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演化出暴力血腥一幕,令人十分關注的是中共在其中扮演什麽角色。香港醫管局公布截至事發當晚十點鍾,已有七十六人受傷送醫,其中二人傷情緊急。這是身著警服者對示威民衆施暴的結果,身著警服者施放催淚彈、橡皮子彈和布袋彈,對著臉部甚至眼睛噴射辣椒水。

有港人認爲身著警服者不象香港警員般斯文,對民衆痛下殺手更象大陸警察作爲。也有大陸的圈內人士證實,大陸的現役武警已經便裝抵達香港。有香港議員在沖突現場捉到黑警,他們沒有警號和委任狀並不講出姓名,在香港議員質詢時顯示出對粵語無動於衷。而對采訪的國際記者暴力相向時,這些身著警服者顯示出不諳英語。種種跡象顯示暴力血腥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極有可能是中共運用“馬甲”幹下的髒活。

香港警方斷然否認有大陸軍警假扮混入,就是網絡上也有不以爲然者表示此說不大可信。由中共供養的五毛對此喧囂則無需駁斥,因爲他們受人錢財要幹的就是此髒活。但輕信中共喉舌的謊言或認識不清中共者,以爲中共幹不出這種下作勾當,則不是過於幼稚便是早已因利益和立場站隊了。從過往的經驗和中共的本質來說,中共穿個馬甲鎮壓香港民衆維權運動毫不稀奇,沒有這麽幹才超乎情理不象中共了,所以從理論上絕對不應懷疑中共不會如此卑劣。

中共歷史上從來都是不擇手段,鎮壓迫害民衆的不滿與維護自身權益的訴求,典型而且衆所周知的就是六四的血腥鎮壓。六四大屠殺之前中共軍人不僅早有大量易裝潛入北京的,更有裝扮成民衆採用激烈暴力手段爲鎮壓製做理由的。中共在六四之前十多年鎮壓的四五天安門運動,也是有大量軍警裝扮成首都民兵,人手一棒血腥暴打聚集於天安門廣場的抗議民衆。香港此前的雨傘運動和佔中運動,據圈內流出的消息說也有大陸軍警發揮作用。

對於中共而言,運用馬甲進行鎮壓或是製造事端栽禍對象以便做足鎮壓的理由,是駕輕就熟、必須爲之的政治正確和得意手段。正如同中共洋洋得意吹噓引蛇出洞的反右運動,如此卑鄙邪惡將人推入默認陷阱的勾當,中共可以數十年大肆宣傳爲偉光正,這個以犯罪爲榮的團夥又有什麽惡行能讓其感到道德底線的壓力?而中共對香港民衆維權必然暴力鎮壓的兩點,就是中共清楚意識到對港人的自治意願必有血腥一戰,否則難以讓港人變成唯黨是從的大陸屁順民;而對港人血腥一戰付出最小代價的方式莫過於以馬甲之身爲之。

從表面上看中共以馬甲之身在香港實施鎮壓,似乎還有港府是否支持配合願當帶路黨的問題。其實不要說雨傘佔中運動中早有中共軍警混入鎮壓一說,就從中共警察可以輕易在香港綁架居民,如銅鑼灣書店人員和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便可以知道港府絕不是中共馬甲行惡的一道坎,更何況中共早已經有在港駐紮的黨衛軍。因此有絕對的把握說在中共用軍隊坦克鎮壓港人之前,中共的馬甲必然已經幹完了黨交給的前期髒活。

轉自:看中國

更多:

分類: 要聞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