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中國四川省都江堰市的世界知名古蹟「都江堰」,是由戰國時期秦國蜀郡太守李冰及其子,於約公元前256年至公元前251年所主持建造的水利建設。在2000年時,都江堰靠著「當今世界年代久遠、惟一留存、以無壩引水為特徵的宏大水利工程」的特徵,與青城山共同作為一項世界文化遺產,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都江堰是一個歷史久遠、至今不衰的長壽建設,其他興建時間大致相同的古埃及和古巴比侖的灌溉系統,以及中國陝西的鄭國渠和廣西的靈渠,都因滄海變遷與時間的推移,或湮沒、或失效,唯有都江堰至今還滋潤著天府之國的萬頃良田。

都江堰三大主體,「魚嘴分水堤、飛沙堰溢洪道、寶瓶口引水口」等相互依賴,功能互補,巧妙配合,渾然一體,聯合發揮了分流分沙、泄洪排沙、引水疏沙等的重要作用,使其枯水不缺,洪水不淹,消除了水患,並且變害為利,使天、地、人、水四者達到了高度調和統一,完工2300多年至今仍然發揮著效益。

借自然之力以用其妙,化害為利,與自然和諧共處,這一直是人類科技發展的終極目標。2300多年前的都江堰設計者李冰,並不通曉現代物理學的諸多名詞,憑藉著對自然生命的觀察和感悟,設計出了如此完美的都江堰,雖經12次6級以上地震,三大主體工程依然完好,創造出了水利工程史上的奇蹟。事實上,都江堰的成功要得益於博大精深的儒、釋、道神傳文化。

寶瓶口與離堆。圖左水道是寶瓶口,圖中山體是離堆(維基公共領域)

都江堰工程的魚嘴分水工程將岷江水分為內江和外江。春天,岷江水流量小;灌區正值春耕,需要灌溉,這時岷江主流直入內江,水量約佔六成,外江約佔四成,以保證灌溉用水;洪水季節,二者比例又會自動調轉過來,內江四成,外江六成,使灌區不受到大水的侵害。

在壁上刻的治水《三字經》中說的「分四六,平潦旱」,指的就是魚嘴這一天然調節分流比例的功能。魚嘴的設計在空間上與周圍環境相協調,在時間上也考慮到了四季的水量變化對堰體的要求。所以這種「天人合一」的理念所蘊含的系統層面極盡完善,不僅僅體現在一時一處和一事,而是時空上的全面考量。

江水分流為二(維基公共領域)

中國儒家文化崇尚以和為貴,對待自然的態度也是與天地自然和諧共處,並且敬天知命、感恩惜福。報恩體現在方方面面,對待自然(天、地),如同對待父母一樣,按其本性來敬養它,這樣就能夠得到自然的恩惠。孟子說:「不違農時,糧食就吃不完;不把細密的網撒向大湖深池,魚類水產就吃不完;伐木砍樹能遵守規定的季節,木材就用不完。」

這些理念也充分的體現在了都江堰工程的設計上,都江堰工程的設計和建造,遵循江河水流的運行規律加以引導和利用,而其相關的維護工程 如歲修及其之後的祭祀儀式,也直接表達出了對江水滋養的感恩。

二王廟三官殿,牆上鐫刻的是都江堰治水口訣(維基公共領域)

此外,飛沙堰的排沙功能利用的是洪水本身的衝擊力,用洪水自身的衝力自動排沙,中國古人智慧中的「四兩撥千斤」、太極中的雲手、借力打力,在都江堰的設計中也能看見一絲端倪。

修建都江堰的一切都直接取之於自然,藉助於自然,而又完全融於自然。建成後的都江堰不是一個獨立於自然的水利工程,而是成為與自然協調而不可分的一部份。世界上的一切成型的東西都是生命體,都會有一個生命史,都會有一個成住壞的生命過程。而今天,那些依舊矗立的偉大遺跡,既是先祖們所留下的寶貴財富,也時刻叮嚀著我們珍愛祖先留下的神傳文化。

參考來源: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