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大車禍或重大命案,禮體師默默的將遺體盡量恢復原狀,撫慰家屬的心。龍巖禮體師柯予晴說,縫補很難,得琢磨多年經驗,靠著專業物料和巧手形塑,發善念將亡者美美地送走。

從20歲便投入生命事業服務的柯予晴告訴中央社記者,每一具遺體的形態和完整度都不同,若遇上大車禍、重大命案的支離破碎,那才是考驗細心、耐心和技巧的特殊機會,因此一定要格外細膩、用心。

話雖如此,每一位亡者的家屬都希望亡者走的時候如同生前的模樣,但柯予晴比喻,摔碎的花瓶,再怎麼黏著都有裂痕,更何況是人體,特別是遇上大車禍支離破碎或是腐敗的遺體,那更是難上加難。

但這只是難在現實和技術。柯予晴說,對禮體師來說,最難的是面對家屬的「說話藝術」。她說,所有家屬一開始都會要求禮體師將遺體縫填補到最完美,禮體師非常理解家屬的希望和內心,但萬事敵不過現實,禮體師也只能根據遺體現狀恢復成「最安詳」的容貌,因此與家屬溝通時,要考量家屬悲痛的心,又要將實際情況誠實以告,所以說話必須非常「哲學」、特別小心。

每一具遺體縫填補對禮體師都是挑戰,得琢磨多年經驗 ,靠著專業物料和巧手形塑,發善念將亡者美美地送走 。(圖片來源:中央社)

柯予晴說,碰上支離破碎或是火燒的遺體,只要皮膚還在就好辦,禮體師會將遺體各部位和五官先定位,因為遺體的肌肉是放鬆的,已冰凍一段時日,或是腐敗的遺體,臉部五官位置已變形,失去立體感,兩頰和嘴唇會更寬大、眼窩塌陷,只剩下鼻子是立體的,所以一定要根據亡者生前照片先將五官定位再來找出固定比例。

隨後要檢查全身有無其他破洞或手腳骨斷裂,有破洞之處一定要用棉花填補,再披上吸水墊,防止體液滲漏沾污衣服;手腳骨斷裂或缺少、生前遭截肢時,必須要用硬紙板依比例做成支架撐回原處再包紮,維持四肢完整。

至於五官是瞻仰遺容時會看得到的部分。柯予晴說,必須特別仔細縫填補,有破洞之處、有缺牙齒的要墊棉花,眼窩的凹陷要靠微整型才能讓眼睛安詳的閉上,其餘不夠立體部位必須施打玻尿酸維持立體。

但有時支離破碎的五官縫填補到最後總會少一塊皮膚,此時就要使用延展性佳的蠟來填補;若是碰上缺了一塊五官或手腳,柯予晴說,這就得靠禮體師來捏製形塑,因此平日就要常練習捏製。

柯予晴說,有時會碰上家屬希望亡者更美的離開,要求禮體師幫亡者加一點眼妝,但是化妝品須要溫度才能附著,化眼妝反而不易附著,顏色會有些奇怪,還會看來不安詳,因此通常會建議家屬至多勾勒眼線,有一點輪廓即可。

從事禮體師工作多年,柯予晴說,比較台灣和日本對遺體的處理,最大的不同在於日本會先抽出遺體的腹腔水,以血液透析的方式,一面抽出體液和血液,一面灌入防腐劑,如此遺體便不會腐敗、發臭、發綠,而且可以維持遺體的膚色、延緩變化,隨後再來修補。

但是台灣對遺體的處理方式卻是先冰存,但冰存過的遺體會脫水,冰久了會像乾貨,反而不易處理。

柯予晴強調,縫填補技術不簡單,遇上支離破碎的遺體更是要靠團隊合作才能及時達到「最安詳」的面容;處理的技術與時俱進,身為禮體師也必須每隔一段時間要進修,才能讓自己更專業,更從容不迫的處理疑難重大狀況,最後美美的送走往生者,讓安詳美顏常存家屬的心。

来源:中央社

更多:

标签: 分類: 財經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