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6.9」「6.16」百萬級大遊行以及「6.12」抗爭和「7.1」大遊行之後,香港局勢急速演變一瞥:

1)林鄭港府:送中法例從「不會撤回修例」到「暫緩修例」到「壽終正寢」

2)港人:從「撤回修例」到五大訴求——1、徹底撤回修例,2、收回6.12暴動定義,3、撤銷對今為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釋放所有抗爭者,4、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5、重啟政改,立即實行雙真普選。

遊行示威逐漸蔓延至香港各地區:九龍、沙田、元朗、中聯辦、機場……

3)港府官員:中高層官員政務主任聯署,指責特首林鄭月娥

繼數百名香港特區政府行政主任及公務員上載工作證,公開表達不滿政府及警隊後,政府內的骨幹中高層官員政務主任亦發出相同聲音,逾百名現任及前政務主任發起聯署,指特首對市民的怨氣「無動於衷」,市民更對警察失去信心。聯署信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過去兩個月發生的事件。

聯署人強調,時刻不忘政務主任應秉持政治中立,然而最近發生的事件「已令人覺得公務員在執行職務時,無法恪守中立」。聯署人稱,不忍公務員歷經幾十年辛苦建立的形象毀於朝夕,所以被逼不得已發聲。

二、港人抗爭走向常態化

常態化:香港持續了兩個月的反修例運動已經開啟了一種常態化的反政府、無政府和「焦土化」抗爭運動。

民間整合:反修例運動與2014年「雨傘運動」最大的不同是泛民政黨與碎片化的網民沒有了當年的策略和路線分歧,形成了前線抗爭和二線支援的戰術布局。

適度武力:從「和理非」過渡到勇武化,而主流民意則理解和支持適度武力的抗爭模式。

「三無」運動:

這場運動已經發展成「無政黨、無中心、無領袖」的三無形態。

「民陣」作為一個50個社會組織聯盟的社運平臺,因為沒有選舉利益,在運動中充當了遊行集會組織者的角色,掩護了不願被領導的網民發揮激進抗爭作用,而其作用在激進行為、暴力、網群動員、宣傳中,起到了「民陣」難以顧及的效應。

「三無」的社運特性使政府找不到談判對象,而政黨沒有民意授權,只有個別的泛民政黨立法會議員自願充當示威者與警方之間的協調人,但警方認為他們本質上與示威者合謀而不予理會。

「三無」將會是香港今後社運的主要模式,網路動員的參與者主要是參加過「雨傘運動」的90後青年,他們善於利用網路特性來進行動員,而受眾都恰好響應這種模式,使「三無」得以發揮效用。

三、香港民意的走向

目前高昂的民意是在走向逐步疲憊,還是走向激進化?

民意主流:相對多數的被訪者認為,應以現時的抗爭形式及規模定期動員。高達83.5%的問卷被訪者認同「政府一意孤行的時候,抗爭者採取激烈行動是可以理解的」。

香港年輕人的心聲:在年輕抗爭者看來,香港的獨特制度和生活方式沒有受到尊重,意識形態受到大陸的侵蝕,鄧小平設計的「一國兩制」精神沒有得到落實,普選進程失敗,港府公權力失去信任,「一國」壓迫「兩制」,因此不得不造反。目前看,造反的力度相當大,超越了「雨傘運動」,超越了2010年興起的文化保育運動,造反的意識和行為有持續發展的趨勢,反修例是誘因之一,但不是未來唯一的運動誘因。在僵局下,當局如果不改變思維,年輕一代這種游擊方式的「香港復興運動」將會依附在將來不同的爭議議題上,成為一股長期的反抗力量,而造成中央政府所屬意的「一國兩制」概念無法落地。

中產階級與文官體系:香港中產階級有無可能與不滿林鄭的中高層(退休與現任的)官員逐步融合,而凝聚出一種維護香港基本價值的共識,成為香港的主導性力量?真正港人治港?

核心訴求——雙普選:幾乎所有抗爭者都同意,如果香港有真普選,由他們選出的特首具有正當授權,就不會再出現要求特首下臺的聲音,「塔西佗陷阱」不容易形成。

反修例運動的持續,以及將來出現的社運都不可繞過普選這個議題。

四、西方國家對香港逐步達成了基本共識:北京與港府須做正確的事

英國:有權監督《中英聯合聲明》是否落實

美國:跨黨派國會議員退出新版本《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若北京與港府不回應此法案,勢必影響《香港政策法》,從而影響香港的特別關稅地位。

五、北京對港實施緊急狀態法之時,即是其亡黨之日

若香港實施緊急狀態法,實行戒嚴令,香港將有全港大罷工、大罷市、大罷課。如果解放軍大開殺戒,全程搜捕,美英法日德澳幾十萬僑民大撤退,外資撤資,美國必將實施《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從而使香港的特別關稅地位喪失。作為金融中心的香港癱瘓,而各國勢必對香港實施制裁,香港將成為死港。鑒於香港是中共權貴集團金融最主要的存儲地和對外通道,大部分權貴的利益將遭遇巨大損失,中共黨內必將由此產生撕裂式的劇烈權鬥,務實派將公開與強硬派決裂,必有一派將藉助民間力量進入決戰,從而導致中共亡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轉自:看中國

更多:

分類: 香港 台灣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