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2019 年 12 月 29 日訊】偏頭痛是全世界最常見的疾病之一,毫無預兆的劇烈頭痛嚴重干擾患者的生活作息,令他們痛苦不堪。醫學界至今尚未研究出根治偏頭痛的方法,不過這幾年也有出乎意料的突破,專家們發現,多看綠色景物,或者接受綠光照射、佩戴綠色隱形眼鏡,能有效緩解偏頭痛!

美國亞利桑那大學副教授兼圖森班納大學醫藥中心(Banner –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Tucson)疼痛門診主任伊卜拉欣博士(Dr. Mohab Ibrahim)正在進行相關研究,希望這份研究結果可以用於治療偏頭痛及其它慢性疼痛。

伊卜拉欣博士表示,25 名試驗對象每天在黑暗的房間裡打開綠色檯燈,讓自己照射綠光後,偏頭痛頻率平均降低了 60%,從每個月偏頭痛 20 次減少到 6 次,儘管每個人的變化有所不同,快則數天見效,慢則長達數週。

早在 2017 年,伊卜拉欣博士與研究團隊已經對白老鼠進行過類似研究,發現接受綠光照射的白老鼠,疼痛反應會降低,並將論文發表在疼痛學權威雜誌《疼痛》(Pain)上。他說,這項研究的靈感源自於一次和哥哥對話,哥哥告訴他,自己每次頭痛的時候不會服藥,而是坐在綠意盎然的花園裡,等待疼痛退去。

不過,伊卜拉欣博士並不是第一名證明綠光可以緩解偏頭痛的人。來自哈佛大學醫學院的麻醉學副教授諾塞達(Rodrigo Noseda)於 2016 年發表了一項關於畏光症狀的研究,發現比起其它顏色,綠光明顯較少引發頭痛,甚至會改善頭痛症狀,並在發作期間「激發正面情緒」。畏光是偏頭痛的常見症狀。

綠光舒緩偏頭痛的作用必須透過視覺系統產生。(圖:公有領域)

伊卜拉欣博士則發現,除了接受綠光照射,佩戴綠色隱形眼鏡也有類似效果。他認為綠光舒緩偏頭痛的作用必須透過視覺系統產生,而且可能和內生性類鴉片系統(endogenous opioid system)有關。他目前已經取得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資助,以進行更多深入研究。

不過,有的科學家對伊卜拉欣博士的研究結果並不樂觀。俄勒岡衛生與科學大學(Oregon Health & Science University)神經外科部門教授兼研究副主席赫茵芮徹(Prof. Mary Heinricher)認為,綠光對偏頭痛的效果難以證明,相關研究員應該同時弄清楚相關的神經迴路。

她也指出,白老鼠和人類處理顏色的方法不同,因此把實驗對象從白老鼠換成人類未必會得到同樣的結果。不過,她支持同行繼續做有關的研究,「我們向來傾向使用藥物,從沒想過干預外部環境。這是個當頭棒喝。那裡肯定有事情在發生。」

赫茵芮徹教授目前正在研究患有腦損傷的老兵的光敏度,以研究光敏度與慢性疼痛之間的關係。她表示,她和研究團隊曾經發現,有些處理疼痛的腦細胞會在黑暗的實驗室內對閃光做出反應,因此決定做這項研究。她說,「這種反應令我驚訝。如果你在 5 年前問我,我會說這不可能。」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頭痛中心主任列文博士(Dr. Morris Levin)則對伊卜拉欣博士等人的研究表示歡迎。他表示,偏頭痛患者對環境刺激非常敏感,因此在理論上,操縱光線來減少頭痛程度是個可行的方法。

他說,「這是令人振奮的想法。我希望它行得通。很多其它治療達不了我們期望的效果,而且大多數還會造成副作用。」

不過,他和辛辛那提兒童醫院醫藥中心(Cincinnati Children’s Hospital Medical Center)聯合主任赫謝博士(Dr. Andrew Hershey)同樣認為,目前的證據尚不足以證明綠光可以有效舒緩偏頭痛,希望未來可以有更多詳盡的研究來證實這一點。

伊卜拉欣博士的 25 名實驗對象之一——安 · 瓊斯(Ann Jones)患有偏頭痛,每天平均發作一次。她表示,自從參與這項實驗後,她已經連續幾天沒有偏頭痛了。不過,只要停止接受綠光照射,她的頭痛就會復發,所以她現在還保持著在黑暗的房間內接受綠光照射的習慣。

美國杜克大學麻醉學教授古魯爾(Padma Gulur)正在研究不同顏色的鏡片(透明、藍色、綠色)如何影響術後疼痛及纖維肌痛,希望能用可佩戴的器具來解決這方面的問題,讓像瓊斯女士這樣的患者不必每天抽出時間把自己關進房間。

一些醫療行業相關人員則已經對綠光治療的可行性感到迫不及待。杜安 · 洛伊(Duane Lowe)是一名脊醫,專門治療患有慢性疼痛的患者。瞭解伊卜拉欣博士的研究後,他在網上訂購了幾副綠色眼鏡,讓病人試戴一週,目前已經取得非常良好的效果。

對他來說,綠光治療最大的好處,在於它不會對患者產生任何副作用,而且方法非常簡單。伊卜拉欣博士也認同這個觀點,「在我看來,最理想的藥物或治療應該安全、有效又可負擔。」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