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前,重慶前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夜闖美領館後,引發了中共政局大震盪。之後,王也因揭發他人立功,被判15年。網上曾曝光一份王立軍所交待的祕密材料,讓人們一窺此事件背後鮮為人知的內情。

2012年2月6日,時任重慶公安局長的王立軍,出逃美國領館尋求庇護,引發中共官場大地震,令全球目光聚焦中共政局。同年3月薄熙來倒台,同年8月20日,薄谷開來因揭發他人有功,被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執行。

同年9月24日,王立軍也因揭發他人的立功表現,被以「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受賄罪」判有期徒刑15年。

2013年9月22日,薄熙來被以「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判處無期徒刑。在薄案開審之時,網上曝光了王立軍所交待的重大立功表現的部分內容。行家根據相關材料判定,王立軍的相關口供內容,是中共高層倒薄派有意釋放的真實情況。

下面是王立軍的部分口供內容。

據王立軍交待,薄熙來為了上位,收集、整理其政敵賀國強和主要競爭對手汪洋的黑材料。

後來,薄熙來就是用這個「祕密武器」嚇退賀國強和汪洋。再後來薄熙來又通過王立軍利用「亮點茶樓」的王紫漪事件,制服了重慶的一大批官員,因為這些官員都去過那裡大搞淫亂。

王立軍原以為,薄熙來能一步登天,因為不光周永康、李長春、李源潮去考察,連習近平也去捧場,誰不肯定「重慶模式」呢?但不料,轉折點就在2011年的6月10日進京「唱紅」這件事上。

首先是海外媒體預先揭了薄熙來的老底,說這是地方挑戰中央,在進行「逼宮」,這下子亂了營,不是「唱歌」本身對不對的問題,而是點到了薄熙來的死穴。

王立軍說,我最先也沒想過薄熙來為了上位,敢於公開挑戰黨中央,並且以打黑為幌子,徹底否定了鄧小平改革開放30年的成果,還成立了以蘇偉、李希光等人為首的「梁效」寫作班子,制定了新的行動綱領,這下玩大了。

王立軍說,儘管跟薄提過謹慎從事的問題,但薄說:不怕,徐才厚和吳勝利等人都是他的鐵哥們。江澤民、李鵬等也支持他,還有羅幹的兒子羅韶宇,也在重慶有大生意等等。薄胸有成竹地說,大膽地幹啊,人生能有幾回搏,愛拚才會贏!

王立軍說:自從2011年年底開始,情況變得越發不妙,薄熙來經常背着他偷偷回北京。(新唐人合成)

薄熙來圖謀軍事政變

隨着時間的推移,王立軍發現苗頭不對,控告「唱紅打黑」運動的人越來越多了,除了北京的律師界數百人,還有涉黑家屬的數千人,以及遍布海外媒體的批評文章,以及逃到海外的重慶商人展示的證據,既有公文,也有圖片等。

自從2011年年底開始,情況變得越發不妙,薄熙來經常偷偷地回北京。

王立軍說:以前經常帶着我,現在,故意瞞着我,講話也留一半,還神祕兮兮的,我有點心寒,難道他會拋棄我嗎?我的弟兄從東北來的,已有60多個,其中有幾個搞監聽的,告訴我薄熙來接待了中紀委的人,那些人祕密地與涉黑被判刑的親友交談,得到不少證據。

王立軍開始嘀咕:他們來往相當頻繁,是不是想翻案呢?還有操東北口音的人,帶過來鐵嶺的信息,那邊公安局也出事了,聽說也牽扯到了我,心裡有點打鼓。

薄熙來也點撥說:要想叫我保你,必得跟我再做一點事。這件事情,就是軍事政變,聽了這個計劃,我出了一身冷汗,我只想跟他搞個官當當,從未想過要搞政變和警變。

此前,他大筆撥款給我不斷地擴充地方警員,先後多次向全國招警,還買了多輛裝甲車,建立了國賓護衛隊和女警隊等,還藉基辛格來訪演練了一把,但我只是滿足虛榮心,為當上更大的官造勢,但讓我搞暗殺,進而篡奪中南海的最高領導權,這是大逆不道啊。

對此事,薄熙來胸有成竹:2012年2月初要去雲南走一趟,見見14集團軍的人。要參加軍事演習,給他們送毛澤東銅像。總之,薄熙來已經做好了準備,一旦進不了常委,立即和胡溫翻臉,宣布獨立,開始北伐,我嚇壞了,我知道公開反對,必死無疑。

此後,好多天我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總往中共軍隊西南醫院跑,醫生說我得了抑鬱症。

薄熙來知道了,對我產生了懷疑,我原以為大不了不幹了,我回遼寧錦州吧,但不料他太陰冷,先下手抓捕了我十多個弟兄,有祕書,有司機,還有我的副手,我猛然醒悟了,他想把4年來幹的壞事全部栽到我頭上,要我的血染紅他的頂戴花翎。

之後的2月2日,王立軍忽然被宣布改行,當了最末一位的副市長,分管文教等,被繳了槍。王立軍與薄共事多年,深知其心毒手辣,翻臉不認人,自己很可能要當「替罪羊」,承擔「唱紅打黑」的全部罪過,再判死滅口。

王立軍夜奔美領館

王立軍交待,在薄熙來的刑訊逼供下,打死了他一個弟兄,打殘了兩個下屬。「我必須採取報復行動,我先假裝順從去參加了教育會議,爾後我請假去了西南醫院治病,薄熙來的祕探盯着我,我裝作沒看見。」王立軍開始做逃跑的準備。

2月5日是一個星期天,王立軍在家裡思量了一天:先是想自殺,又覺得不忍,雖然幹了許多壞事,但不是主謀,他給了我人情,我也賣了命,扯平了,誰也不欠誰的。

他再玩我,讓我暴死或坐牢,太不夠朋友,估計時間不多了,我必須馬上行動,乘飛機去北京得買飛機票,就會暴露,出境更不可能,護照早就被收繳了,怎麼辦?

王立軍此時想到的唯一出路就是投奔美國領事館。從重慶到成都只有三小時的車程,有成功的把握,但新的問題是,美國能接受我的政治庇護申請嗎?

我不懂《國際法》,但我過去審訊過異議人士,也略知一二,我認為5種理由,至少夠一種,何況,我還有內部材料和機密文件,其中包括薄熙來貪腐和打黑養黑的證據,還有重慶鎮壓異議人士的事實等。

做出了決定後,王立軍假裝去西南醫院看病,作「休假式治療」,然後,裝扮成一個婦女,戴了假髮,乘夜色下樓,出逃美國領事館。

王立軍交待:「申請政治庇護被拒後不得不狼狽地走出領事館時,一眼看到了禿頂的黃奇帆,他指揮着70多輛警車與四川省的國保,武警,國安人員對峙,像警匪大片一樣,我們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他讓我跟重慶的警察走,我堅決地拒絕了。」

黃奇帆承諾:將對我休假式治療,永遠保持副部級的待遇。此外,在一個警車裡,我還看到了一個警花,此時,她對我怒目圓睜,眸子冒火。

我知道,我成了國家的公敵,給中共丟盡了臉,體制已徹底遺棄了我,我願意接受法律的審判,但我不想落入薄熙來的手中,變成了可憐的替死鬼,也不想在身上蓋一面血色的黨旗,去欺騙我的家人和群眾,我要讓全世界知道,薄熙來是一個危險的人物,他如果上位,將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

現在,我滿足了,也許我會成為文強第二,但我救了中國。

《大紀元》曾從中共內部和美國方面獨家獲悉,王立軍出逃美領館期間,交給了美國政府大量關於中共內幕的各類機密資料,除了薄周政變,還包括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資料,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內幕等。但中共當局至今仍未公開相關內容。

轉自:新唐人

更多:

分類: 要聞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