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2月02日訊】1月30日,來自印度兩所大學的科學家團隊在bioRxiv服務器發表一篇預印本(Preprint)論文,他們發現,中共新冠狀病毒(COVID-19,即武漢肺炎病毒,簡稱中共病毒)基因組的中段序列有4個片段與艾滋病毒離奇相似,是先前冠狀病毒中從未見過的。

bioRxiv是生物科學開放獲取預印本資料庫,上傳的論文未經同行評審,但經過基本篩查。預印本是指尚未在需要同行評審的科學期刊上出版的草稿。由於受到同行的批評,該論文作者在壓力之下於2月2日在bioRxiv網站上回應,他們並非散布陰謀論,而是希望促進對新病毒的研究。他們就此正式撤回草稿,準備重新研究修訂後再行發布。

論文中,來自印度理工大學和德里大學的作者們提出,他們在刺突蛋白(S Protein)中發現4個插入的氨基酸殘基片段,為中共病毒所獨有,在其它冠狀病毒中不存在。重要的是,這4個位點的蛋白片段,與艾滋病毒HIV-1的包膜蛋白(gp120)或結構蛋白(Gag)中的氨基酸殘基有同源性。

論文提到,更耐人尋味的是,儘管插入的4個蛋白片段在序列上不連續,但其3D結構對侵入人體有關鍵作用,「3D建模表明,它們會聚在一起構成受體結合位點」。

1月21日和23日,中國科學家曾發布兩項內容彼此相近的研究,前者來自北京藥理毒理研究所(屬於軍方)和中國科學院,後者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團隊。研究比較了中共病毒與SARS冠狀病毒,發現其刺突蛋白的受體結合域(RBD)在3D結構上非常相像;只是SARS病毒有5個位點的氨基酸殘基決定著人際傳播力,中共病毒替換掉了其中4個,但由於保持了SARS病毒的3D結構,與人受體ACE2的親和力仍然很強。

印度研究者還大膽提出,這4個獨特的插入片段與艾滋病毒重合,不太可能是天然偶然形成。

哈佛大學流行病專家:耐人尋味的發現

自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哈佛大學資深流行病專家費格丁(Dr. Eric Feigl-Ding)博士持續關注病毒源頭問題。近日他介紹希臘學者的新發現:該病毒基因組的序列中段在以往冠狀病毒中從未見過,它可編碼侵入人體細胞的刺突蛋白。

31日他再發推介紹了印度研究同樣關注序列中段,「一篇耐人尋味的新論文,研究了上述帶有『S』刺突蛋白的神秘中段:可能起源於艾滋病毒。」

費格丁博士介紹,印度這項研究在紅迪論壇(Reddit)其它網站引起了爭議。他最後提醒,「這些是快速發表的新發現,尚未經同行評審,我們現在先別下結論。不過證據表明,冠狀病毒刺突蛋白(S蛋白)基因區域有2種不同的艾滋病毒基因,是其他同行研究的所有冠狀病毒中從未見過的。」

中共官方:用艾滋病藥物治療中共病毒有效

印度研究發表4天前,北京市衛健委於1月26日發布《關於治療艾滋病的藥物可試用治療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情況說明》,提到抗艾滋病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Lopinavir和Ritonavir)在臨床治療中取得效果。

這兩種藥的複方合劑,是艾伯維(AbbVie)生物製藥公司的原研產品「克力芝」(Aluvia)。感染中共病毒的中共新型肺炎專家組成員王廣發接受中新網採訪時透露,他聽從主治醫師建議服用抗艾滋病藥,就他個例而言有效。

中國專家:中共病毒與艾滋病毒有共性

陸媒《解放日報•上觀新聞》25日引述傳染病專家、中共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黨委書記盧洪洲的話,「中共病毒與艾滋病毒同屬RNA病毒」,治療上有共性。報導引述武漢當地醫生透露的情況,正常艾滋病很容易感染病毒,但收治艾滋病人的武漢市金銀潭醫院,艾滋病人鮮少被感染,可能與應用抗艾滋藥物有關。

北京地壇醫院感染二科主任醫師、中共國家傳染病諮詢專家委員會成員蔣榮猛27日告訴陸媒《南方週末》,「HIV病毒藥物中有一種蛋白酶抑製劑,過去有一些臨床研究發現它可能對冠狀病毒有一定效果。」

他的解釋似也提示中共病毒與艾滋病毒在「受體結構」上有相似性。「一種病原體,不管是HIV、冠狀病毒還是流感病毒,一定要藉助一個受體才能進入細胞進行複製」,如果藥物分子的「基團結構」和特定病原體的「受體結構」相似,就可能發揮替代作用而阻止感染。

抗艾滋藥曾成功用於「抗非典」

2004年香港大學瑪麗醫院等單位學者在期刊《呼吸道感染》(Respiratory Infection)聯合發文顯示,2003年SARS爆發時期,香港41名非典患者接受抗艾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 肺炎藥物利巴韋林、皮質類固醇的組合藥物治療,對照組111位患者用常規辦法治療。21天後的結果發現,實驗組的患者死亡率只有2.4%,常規治療組患者死亡率為28.8%。

(圖:Respiratory Infection 期刊截圖)

(因作者2月2日撤回論文草稿,本文內容有更新。)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