圖片來源:goraydar

當三人見面時,阿梅常避免跟阿軍聊天。因為她不希望阿軍的妻子擔心兩人「煎膠續弦」。最讓阿梅放心的是阿玉心裡的傷疤也癒合了。現在,阿玉已經找到了自己的真愛,也不必因為朝不保夕而天天提心弔膽。關於阿軍,阿梅也相信,總有一天他會改變。

如果依然對他懷有怨恨,受苦的就是阿梅而已。人在追求名譽利益和感情時經常會犯錯,但他們也需要有機會完善自己。冤冤相報何時了。有借有還,該還的還是早日還給他人,只有誠實和寬容才能解除生活中的惡緣。阿梅看著窗框前隨風搖晃的玫瑰並默默微笑。

(責任編輯:家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