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武昌有位書生名叫朱煥,他的文章詩詞在當地都頗有點小名氣,可算是一個才子。只可惜他讀書雖多,學到的只是文彩修飾,聖賢書中的禮儀人倫卻不遵守,總是一味貪色縱淫。

他家中富裕,所雇佣人皆挑選貌美女子,入住不久,便開始用金錢飾物漸漸的誘惑她們,然後與她們發生不正當的兩性關係,即使是家中的乳娘,也被他玷污。

這個朱煥簡直可以說是荒淫無恥之極。

一天晚上,朱煥又與女子發生不正當的兩性關係,突然窗外有個聲音罵朱煥道:「新色正歡殘色戲,前程削盡後代殤;可憐一個斯文客,貪色原來為色亡。」「後代殤」一句中的「殤」字,就是夭折的意思。

朱煥聞聲,嚇的渾身直冒冷汗。自此朱煥每逢考試,皆是名落孫山,他唯一的兒子後來也真的夭折了,而且其家運不久也漸漸衰敗了。

朱煥在窮困的中年,眼睜睜的看到自己家悲慘的遭遇,方才醒悟此乃自己好色亂性的報應,但是為時已晚矣!真是可憐啊。

在古代還有一個讀書人名叫楚成,結婚多年無子。楚成平素對神明虔誠,早晚恭敬禮拜。

有一天晚上,妻子夢見神對她說:「你丈夫十分誠心敬我,我已向上天請求,賜給你一個兒子。」妻子又問:「我丈夫可會中舉?」神回答:「只要再勤力行善積德,將來可得功名。」

睡醒後,妻子將昨夜所夢,詳細告知丈夫,楚成聽後欣喜萬分。從此更加虔誠,為求功名也能用心做一些善事,讀書更勤奮,期望早生貴子,金榜高中。

不料,有一天晚上,與朋友飲酒猜拳,酒後餘興未盡,在無德友人的慫恿之下,到妓院嫖娼。當晚,妻子就夢見神明怒斥道:「你丈夫不珍重自愛,竟然在外飲酒嫖妓,自損陰德,污穢觸怒了天神,不但今後無子,而且受譴責革除功名。」

第二天楚成回家,妻子逼問丈夫昨晚所幹何事,楚成如實相告,妻子聞知丈夫昨晚確實飲酒宿娼,頓時傷心欲絕,昏倒於地。

楚成見狀,慌忙救醒妻子,妻子醒後,將昨夜夢中神明怒責的經過告訴丈夫,楚成聽後悔恨莫及,一失足頓成千古恨,從此夫妻愁悵不已,終生貧困潦倒,沒有子嗣。

後來,有人知道此事作詩嘆曰:

誠神賜子復歸無,為進青樓德行虧;
子降石麟名金馬,身榮子貴付東流。

看了這兩個故事,令人感慨不已,從中可知:為人萬萬不可發生亂性之事,亂性所導致的惡報之大真的是可懼可畏又可怕呀。

在當今,世界上尤其是中國大陸社會,到處都可接觸到色慾誘惑的宣傳,幾乎是處處都布滿了在色慾上迷惑人,引人犯罪的陷阱,人們在此環境下越來越不以亂性為恥,許多人笑貧不笑娼,甚至有的人還在不斷追求那些黃色下流的東西,在無知中把自己置於極度的危險之中。

在此環境中一切真正有志向有作為的人都應當盡全力潔身自好,盡力不接觸不沾染這些敗壞的東西,儘量不要讓其影響、污染到自己,絕對不可隨波逐流。

來源: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