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2019 年 11 月 22 日訊】1987 年,在美國麻省威廉斯鎮戲劇節(Williamstown Theatre Festival)上,克里斯托弗 · 里夫(Christopher Reeve)第一次見到了他未來的妻子丹娜(Dana Reeves)。他當時憑 4 部超人系列電影,成為好萊塢炙手可熱的男星;丹娜則是個小有成就的歌手。里夫後來形容自己對她一見鍾情時說:「我完全墜入了愛河。」

不過,兩人的愛情並不十分順利。丹娜起初拒絕里夫的追求,儘管後來被他的熱情和魅力打動,兩人之間仍隔著一道難關:里夫來自破碎家庭,認為婚姻是枷鎖;丹娜卻非常重視承諾。為了心愛的另一半,里夫毅然接受心理治療,克服自己對婚姻的恐懼。兩人在 1992 年結婚,生下兒子威爾(Will),和里夫與前女友生下的兩個孩子共組家庭。

時間輾轉來到 1995 年,在弗吉尼亞州庫爾佩珀(Culpeper)的一場業餘騎術錦標賽上,里夫意外墜馬,幾乎失去了一切。42 歲的他脊椎嚴重受傷,肩部以下癱瘓,對於以超人形象深入人心、為了維持鐵漢形象而一直積極從事各項運動的里夫來說,這個消息無疑是最糟糕的打擊。

當時負責把里夫的脊椎接回頭骨的醫生,後來告訴為里夫撰寫傳記的安德森(Christopher Anderson):「他在那一刻想要結束掉自己的性命。」里夫同年在《20/20》節目上接受主持人沃爾特斯(Barbara Walters)訪問時也承認自己有過輕生的念頭:「我跟太太說,我或許是時候離開了。」

他嘗試說服丹娜,說沒有了他,她照樣可以活下去,請求她讓他離開這個世界。可是丹娜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她說:「你還是你,而我愛你。先活過這兩年好不好?兩年後的今天,如果你還這麼想,到時我們再考慮這個問題。」

里夫在《20/20》節目上這樣說道:「要不是有丹娜,今天我不會坐在這裡,抱著積極的想法,感覺到真正的希望和活著的目的。」夫妻倆當時的約定把里夫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兩人從此成為「逆境中的力量」這句話的最佳模範,更創立「克里斯托弗與丹娜 · 里夫基金會」,為癱瘓病人及家屬提供支持,並資助相關研究,希望能夠找出治癒脊椎損傷的方法。

里夫曾這樣形容自己飾演的超人:「英雄只是個普通人,哪怕面對難以克服的障礙,他也能夠找到不屈不撓和刻苦忍耐的力量。」這句話用來形容丹娜再合適不過。自從丈夫墜馬受傷以後,她一直陪在他身邊,陪他復健,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同時照顧當時才 3 歲的兒子威爾。僅管里夫的生活無法自理,她也沒有氣餒過,更成為殘疾群體最堅實的後盾。

很多人都把丹娜視為非常高尚的人,認為她一直守在全身癱瘓的丈夫身邊需要很大的勇氣,可是對丹娜本人來說,這不過是很順其自然的事情。安德森這樣形容她:「她一直拿自己被稱為聖人開玩笑。她不喜歡這樣。」

當媒體記者透過文筆誇大她所做的事情,丹娜總會說:「我只是一個丈夫墜馬受傷的女人,我正在照顧他,換作是你也會這樣做。」

里夫在那場意外後活了整整 10 年,打破了許多專家的預期,最後在 2004 年撒手人寰,留下丹娜和才 13 歲的威爾。丹娜當時說道:「我們結婚的時候,我向里夫發誓,無論健康或疾病,我都會一直愛他,和他在一起。對於這一點我做得還不錯。」

不過,命運始終沒有放過丹娜。就在喪夫不久後,她的母親跟著去世了;更令人難過的是,從來沒抽過菸的她被診出患有第 4 期肺癌,最終在 2006 年去世。

儘管如此,這名偉大的女子憑著自己的勇氣、堅強和樂觀啟發了許多人,尤其是她和里夫的兒子威爾。他接受 ABC 電視台訪問時說:「我媽是我有史以來很榮幸能認識的最勇敢的人。她是我們一家的支柱。」

威爾如今是一名體育記者,同時也是「克里斯托弗與丹娜 · 里夫基金會」的大使。他說:「我希望我每一天都能讓父母感到驕傲。」他表示,自己的目標其實很簡單:「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自愛,不辜負他們的期望。只要我堅守這個信條,那麼我就會很好。」

▼「英雄就是面對巨大障礙,找到堅忍力量的普通人。」——克里斯托弗 · 里夫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