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趙三公「公廳」的輪值打掃,由仍住在當地的趙氏宗親負責,一塊木製輪值簽、一把鐵製小鋤頭的傳遞,決定哪家輪值,輪值天數以家中的房間數計,輪值傳統流傳至今已逾百年。

拿起斑駁的木板,正面還可清楚看見黑色字體寫著「趙三公敬香輪值簽」字樣,木板背面,斑駁的字體僅可看出漫長歲月的洗禮,內文早已無法辨識。

趙清正指出,輪值公廳的主要工作為早晚燒香,維持公廳內外的清潔,當上家輪值天數結束後,會將小鋤頭、輪值簽傳遞到下家,一家一戶的傳遞下去,維持公廳香火不斷。

傳承百年的木製輪值簽,在傳遞時木板曾經斷裂,宗親們以現代製的膠帶層層纏繞,保持輪值簽原貌,讓輪值簽能繼續傳遞公廳輪值的使命。

握著鐵製小鋤頭的長條握柄,粗糙坑疤的表面布滿歲月輪值的痕跡,輪值的宗親們以鋤頭掘出金爐內的香灰碎屑,一袋袋裝好,上家輪值結束前,必須先將公廳香爐、金爐都清理乾淨後,才能交給下家。

公廳打掃日數是依照各家擁有的房間數來計算,趙家耆老指出,過去農業社會的傳統觀念中,房間數越多表示占地越廣。

以趙清正家為例,早期家中房間數多,每次輪到打掃公廳的輪值天數也多,現在房間數雖已減少,但他們仍依照昔日的打掃天數打掃。

隨著時代變遷,許多人早已搬離,打掃公廳的輪值由現仍居住在此的趙姓子孫們負責,嫁到趙家已逾40年的蔡秀真表示,以前輪值戶數多,1年僅有1次輪值機會,現在戶數減少,很快會再接到輪值,1年有3次輪值機會。

趙清正指出,公廳輪值雖有規定,但卻沒有實際登記,為配合現代人的生活步調,有時若遇到輪值戶要出遠門,就會提前將輪值簽交給下家,下家從不會多過問,展現了大肚村莊風俗純樸、人情互助的一面。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