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散」可不是藥方的名字,他是中國十大古曲之一。這首曲子與晉朝「竹林七賢」的嵇康離不開關係。嵇康被處死前,向哥哥要了把古琴,以「廣陵散」做為生命的結尾,奏畢長嘆:「廣陵散於今絕矣!」

古琴歷史悠久,體積小,絃的設計也簡單,是文人隨身攜帶的物品,也是「琴棋書畫」四藝之首。

魏晉年間,時代紛亂,文人遠離朝廷,以琴聲抒發己志,又多有創作,嵇康(223-263)就是其中佼佼者,他不但擅長繪畫與書法,對古琴更是得心應手,曾與蔡邕共同創作琴曲,有著作《聲無哀樂論》、《養生論》。

嵇康性傲不羈,得罪權貴,因而被殺。這首非凡的「廣陵散」據說非得自於凡人。

古琴舊為5絃,漢朝以後更為7絃。(圖:Charlie Huang,CC BY-SA 3.0)

嵇康月夜下 與鬼談曲

一次,嵇康到會稽附近,選在月華亭中過夜,有人告訴他,此處不太乾淨。但嵇康心裡坦蕩,還是住下來了。

晚上,他拿出琴開始彈奏,雅聲逸奏,幾曲之後,忽然聽到空中有叫好的聲音;嵇康問他「君是何人?」

鬼魂說,自己已經過世,死在這裡,生前也非常喜歡彈琴,所以來聽嵇康彈琴,但因生前容貌毀損,不便現形,又請嵇康再多彈幾曲。

於是,一人一鬼就在晚上聊起天來,嵇康對鬼魂說的樂理、琴藝十分欽佩,於是希望鬼魂也彈上一曲,鬼魂於是現形,彈了一首「廣陵散」,音曲清和,嵇康邊聽邊學,鬼魂要他不可再教其他人。

今人演奏版本也非「外甥偷聽版」

「廣陵郡」位於今日的江蘇一代,「散」則是指樂曲。晉朝之前,古琴曲都沒有記譜,除非聽過或對方教授,不然這首曲子就失傳了。

但「廣陵散於今絕矣」這句有可能指彈奏方法。

嵇康的這段「廣陵散」奇遇被記載在宋代《太平廣記》與明朝《神奇秘譜》中。《神奇秘譜》又補充了嵇康外甥袁孝尼(袁準)的部分。

據說,嵇康的外甥袁孝尼幾次相求,但嵇康都不教他「廣陵散」。一次,袁孝尼站在屋外偷聽,不小心出了聲音,嵇康立刻罷手不彈,袁孝尼只聽到33段。

管平湖承襲家學,從明代琴譜中復原許多已經斷絕的琴譜。(圖:公有領域)

雖然他根據琴音意思,自己再行加上8段,共成41段。但今人所得的「廣陵散」為現代知名古琴家管平湖(1897-1967)從明代《神奇秘譜》中修訂。

該曲不同於文人抒發情致的曲調,結構宏大,共45段,當然與嵇康版相似之處已無可考查。但今曲保有唐代大曲的味道。

(美麗日報 撰稿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