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麗日報 - https://www.bldaily.com -

教育孩子的秘訣:以道理收服人心

我聽過這樣的故事:

有一個男孩常帶著家裡養的一隻羊,到山上吃嫩草,男孩坐在一旁,把所聽到、所想像的事情,全部告訴那隻羊。與家裏兇狠的爸爸相比,他覺得帶羊上山,是最快樂的時候。

但有一天,羊走丟了,小男孩回家告訴爸爸,沒想到,爸爸狠狠打了他一頓,小男孩額頭冒出大量的血,更慌張了。        

「找不到它,你就別回家!」凶狠的爸爸說完後,把他推出了門。

外面天都黑了,小男孩害怕的邊哭邊到山上找羊,「因為羊,我才不能回家,難道我比不上一隻小羊嗎?」

不久後,他看到了遠處有個白白的點,小男孩趕緊跑過去,果然是那隻小羊,它正在自由地吃草。

突然,男孩拾起了一塊大石頭,砸向了羊, 「就是因為你⋯⋯爸爸才這樣對我!」

被爸爸打罵,小男孩沒有理智對好朋友很殘忍(示意圖,圖片來源:Pxhere)

兩天後,人們在山上發現一隻死亡的小羊,而這個男孩則不再回家。

家原本應該是最溫暖的地方,但父親的暴力和獨斷給小男孩一個模仿的樣子,因為沒有其他大人可以模仿,這個天生善良的男孩變成了一個殘暴的魔鬼。

孩子需要嚴格的教育,而不是專制教育。

我的父親始終以道理收服人心,它比其他強制措施更有效果。父親的嚴格並沒有對我造成任何損傷,因為他教我更多的是道理。      

在教育方面,我爸爸總是講述我可以理解的道理。

每當我因為做錯事時,父親都不會在人們面前嘲笑或責罵我,讓我覺得,父親真得很關心我。

每當他要求我做某件事時,他都會告訴我這件事的重要性。他會清楚地說,這就是我應該做的,而不是他要求我做的。      

如果我在玩耍時,踩到別人的花朵或植物,他會叫我向他們道歉。無論鄰居是否知道,他都要求我主動向他們道歉。

如果在玩耍時,我不故意弄壞鄰居的花朵,爸爸肯定會叫我向他們道歉,無論他們是否知道(示意圖,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我七歲時,有一天,很高興地模仿古代的騎馬遊戲,我用棍子作為劍,扮演一個正在跟強盜打架的人,我認為自己是一個真正的英雄,廝殺的特別賣力。

在「激烈」的戰鬥中,鄰居的一樹的嫩花被我打壞了,枝幹斷了,花瓣在空中飄盪著。

我趕緊停了下來,偷偷看着鄰居的大門內,好像沒有任何人,於是,我想轉身跑回家躲避這場災禍。

「卡爾⋯⋯」父親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啊,父親發現了嗎?我慢慢走到父親的身邊。

「你不知道你犯了錯嗎?」

「我知道,爸爸。」我低聲回答。

「那你現在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我低頭說。

「兒子,聽我說,你應該到鄰居那邊,向他們道歉。」

「啊?可是我不是故意的。」 我努力解釋,當時的我不理解道歉的含義。

「卡爾,你需要記住,犯錯的人在很多情況下是不故意的。但是錯誤已經發生了,你必須對你的行為負責任。雖然鄰居沒有看到你這樣做,但這樹已經受傷了。你應該向他們道歉。你不是在扮演騎士嗎? 騎士很勇敢的⋯⋯」

「爸爸,我明白了。」

我就像一個真正的騎士,走向鄰居的門。

兩天後,鄰居遇到父親,沒有提到被砍壞的樹枝,卻告訴我的父親「你兒子是一個非常誠實的人」。

勇敢的騎士是我的偶像,我爸爸用騎士的形象讓我感到道歉不是一件難事,這還有助於讓我理解,無論故意還是無意犯錯,都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許多父母認為,嚴格教育孩子是兇、狠、手法專制,他們不知不覺把自己變成暴君,認為孩子非常懦弱或失敗。

他們認為,如果孩子不聽話就打,這種方法不僅不會幫孩子理解,而且還會引起孩子擔心和憤怒。

這些是19世紀著名的天才卡爾・威特(Carl Weter)的親身經驗,他的成功被歸功於父親獨特的教養發誓他分享了一個建立孩子全面人格的方法,值得我們效法與借鑑。

(責任編輯:金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