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林鄭月娥15日下午宣布暫緩逃犯條例(被民眾稱為“送中惡法”)修訂並收回將二讀的預告,“重新與社會各界溝通、重新向民眾解說”。很明顯是緩兵之計,只算是香港市民的小小勝利。果然,民主派已聲明不收貨(買單),要求撤回修例,並且林鄭應引咎下台。

在這之際,回看一下港府和中共的表現,那些腔調陳詞,仍然頗感諷刺。人民是有記憶的,林鄭、特別是她身後的中共官方的一副副嘴臉,更加被人識穿。

作為林鄭而言,最引發爭議的是12日在市民和警方的嚴重衝突後,她當晚還是聲稱市民“暴動”,堅持“不撤回、不暫緩”修法。“暴動”說,讓人憶起”八九六四“天安門”中共屠城“,一時紅色恐怖瀰漫香港。

林鄭另一個引發爭議的是,由於後續抗議行動,以及在和香港警方的對峙中,幾乎全都是年僅20出頭的年輕人,她將12日的警方開槍釀成的流血事件,歸罪于香港媽媽,宣稱“身為母親不應縱容小孩任性”。

此番“母親論”引發香港母親們強烈不滿並發起連署,迄今已有超過4萬4千多人響應。14日晚,6000名港媽身穿黑衣舉行“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怒斥林鄭月娥不配做母親。

更有香港網民質問:人民是特首的兒子嗎?

而林鄭身後的中共呢?我們能看到發聲的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6月13日稱,香港事件是“公然地、有組織地發動暴動”。這也是目前中共官方正式公布的“定性”。另一個聲音則是6月13日中共駐英大使劉曉明接受英媒專訪表示,北京從未指示港府修例,但不會反對港府修例。這裡卻是很明顯的切割。

中共官媒的腔調也引起筆者注意。其中最有趣的是環球時報13日所發的一篇文章標題為“香港出現騷亂,親者痛仇者快!”,批港人嚴重擾亂了城市秩序,破壞了香港的形象,其意或是“親港人者痛,仇港人者快”。但是絲毫沒有提及警方暴力行為。

這些官方宣傳可能對大陸被封鎖的環境下某些長期被洗腦且未清醒的人有效,但是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香港是民主社會,民眾有遊行示威自由,有表達異議的自由。而這次反“送中惡法”,實際上是為了保障香港人永久的權益,包括任何過境香港的人士的安全,也有利於維護香港的國際形象。故此,港人的行為受到國際社會的聲援。

但是香港民眾的這一自由發聲舉動,卻令港府聽命的專制極權的中共視為威脅。

筆者留意到,就在事態發展期間,警方對示威者開槍造成流血衝突的當天,一段中共少將徐焰去年的演講視頻曝光,其在演講中惡毒攻擊港人,意外道出多數香港人仇恨共產黨。

徐焰用階級分析法批評香港的社會結構稱,香港的社會基礎是最壞的,比台灣都壞。

他還稱,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北京後,香港居民有三種人。一種是接受港英教育的原居民,對大陸沒太大仇恨。三分之一是1949年到1950年遭共產黨清算和打倒後逃到香港的,他指這部分是“最壞的”,對共產黨有“刻骨仇恨”。第三種是1958~1961三年大饑荒期間挨餓,逃到香港的難民,他們對中共印象好得了嗎?

這名中共少將不但道出了多數香港人仇恨共產黨的原因,同時也道出了中共當局仇恨港人的原因。他的觀點應該代表了中共掌實權群體當中思想僵化的那部分人。

在這個思想基礎上,插手香港管治的中共權貴們,他們的所作所為,能會為香港人着想嗎?他們連中國民眾的權益都不放在眼裡,對維權上訪的人都不斷截訪,關進黑監獄。他們近年還不斷擴大打壓迫害的人群,從迫害法輪功擴大到迫害各類宗教信仰,為民維權的律師大量被抓捕。這樣與大陸民眾為敵的政權,會為香港人着想嗎?而在香港,配合中共推行“送中惡法”的又都是些什麼人?

那麼多大陸民眾上訪,也被指搞亂治安秩序,正義人士上書政改,更被加以“煽顛”罪名。而港人一旦發表抗議聲音,就被認是搞亂香港,不是同一道理嗎?不過中共錯估了港人,在開放的社會環境下,正的力量壓倒了邪惡。

中共官媒的謊言,如果放到正常社會下晾着,一下子就消解無形。

故此,應該反過來說,反“送中惡法”,是親共者痛,仇共者快!

轉自:希望之聲。

更多:

分類: 要聞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