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吳宛諮/報導

華航公司與機師工會11日在交通部見證下,進行第二次勞資座談,雙方自17時17分開始開會,直到將近21時,雙方僅談了「航班派遣人力」訴求,且未能達成共識,再次宣告破局。

機師工會與華航再度進行協商,最後仍破局。圖為工會成員在交通部門外聲援情況。(吳宛諮/攝影)

工會自認已退4分之3 強調只求華航拿出善意解決「疲勞航班」問題

機師工會常務理事陳蓓蓓表示,協商會議上,華航公司花了1個半小時提議事規則,包括發還檢定證的方式、時間與地點,以及復工後薪資如何計算,陳蓓蓓質疑,都在討論這些支微末節,到底誠意在哪裡?

針對「航班派遣人力」訴求,陳蓓蓓說,原本工會提出的是「飛航執勤時間」,後來退到改為「飛行時間」,但這次華航又將上次會議紀錄內容的「飛時8小時以上3人、12小時以上4人」念了一次。工會再次讓步,接受此要求,但希望「多航段」7小時以上3人,若是「多航段」11小時以上可同意4人,不過公司認為這樣會增加900人,加上勞資雙方對「多航段」見解不同,協商宣告破局。

陳蓓蓓指出,有些航班型態工作時間長、飛行時間短,比如上海、廣州、深圳等大夜航班,飛行時間事實上只有大約2小時,但有2、3小時地停時間,還有前後準備時間,但公司說「前後休息時間有40多個小時,怎麼會累。」

陳蓓蓓說,「我給你三個便當要你明天不要吃飯,你會不會餓?」她指出,工會已從「飛航執勤時間」改成「飛行時間」,但希望多航段改成7小時、11小時,最後再退到長程段12小時是「可控制的疲倦」,多航段仍堅持7小時以上3人,然而公司從頭到尾方案沒有改變。她強調,公司能夠解決航班型態疲倦的問題,任何方案都能列為考慮,是否堅持7小時3人,「都有空間,也都願意再談」。

陳蓓蓓認為,每次協商都應該要有一個轉圜餘地,第一次華航公司退讓,接受了8小時派遣3人,12小時派遣4人,但這次並沒有讓人感受到一點誠意。

陳蓓蓓說,希望公司再提出對應方案,工會會作最壞的打算、最佳的期待,並表示,「雙方都不希望罷工繼續下去,可以讓我回去工作嗎?」

華航公司:提出紅眼航班,但工會不願討論,已釋出百分之百善意

華航公司總經理謝世謙表示,首次協商已同意工會訴求,改為8小時以上派遣3人,12小時則派遣4人,而這次也增加了紅眼班機(凌晨2點到5點航班7-8小時,會由2人改為3人派遣,但工會不願意討論,而是在會議進行一半又提出多航段新議題,不顧雙方暫時擱置特殊航班的共識,多次舉例特殊航班個案,讓討論偏離主軸,並用建議以FDP(飛航執勤時間)為計算基礎,而非上次共識的FT(飛行時間,未包含執勤前報到準備與飛機降落後等相關工作時間)。

謝世謙說明,若是以機師工會提出的7個小時,一個來回也算是多航段,撇除掉在外住宿的成本,一個月約5千班的區域線,會有2成(約914班),並必須多派出9百多個人次,一年就必須增加91位飛行員,駕駛從培訓到可以正式上線,需要很長的時間,就目前來說,經營成本會大幅增加,剛剛也希望工會能繼續協商,但工會代表仍決議離席。

華航公司協理陳淳德表示,自己也是機師,曾與機師同仁溝通過,部分同仁也接受這樣的讓步內容,但是工會幹部們無法接受這樣的協商結果,陳淳德呼籲所有已經罷工的同仁可以回來工作行列。

交通部偏袒資方?交通部:站在中立角度提供溝通平台

針對工會質疑交通部偏袒華航公司,交通部長林佳龍表示,因為工會希望交通部出面,可能先前勞資欠缺互信基礎,因此願意建構對話平台,實質內容還是尊重勞資雙方。

交通部政務次長王國材表示,交通部是個平台,本來就要公正,才能取信雙方。協商過程中,交通部都是在聽雙方說話,並未發言,此次協商破局,他也感到非常驚訝,並納悶為何華航都提出紅眼班次7到8小時,派遣3人的提議,為何工會不願意討論?

王國材說,工會後來又拋出7小時以上多航段須增加至3人派遣,且工會定義一個落地以上的航班就屬於多航段,等於一個來回航班就要增至3人派遣,但華航認為兩個落地以上才是多航段,如果接受工會訴求唯一方式就是將航線都收掉,甚至公司也要收了。

王國材也說明,過程中第一個訴求無法達成共識,也曾提議先擱下,往下一個議題先討論,但工會不同意,交通部「尊重雙方意願」。

林佳龍則說,交通部是應工會要求才會出面,首次會談在交通部鼓勵之下,華航也答應了工會的第一個訴求,交通部希望五個訴求都能夠有進展,只要願意談,工會的主張就能被聽見,即使不能百分之百,至少都是有進步的。

林佳龍表示,這次華航勞資爭議,也反映出華航存在著一些問題,這些問題不會無中生有,一定是長年存在,呈現背後比較結構性的問題,也在思考華航的改革,而各方意見也都會傾聽,作為進一步改革華航的參考,不過當務之急,是先解決眼前「疲勞航班」的問題。

(責任編輯:戴瑞)

更多:

标签: 分類: 要聞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