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7.21恐襲事件後,官位僅次於特首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事隔五日就事件向市民道歉,獲得市民好評,但卻招致警隊多個工會的不滿。在本周一港澳辦高調撐警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與四個警察協會的代表,昨(周二)早上在政府總部與張建宗會面,集體演繹「道歉論」。

警司協會主席陳民德會後稱,雙方就道歉論「坦誠交流」,協會現時理解張建宗的說法。他又稱,張建宗支持警隊工作,並諒解警員辛苦。他又否認警隊為7.21 元朗襲擊事件道歉,期望張建宗未來在公眾場合解釋其當日言論的意思。

對於張建宗道歉後遭警隊反彈,以及「被表態」支持警隊,時事評論員方德豪分析:「很明顯林鄭月娥和張建宗是被警隊牽著鼻子走。張建宗要這麼高調會見警察方面的代表,還有被警隊質問,在警隊上甚至是高調到期望張建宗再次出來澄清,用到這些半逼供的字眼,其實也代表了政治上的強弱懸殊的情況。」

他認為警方強勢的原因,在於港澳辦周一高規格撐警。而這種做法也非同尋常,「因為香港是行政主導,整個警隊的最高領導理論上應該是林鄭月娥,但是(港澳辦)沒有對林鄭月娥致以崇高敬意,這件事就非常奇怪。」另一值得關注的就是警方對示威者檢控升級。

7月28日,上環、西環一帶清場期間,催淚彈、橡膠子彈等槍聲不絕於耳。(李逸/大紀元)

控44人暴動罪 民眾包圍警署

警方上周日抓捕49名上環示威者,昨晚火速以暴動罪檢控其中44人,1人被控藏有攻擊性武器。45人今日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

昨晚有約700人在葵涌警署外聚集,人數陸續增多,警署落閘並貼出暫停服務告示。佔據葵涌道往荃灣方向行車線的市民舉起「釋放義士」等布幡,高叫「沒有暴徒,只有暴政」、「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等口號。部份憤怒的示威者並向警員高叫「開槍,開槍」。

方德豪指,暴動罪是一個低門檻檢控,但是量刑起點高的一個控罪,最高刑罰是十年。比如之前涉事的梁天琦,判刑是六年,「總而言之是可以將一個青年人他的整個青春時間都被判進監獄之中」。

對於警方坐大以及檢控升級,他質疑背後是港澳辦、中聯辦的勢力在支持。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則分析,中共不敢派軍隊,但就希望坐大警隊的權力,以達到穩定警隊這個專政的機器。其次,官方是可以再透過警隊來駕馭其它的勢力,包括其它的惡勢力,「令北京直接或間接地駕馭了兩種專政機器」。

在港澳辦高調撐警後,「一哥」盧偉聰昨聯同四個警察協會代表見張建宗,張建宗會後稱支持警隊工作。(港台視頻截圖)

港警被赤化的原因

今次「反送中」(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警民衝突不斷升級,尤其是元朗7.21恐襲事件,警隊被指控和黑社會、中共勾結,無差別毆打市民,製造白色恐怖。外界一直質疑,究竟香港警察是由誰指揮?

方德豪稱,特首林鄭月娥在6月12日警方開槍後曾公開表示「我和警隊保持一致」,「我不會出賣香港警隊」,令人質疑「林鄭月娥是否擁有香港警隊的指揮權」,換句話說,警隊已經架空林鄭月娥。

事實上,警隊赤化一直備受質疑。

香港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在1998年擔任灣仔警區指揮官期間,就被中共邀請到北京清華大學修讀中國事務課程,2004年,曾偉雄又去北京國家行政學院修讀進階國家事務研習課程。這些課程用來灌輸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和政策。

2016年,前中共公安部一局局長李江舟,出掌香港「中聯辦警務聯絡部」。李江舟曾任局長的「公安部一局」,就是大陸的安全保衛局。「國保」主要負責國內的「維穩」工作。而李江舟在香港雨傘運動後被調來香港,被認為是中共對香港事務的高度重視。

方德豪質疑:「因為一局長期以來是負責港澳台事務的,所以他對於港澳台警隊的工作是一直有掌握。那他來到香港之後,我自己就有點懷疑,他的工作是否單單是聯絡這麼簡單呢?還是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實質上的黨委書記。」

轉自:大紀元 (hk.epochtimes)

更多:

分類: 香港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