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港澳辦及香港中聯辦周三(7日)就香港目前的局勢在深圳舉行座談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稱希望親共香港「愛字頭」組織發揮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中流砥柱作用,梁家傑資深大律師指張的發言是挑動群眾鬥群眾,中共使用這一套伎倆付出的代價是最少的,但香港的犧牲是最大的。

當日與會的本港人士有550多人,當中包括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省級政協常委,香港主要「愛字頭」政團、社團領袖,相關青年團體、教育團體、專業團體負責人,駐港中資企業負責人等。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會上承認香港正面臨主權移交以來「最嚴峻的局面」,並稱香港的抗議活動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他重申挺特首林鄭月娥、挺警隊。又說:「希望愛國愛港力量要發揮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中流砥柱作用。」

對於張曉明形容香港目前的反送中(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表示,在周一聽到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的言論令他擔心,更讓他聯想到六四:「周一,當我看到林鄭記者招待會的時候,有一個畫面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就是89年5月的北京,李鵬總理的說話。他將一個愛國的學生運動,反貪腐,變成一個反革命暴亂。為27軍開槍殺人鋪路。」

群眾鬥群眾 香港犧牲最大

對於張曉明提到「愛字頭」政團及社團的角色,梁家傑認為,釋出了一個訊息,就是中共出動軍隊的機會少,更可能的是動用民間群眾鬥群眾來解決問題:「我不清楚共產黨的盤算是甚麼,但是我分析,現正的中共不能沒有香港……那麼(中共)做了一樣更加可恥的行為。如果你留意到張曉明的發言,我覺得第一次以他層級的身份處理香港事務的官員,是挑動群眾鬥群眾這一套伎倆。因為使用這個伎倆,中共付出的代價是最少,而香港的犧牲是最大。我覺得這樣是對不起香港人的。」

8月5日全港罷工、罷市及罷課,晚間在荃灣及北角發生數宗黑社會圍毆示威者事件。(視頻截圖)

林鄭是港顏色革命之母

林鄭月娥在周一記者會上指反送中運動變質時,提到了她注意到抗議的口號出現了「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語句,因而推斷運動變質,梁家傑反駁說:「『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從來不是三百萬人之中大部份人的口號,不需要我的提點。現在是他們(林鄭政府)自己去製造出一場革命。正如我們說的,梁振英是港獨之父一樣,你自己用香港大學學生會的出版社那本書(《學苑》),來大吹大擂,吹噓港獨,那麼就是港獨之父。林鄭自己說,有人搞革命,顏色革命。那麼她就是顏色革命之母。對否?這樣是使我感到非常反感的行為。」

反送中讓潛伏香港共產黨員現形

梁家傑認為,反送中已經發展到了一個重要的關口。「其實,我們認真留意一下,這個反送中運動已經有些成就。第一、阻止了(通過)惡法。使我們不需要每天想東西時,想到我會不會給送到北京受審。第二、揭露了很多在香港建制之內共產黨的力量。這些可能是潛伏了三、四十年的共產黨員。現在全部出現了。香港人看清楚了,要處理,要不,是轟走這些人。現在是港人治港嘛。要不,是要管理這些人。」

他續說,再有一個成就是將公民社會團結了不少,「2014年的時候在雨傘運動中79天的佔領,出現了年輕人稱我們為『老屎忽』(意指恃老賣老的人),而我們這班人之中有一部份人是不想與這些年輕人坐在一起開會。五年後,現在我們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而且,在我們過去兩個月所表現出的機智、勇敢、不斷的反省以及創意,已經撼動不僅香港人心,其實是世界很多不同的、熱愛民主的、法治的、自由人權的人民艷羡的掌聲。」

談到中共若不出兵,而是以本地黑勢力來對付香港人,梁家傑指香港會犧牲最大。他解釋說:「哇!元朗那些白衣惡煞出來毆人,打到背脊開花,還無需負責,這不是香港的犧牲嗎?香港曾幾何時見到官、鄉、黑、警勾結的。這會使香港沉淪的。你有否見過一個金融中心會有警、官、鄉、黑勾結的,有嗎?這不就是香港的代價。但它(中共中央)不用付出代價,因為它沒有派解放軍,那麼香港仍然是『一國二制』,你們各自去打鬥。這是極之無賴,這是對不起香港人的行為。」

梁家傑指出,香港可以在這個紛亂的世代之中,仍然站穩民主制度最核心的價值,「自由、人權、法治」,「有一些年輕人,尤其表現出那種勇敢、堅毅、創意。我覺得,我們千萬不要前功盡廢,如果被共產黨挑釁,然後發起他們最到家的群眾鬥群眾的運動。而我們跌入這個陷阱中,那麼真是前功盡廢了。」

變成自由人權法治保衛戰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梁家傑認為,香港人沒有退路:「如果(整件事件)是來自中南海的最高指示的話,那麼香港唯有捱一捱這一棍子。因為發展至今,我也不覺得香港可以退讓,因為沒得讓,因為是一個香港的健康力量和邪惡力量的對決來的。以前的香港人未必看得如此清楚,但是經過這個送中條例,經過元朗白衣人(襲擊無辜市民),經過這個鄉黑勾結這麼清楚的證據鋪陳在面前之後,我想香港人真的覺得這是一個保衛戰來的,是香港的保衛戰,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還有固有價值,我們的自由人權法治的保衛戰,此戰不能輸。」

他續說:「(中共)這一個真正自私、殘酷、無良、可恥的政權,要把它推倒。所以不爭朝夕,我們要想辦法繼續延續下去,政治運動無論何時都要增加自己的支持者。」反送中運動發生到現在,有很多建制支持者變了,尤其是7.21元朗襲擊事件,讓他們看到香港政治制度原來有那麼大的缺陷。

這是一場道德力量之戰

反送中運動最近新增了一項訴求,就是爭取真正普選立法會及特首。對於運動今後的走向,梁家傑認為還不到110日年底的區議會選舉是一個黃金機會:「我們希望可以透過參選,或者助選,組織選舉到多點區,向居民和選民多解釋,為甚麼香港出現這樣的敗相,為甚麼出現的特首是害香港人的,為甚麼保皇黨是和特首一起一夥的去陷香港於不義,還臉不紅耳不赤!」

他指,區議會的議員,其實除了修橋築路,換燈泡,通下水道外,他們是有他們的政治功能,如有一百多個區議會議席是在特首的選舉委員會裏,現在被保皇黨壟斷。另外全港十八個區議會,很多時候都為政府的政策如一地兩檢,港珠澳大橋等保駕護航,製造一些支持政府的民意。

談到在面對極權,道德力量的重要性時,梁家傑同意「這是一個道德力量之戰。」

他說:「我相信林鄭之所以做這麼多事去抹黑這個運動,也是想爭取回一些道德力量。林鄭從2月剛開始推送中條例就已經很明顯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是消費(在台灣被殺)死者和家人的傷痛,這件事在後來幾個月已越來越清楚。當這個披在狼身上的羊皮被揭開的時候,林鄭其實已經完全失去道德力量。她當然是沒有政治的認受性來管治香港,因她不是普選產生,現在連最起碼的道德力量也已消散了。」

最後梁家傑同談到「Be water」,他指「be water」不只是說你在衝鋒陷陣的最前線可以靈活調動,另一層意義或更深的意義,「就是你會心懷大局,在真的面對一個局勢形勢的改變之時,你可以將這個運動在目前的成果和基礎之上,再向前推。既然這是一場不爭朝夕的運動,為何我們不可以與它鬥長久呢?因為我經常都這樣說:過去和未來去角力,過去是必敗,未來是必勝,問題不在乎朝夕,因為我們問可否、會否也是多餘的,因為未來是必勝的,我們不需要問會否,只問何時。」

轉自:大紀元 (hk.epochtimes)

更多:

分類: 香港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