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麗日報 - https://www.bldaily.com -

人民幣貶值藏兩致命危機 庫德洛:中國經濟在崩潰

8月5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7。美國財政部當天宣佈,將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8月7日,北京進一步壓低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學者警告,人民幣貶值背後藏著兩個致命危機,中國經濟面臨嚴峻考驗,一旦四大銀行出事,引發金融危機,會撼動中共政權。

最新數據顯示,中國7月份出口進口雙雙下降。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警告,中國經濟在崩潰;中方(中共)在貿易戰中受到的傷害要遠遠超出美方。 

北京進一步壓低人民幣匯率

中共央行星期三(8月7日)進一步下調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中間價。中國人民銀行網站公告的8月7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顯示,1美元對人民幣6.9996元,與8月6日1美元對人民幣6.9683元的匯率相比,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再貶313個基點。人民幣對美元的在岸和離岸匯率8月7日分別跌至1美元對7.0454和7.0796元。

在中美貿易談判陷入僵局之際,中共央行8月5日將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下調到1美元對人民幣6.9225元。當天,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跌破1美元對7元人民幣的心理大關,為過去11年來的新低。

美國之音報道,中共央行每天上午設定人民幣匯率的中間價,並允許人民幣在此基礎上浮動2%。一旦人民幣對外幣的匯率上下浮動超過2%,中共央行將指導中國的商業銀行買入或賣出,以此達到干預匯率,使人民幣匯率基本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

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貶值,可以使中國的出口產品價格更具有競爭性,從而在某種程度上減緩美國對輸美中國產品加徵關稅的壓力。

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七」之後,美國財政部8月5日宣佈,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幾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將從9月1日開始,對大約3,000億美元的輸美中國產品加徵10%的關稅。

人民幣8月7日匯率比8月6日匯率低大約0.5%。如果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向下浮動2%,將突破1美元對7.1元人民幣。

經濟學家認為,如果美國9月1日對3,000億美元輸美中國產品加徵10%的關稅上路,中國的出口和經濟增長將進一步受到影響,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將繼續走軟,可能跌至1美元對7.2元人民幣。

人民幣貶值背後藏致命危機

《金融時報》的Jonathan Wheatley分析認為,人民幣貶值背後藏著兩個致命危機。

一是東亞國家和其它新興國家的貨幣,會形成競貶的局勢,不但招來外幣炒作大鱷的狙擊,更有可能觸發國際金融風暴,加速下跌的人民幣,更會引發資金逃亡潮,而進入一個資金外逃——人民幣貶值的惡性循環。

另一個更大的危險,是中國國內銀行的倒閉問題。如果四大銀行出了事,引出的金融危機,會撼動中共政權。

Wheatley說,中國外匯存底在2014年達到4萬億美元的高點,之後一直維持在3萬億美元左右,但M2國內貨幣供給,在中共大力對外金援的政策下,10年內增加為3倍。而資金外逃的數目,10年前假設是M2的2%,那是2千億美元的規模,但現在的2%會是6千億,是外匯存底的五分之一。

央行如果不調整匯率,會守不住這外逃壓力。若外匯存底,因資金外逃、外國投資減少,或是貿易不再出現大額順差且慢慢減少,央行的債務貨幣化的能力會大幅受限。

Wheatley分析說,北京現行的經濟政策,如果繼續下去,習近平政權就會碰到一個兩難,到底是要救銀行,還是要防瘋狂的通貨膨脹。屆時中國出現的金融危機,將如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會是一個推倒政權的經濟狂潮。

庫德洛:中國經濟在崩潰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8月6日表示,由於美國經濟相對強勢,因此在貿易談判中佔據優勢。中共想拖延達成貿易協議,但要知道,美方應對貿易戰的能力更大。

「中國經濟正在崩潰。」庫德洛告訴CNBC節目「Squawk on the Street」。他進一步解釋說,從任何一份長期的中國投資圖表或經濟指標來看,都顯現中國經濟的「穩步下降」趨勢。

庫德洛還暗示,儘管中共可以誇大GDP,但也難擋其越來越低的事實。「它們的GDP可能被誇大幾個百分點,現在是越來越低。」庫德洛說。

庫德洛表示,中國(中共)可能會想拖延達成貿易協議,但他強調,美國可以比中國(中共)更能經受住任何經濟放緩。

庫德洛表示,中方(中共)在貿易戰中受到的傷害要遠遠超出美方。「我認為,中國(中共)正在遭到顯著的傷害,遠遠超過我們」,庫德洛說,「美國經濟非常強勁。而他們不是。」

根據美國上周的最新就業報道,7月美國新增就業16.4萬人,失業率維持在3.7%的低位,同時美國目前總就業人數達1.63億人、升至歷史新高。

中共官方對2019年設置的年經濟增長目標是6%至6.5%,最新數據顯示,中國今年上半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為6.3%。而中共官方公佈的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放緩至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

中國7月出口進口雙降

路透社最新調查結果顯示,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及內外需求疲弱等因素影響,7月份,中國出口可能連續第二個月下滑,而進口大跌。與去年同期相比,出口預計下降2%,進口下降8.3%。

據路透社報道,國內投行中金在報告中稱:「中美經貿摩擦仍懸而未決,外需不確定性可能繼續壓制出口增長,同時,基數走高將拖累7月進口的同比增速。」

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分析認為,海外需求持續走弱,雖然考慮到國內出口的區域結構逐步調整,7月出口環比或有小幅改善,但方向上仍延續下行趨勢。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1日宣佈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10%關稅後,美國花旗銀行的分析師表示,新一輪關稅生效後,將使中國的出口減少2.7%,並累計降低GDP增長率50個基點。這是綜合考慮前幾輪關稅對中國造成的總經濟損失。

紐約智囊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員布拉德•塞瑟爾(Brad Setser)告訴《紐約時報》說,「目前世界上絕對沒有哪個國家願意取代美國,與中國的製成品貿易達到每年接近4千億美元的逆差。」

他說,即使中國跟其它國家達成新的貿易協定,它仍將面臨為其生產的大量製成品尋找市場的壓力。

比如:在中美貿易戰期間,2019年上半年中國對美國出口總值減少8.5%,而中國對世界其它地區的出口也只增長了2.1%。這意味著,世界其它地區的消費加起來也無法趕上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需求,如果美國不買,誰可能會購買中國多出來的工廠商品?

中國經濟面臨三大考驗

如今人民幣匯率跌破「7」,加上美國把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香港經濟日報》分析說,中國經濟面臨三大考驗,中共金融系統面臨崩潰危機。

首先是金融市場將要承受相當大的風險,「走資潮」很可能再一次被誘發。中共對外出口企業70%是外資,這些外資撤離,中國企業也會受影響,而大量資本流出,也會使中共金融系統面臨崩潰危機。

其次,人民幣貶值會令中共的債務危機進一步惡化,無形中加大了中國企業償還債務的壓力。再就是中共讓人民幣貶值,等於是自己主動降低了在中美貿易談判中的「叫價能力」。

另外,中共被定為匯率操縱國後,美國很可能要採取一系列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中方任何項目獲取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融資,拒絕中方參與美國政府採購標案,在IMF發起對宏觀匯率政策的額外審查,把匯率操縱納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評估貿易協定或談判時的考慮。

到了這一步,無論中國的個人、法人、金融系統還是政黨,也不管他的財產資產或生意業務在不在美國,都可以成為美國金融制裁的對象。

美國金融制裁系統的核心包括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通信協會)及CHIPS(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公開資料顯示,從1985年中國銀行作為國家外匯外貿專業銀行開通SWIFT通信開始,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等為代表的銀行機構與保險公司、證券公司、基金公司等眾多金融機構也陸續開通了SWIFT通信。中國與外界的跨境資金交易大都是通過SWIFT進行報文轉換的,這也就使得在面臨美國的金融制裁風險時,中國金融機構難以做到有效規避。

財新網2018年一篇博文就指出:一旦某金融機構被CHIPS切斷支付通道,那麼其跨境美元業務便面臨癱瘓;更可怕的是一旦某金融機構被SWIFT切斷報文轉換通道,那麼該金融機構不僅無法通過美國進行資金的跨境交易,還無法通過歐元、日圓、人民幣、英鎊等其它貨幣進行跨境交易,該金融機構的跨境交易業務基本宣告癱瘓。切斷支付通道對金融機構的強大破壞力堪比核武器攻擊後土地的寸草不生,令人生懼!

轉自:大紀元 (hk.epoch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