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個周末,香港上演反送中運動以來最遍地開花的示威活動,昨日遭警方反對的港島東和深水埗遊行,照樣有數以萬計市民上街,重申五大訴求,控訴黨警黑合流的打壓令港人退無可退。示威者其後分多路在港九多處堵路,警方武力進一步升級,分別在長沙灣、深水埗、灣仔、尖沙咀,甚至葵芳港鐵站內施放催淚彈,有少女眼部中槍流血不止,據報右眼可能永久失明;速龍小隊衝入太古港鐵站捉人,撲倒白髮蒼蒼的婆婆;銅鑼灣更有便衣警戴上「豬嘴」面罩混入示威者捉人。北角則有疑似福建幫多次襲擊記者和黑衣市民。

從萬人接機集會、銀髮族遞信、守護孩子未來的親子遊行,「反送中」浪潮在過去的周末繼續席捲香港。警方向四個地區——大埔、黃大仙、港島東和深水埗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仍無阻大量市民上街力爭五大訴求,周六演變成反送中運動以來範圍最大、最遍地開花的示威。

繼周六的七區游擊示威後,原本周日舉行的港島東大遊行,在警方反對下改為下午1時在維園舉行反修例集會,參加者高峰時站滿3個足球場。集會不反對通知書申請人謝禮楠表示,警方拖延申請程序影響出席人數,但仍要堅持爭取五大訴求,撤回惡法和追究警方鎮壓。

對於遊行原定終點的北角一帶有傳出將有福建幫打人,他表示,正因為黑勢力肆虐,港人更要站出來,告訴全世界政權、警隊和黑社會勾結的真相,「香港人無論如何,也不會再跟這些惡勢力屈服。」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余若薇在集會上發言,強調香港人沒空傷心沮喪,也不用擔心害怕,因為「我們沒有做錯,不需要低下頭在這裏哭⋯⋯我們要昂首闊步告訴全世界,我們香港人自己在救香港。」她反駁特首林鄭月娥稱示威者在社會「無位置(no stake)」一說,強調香港「我們每個人都有份,所以我們會努力、驕傲堅持下去。」

在維園集會的市民自發湧出銅鑼灣,佔據軒尼詩道。(宋碧龍/大紀元)

灣仔街頭催淚煙四起。(宋碧龍/大紀元)

退休公務員:邪不能勝正

參與集會的退休公務員年先生夫婦,幾乎參加了每一次反送中遊行,「為了香港好,為了下一代好⋯⋯因為政府不聽我們講,也不聽那些年輕人說,我們很心痛,所以一定要出來參加。」對於黑勢力的威嚇,年太笑言:「我們這麼有正氣,邪不能勝正。我不擔心。」

至於示威市民被抹黑成暴徒,年太認為(大陸當局)把新聞用於歪曲事實,「他們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我覺得真理是無法改變的,他們都會明白真相的,惟有用我們的真誠來感動他們。」

警方不守法成記者最大威脅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則表示,警方用武力或不合理阻止香港記者採訪的情況,包括用催淚彈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甚至不分示威者和記者。「有很多記者身體受到各種各樣的損害,包括呼吸系統或者皮膚表面(損害)。」

他批評警方沒有依規定執法,「我們最擔心是政府不守法,警方用武力不守法⋯⋯他們好像是不希望我們監察他們的權力,這是最大的威脅。」

「未聞催淚彈 不算香港人」

21歲的阿星在外國讀書,暑假回港發現家已不成家。以往暑假的行街看戲食飯,變成每個周末都會行出來。他說:「感到心痛。因以前沒見過會駡人是『曱甴』或『狗』,但可怕的是,現時的警察也會這樣罵市民,某程度上是政府同意這樣的行為觀點。」這個暑期,他品嚐到最多的是催淚彈,「現時催淚彈或警棍等武力已如大衆所言:沒聞過催淚彈,就不能說香港人。」就算現在不上街遊行,也會吸入催淚彈,或被誤打,但他強調不能被警黑打壓和元朗暴力等白色恐怖嚇倒。

下午4時許,維園集會人士開始陸續離開維園,部份人前往紅隧九龍出入口「快閃」佔領收費亭,未有全面堵塞道路。大部份人則轉往銅鑼灣,走出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佔據全部行車線,設置鐵馬陣及路障。一批示威者快閃前往灣仔金紫荊廣場,用黑色油漆在雕像前地上噴上「警黑合作」、「天滅中共」等字眼,也在雕像上貼抗議海報。

便衣戴豬嘴扮示威者捉人

至5時許,數百人向灣仔方向前進,用鐵馬、雜物等封鎖灣仔警察總部附近的駱克道。警方在傍晚6時45分左右開始在駱克道和軒尼詩道施放多輪催淚彈,也有示威者投擲燃燒物品,示威者向銅鑼灣方向散去。現場濃煙滾滾,有外籍女子不適跪低嘔吐,也有孕婦懷疑中彈由救護車送院。

灣仔外籍女子疑中催淚彈不適嘔吐。(宋碧龍/大紀元)

至晚上,警方繼續在灣仔、銅鑼灣一帶清場。晚上10時許,一群戴上粉紅豬嘴面罩的便衣警員,突然在銅鑼灣希慎廣場外撲出拘捕示威者,多人被制伏。有目擊者指該批警員混入示威者中挑起打鬥,身上疑有綠色螢光棒為記認,質疑作法無恥。有在場市民質疑混入示威者的警員有無委任證,除了拘捕還有沒有投擲磚頭?

速龍隊衝入太古站捕市民

速龍小隊在尖沙咀清場期間拘捕逾十名示威者。(余鋼/大紀元)

另一方面,鰂魚涌太古港鐵站都有警民對峙,其中速龍小隊在晚上10時許突然衝入太古站內扶手電梯處制伏示威者。多次參與反送中示威、手持英國旗的白髮婆婆也在站內被警察撲倒在地上,要由在場記者照顧,她激動高呼「警察可恥」,其後要由救護員送院治理。

北角城市花園社區主任仇栩欣晚上近9時疑在拍攝直播遭警員制服在地,現場消息稱她涉襲警被捕。

九龍多區暴力清場 女子中彈恐失明 葵芳站開槍

九龍方面,雖然警方早前向深水埗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但接近下午2時半,大量市民陸續抵達原訂遊行的起步點楓樹街遊樂場。約下午3時15分,市民開始自行沿長沙灣道往長沙灣政府合署方向前進,沿途高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警員沒有阻撓,只是在場拍攝。

部份示威者行到欽州街,開始拆除鐵欄架設路障,向深水埗警署方向推前防線。警署內有裝甲車戒備,警員在天台警告會施放催淚彈及開槍,大批市民在行人路及天橋上看熱鬧。5時許,警方開始向欽州街、荔枝角道不斷發射催淚彈,示威者和市民紛紛走避。也有警察向天橋射彈,導致記者受傷。之後防暴警察高速向前推進,將多名示威者制服在地上。

尖沙咀女子眼中彈大量出血

另一邊廂,一批示威者在荔枝角的長沙灣警署外集結和架設路障,又堵塞長沙灣道來回行車線,同樣遭到警方以催淚彈等驅散。其後大部份示威者乘港鐵離去。

傍晚六時許,長沙灣示威者已轉戰佐敦,堵塞彌敦道和柯士甸道交界,當示威者試圖用水馬堵塞尖沙咀警署正門時,遭警員從內射催淚彈,其後又在柏麗大道施放多輪催淚彈,警方速龍小隊衝前追捕示威者,有逾十人被捕。有女示威者眼部中彈大量流血,要由救護員送院治理。消息指她右眼眼球破裂,恐致失明,被送往伊利沙伯醫院治理。

街坊斥警葵芳站放毒

一批示威者轉到葵涌警署外抗議,嘗試設置路障,一批防暴警察衝出,又施放催淚彈,另一批警察更在葵芳港鐵站內施放催淚彈,站內多名市民中催淚煙不適,怒斥警方作法離譜,罔顧市民完全。港鐵宣佈不停葵芳站。其後有街坊在警署外大罵防暴警察放毒;警方至晚上11時繼續放催淚彈驅散警署外市民。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批評,警方在港鐵站內施放多枚催淚彈做法危險,不合法亦不恰當,如催淚氣體累積到一定濃度可以致命,外國便曾發生致死個案。

至深夜,沙田、西灣河、黃埔花園等地都有街坊指罵警察、包圍警車和零星警民衝突。◇

疑似福建幫北角滋事 屢襲擊記者黑衣人

英皇道富臨皇宮至新都城一帶下午起有大批人士聚集,多次發生打人事件。(宋碧龍/大紀元)

北角城市花園社區主任仇栩欣晚上近9時疑在拍攝直播遭警員制服在地,現場消息稱她涉襲警被捕。(宋碧龍/大紀元)

在港島區,在原定港島東大遊行終點北角一帶,盛傳昨日將有福建幫派出動襲擊港島東示威者,香港福建社團聯會早前也已舉行「止暴制亂,反獨保家」誓師大會,揚言「人若犯我,我必自衞」,令區內籠罩恐怖氣氛。

雖然昨日示威者並無遊行至北角,但下午已有不少打扮不像本地人的男子在街上徘徊,英皇道富臨皇宮至新都城一帶多次發生打人事件。下午3時許,香港電台一名攝影師助手在酒樓外拍攝裏面多名身穿寫有「福建人」紅色上衣的男子時,遭在場人士包圍指罵,有人懷疑一度用拳頭襲擊攝影師助手。酒樓外當時有多名警員在場。

下午4時許,富臨皇宮有幾名紅衫人士追打一名男子,男子逃出酒樓,警員將其中一名涉嫌打人男子帶上警車帶走。

傍晚,大批人在新都城百貨外聚集,期間不時指罵記者和要求不要拍攝。下午近6時,有藍衣人懷疑動手打記者,警方調停並將其帶走,引起在場記者鼓譟,質疑警方欲放走打人者。到晚上8時,再有穿黑衫青年疑遭圍毆受傷;《立場新聞》記者拍攝期間遇襲被搶走腳架,有人疑再用該腳架襲擊香港電台英文台一名記者的手臂。當時附近有大批警員,卻未即時制止,事後也無人被捕。香港電台對於一日內有兩名記者採訪遇襲深表憤怒,嚴厲譴責所有暴力行為。

轉自:大紀元 (hk.epochtimes)

更多:

分類: 香港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