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

2009 年 6 月 3 日清晨,瑪格麗特.特雷博士(Margaret Trey)乘坐的澳航(Qantas)班機在墨爾本機場延誤一段時間後,終於降落在洛杉磯的湯姆布萊德國際機場(Tom Bradley International Airport)。她匆匆看了一眼手錶,緊張地發現她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趕上飛往紐約的轉接航班。她從飛機上下來,經過移民署櫃檯、衝向傳送帶、抓起行李、經過海關,總算到了正確的登記處,跟另外一些從兩趟同樣誤點的澳洲航班上下來的乘客一起放下行李。隨著「叮」的一聲,機場方面做出宣布:她來不及了。轉接的澳航航班已經升空,迅速飛往目的地紐約,撇下許多汗流浹背、困惑不解,被迫滯留的乘客。

誰也不知道,這場延誤是一段祝福的開始。瑪格麗特還不知道自己即將迎來一次神奇的遭遇:兩條互不相干的人生道路即將在機場售票處交匯。

瑪格麗特在一片混亂中抬頭,注意到一名職員獨自蜷縮在櫃台後面。她沒料到自己會成為受困的旅客們圍堵發洩的對象,仍然在洶湧的罵聲中試圖保持冷靜。瑪格麗特緊緊抓著櫃檯,就像是它能立刻帶她到紐約一樣。

突然之間,瑪格麗特的注意力被一名說話聲清晰、口音熟悉的金髮女人吸引住了。那女人問道:「不好意思,請問下一趟航班是在什麼時候?我必須前往美國。」瑪格麗特立刻加入談話:「我也是,我也要去紐約。」

新書《法輪功的正念實踐》試圖從科學角度探究法輪功的健身功效。(Courtesy of Oliver Trey)

兩人就這樣第一次展開談話。

這名金髮女人是芭芭拉.舍費爾(Barbara Schaefer)。她年約 50,正要去紐約和瑪格麗特參加同一場討論會。芭芭拉從墨爾本出發、瑪格麗特則從阿德萊德出發,兩人乘坐不同的澳航航班,卻在幾乎同一時間抵達洛杉磯。不過,當天前往紐約的機票都售完了,她們唯一的選擇是在午夜時分抵達甘迺迪國際機場(JFK International Airport)。

於是,在討論可行的選項後,兩人決定先在酒店住下,第二天再一同飛往紐約。這將是一個她們永生難忘的選擇。

她們在一家酒店下榻,然後一起在酒店咖啡廳裡吃晚餐。晚餐席間,芭芭拉才知道,瑪格麗特是一名研究員,她發表了一篇澳洲論文,內容是法輪功對健康帶來的種種好處。這次網上調查採用了世界各地 30 個國家總共 590 名受訪者的樣本,而芭芭拉正好就是受訪者之一。瑪格麗特便感謝芭芭拉參加了這次調查。

兩人大多只是閒聊,但瑪格麗特決定問芭芭拉一個她非常好奇的問題:「那麼,妳是怎樣開始學煉法輪功呢?」

她傾聽芭芭拉敘述自己的健康狀況,想起了那次澳洲調查中,289 號受訪者(R289)所寫下的意見。

R289 的個案使瑪格麗特印象深刻。R289 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她從既嚴重又複雜的多重健康狀況中完全康復,包括頭骨破裂、腦脊液外漏、以及頰骨、鼻子、下顎、手腕和右膝多重骨裂,還有一連串其它健康問題。

健康顧問兼作家瑪格麗特‧特雷博士自2001年以來一直研究法輪功。(Daniel Ulrich)

瑪格麗特一直對 R289 的個案嘖嘖稱奇。鑑於該澳洲調查是一則匿名線上問卷,知道這些受訪者的身分是不可能的。因此,能夠和容光煥發、面露微笑的 R289 面對面,令瑪格麗特覺得就像是一場夢,以至於她一時說不出話來。當天有好幾百名來自不同路線的旅客同樣錯過了他們的飛機,她和 R289 卻湊巧在機場售票處擦肩而遇。

瑪格麗特仔細打量芭芭拉,想要從她身上看出她曾遭遇的不幸所殘留的痕跡,卻什麼也看不出來。相反的,芭芭拉以身體健康和內心平靜的狀態對她微笑。瑪格麗特忍不住開玩笑地問芭芭拉,她該不會是 R289 的孿生姊妹吧?因為她的故事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不過,在內心深處,瑪格麗特知道一切都有可能。她深受法輪功的好處,也曾經聽說許多法輪功學員從各種糟糕的醫療狀況中奇蹟般地康復的報導。

她頭腦發熱,身為研究者的本能受到激發,以致於忘了盤子裡美味的義大利麵。瑪格麗特好奇地問芭芭拉,能不能跟自己分享她的故事?芭芭拉耐心地回答了瑪格麗特接二連三的問題,這些回答穿插著愉快和懷舊的感嘆,兩人連著喝了好幾杯檸檬茶,就這樣談到凌晨時分。

瑪格麗特目不轉睛地看著芭芭拉,仔細聆聽她的每一句話,而餐廳內其他人的說話聲、餐具的敲擊聲和玻璃的叮噹聲就像消失了一樣,變成無聲的背景。

接下文

(責任編輯: 岳昕)

 

更多:

分類: 要聞 文化 生活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