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歐陽文津今年7月獲選為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成為116年來首位獲此殊榮的台裔學者。她以「瑯琊榜」中的亂髮,深入淺出,妙談一般人不熟的比較文學。

英國國家學術院(The British Academy)成立於1902年,是英國國家學術機構,支持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每年選出領域內的傑出學者頒予院士(Fellow of the British Academy, FBA)資格,表揚、認可並支持他們在人文與社會相關學科的傑出成就。

歐陽文津獲得2018/19年度的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資格,是首位獲得這項榮譽的台裔學者。英國國家學術院也歡迎台灣學者申請經費到英國交流,曾與中央研究院進行學者互訪。

歐陽文津在利比亞長大、畢業於的黎波里大學阿拉伯語系,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取得中東研究博士,曾於哥倫比亞大學、芝加哥大學和維吉尼亞大學教授阿拉伯語言與文化,目前是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阿拉伯文學與比較文學教授。

會走阿拉伯文學和比較文學這條路,歐陽文津是用了消去法。她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表示,當初她不想當科學家、不想當醫師,也不想當工程師,對於當律師本來有點興趣,但在利比亞,女性要當律師還是會面臨性別歧視,加上母親不希望她到其他地方求學。她不想學法語,也不想學英語,出於反抗,最後選擇學阿拉伯語。

談到獲頒院士殊榮的過程與心境,歐陽文津說,其實英國國家學術院大約兩年前就聯繫她,向她要履歷,並徵詢如果獲選是否願意擔任院士,她回覆當然同意,但之後沒有下文。

歐陽文津心想,她是台灣人,院士成員向來以白人為主,加上與同領域的院士相比,她的研究範圍較廣,從古典到現代都有,「又愛和別人唱反調」,自認為不太可能當選,沒想到今年竟然接到獲選通知,十分意外。

但她說,她當下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只覺得「很好玩」,直到回台灣後被媒體得知,才熱鬧起來。回到英國,朋友和同事也告訴她,這是件大事,她才體認到獲選院士的重大意義。

歐陽文津研究的比較文學對大眾來說比較陌生,畢竟要研究比較文學,得融會貫通至少兩種語言的各種文學作品,還涉及電影、歷史、社會學等不同學術領域,門檻不低。

但對於從小就中文、阿語並用的歐陽文津來說,語言不是問題,她甚至簡單地用「髮型」的概念,深入淺出對記者上了一堂比較文學課。

歐陽文津說,髮型和頭部的裝飾在文學裡都有意義。在19世紀的文物中,「髮型簡單,就是腦筋清楚;髮型複雜了,就是腦筋不清楚」。像是中國人的髮型俐落,代表他們文明,非洲人、印地安人的髮型複雜,代表不文明。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歐陽文津(4排左2)獲選為英國 國家學術院院士。英國國家學術院成立於1902年,是英國國家學術機構,支持人文與社會學科研究。 (英國國家學術院提供)

歐陽文津表示,把這個概念帶到文學裡,看到髮型散亂了,代表人物不是瘋狂,就是痴呆。阿拉伯文學裡有一些像是中國民間故事「七世夫妻」的有趣故事。在故事裡,瘋狂代表創作者的靈感,一個詩人因為愛上一個女人而瘋狂,他越是瘋狂,創作的詩就越多。

她說,髮型散亂的概念,甚至在最近很夯的「瑯琊榜」中也可看見。以梁帝的髮型轉變為例,梁帝覺得自己掌控大局時,髮型非常整齊;最後完全失控時,他的皇冠掉了下來,頭髮也散了。瘋狂和創作連在一起,權力和頭髮也連在一起。權力(如文法,傳統)和創意有密切、矛盾的關係。

歐陽文津最新的研究主題,是以「咖啡」這項歷史悠久的飲料,串連起土耳其、台灣、日本和巴勒斯坦文學。研究作品包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土耳其小說家奧罕.帕慕克(Orhan Pamuk)的「我的名字叫紅」、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朱天文的「荒人手記」,以及巴勒斯坦詩人達威希(Mahmoud Darwish, 1941-2008)的詩集。

這難以想像的4國4位作者以4種語言創作的作品,用更難想像的因素「咖啡」連結,這就是比較文學的奧秘。可以從咖啡的流傳看到全球文學的共同點,也可以從每一本小說的咖啡文化,看出每一國文學的特殊性。

歐陽文津獲選院士後曾說,全球對於文學研究,一直是以歐洲和美國文學為中心,她希望未來能走向歐美各國以外的作品與作家,走向不以歐美為中心的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研究。

在這個想法下孕育而生的,是她的「絲路研究計畫」。

歐陽文津表示,目前美國、歐洲流行的世界文學研究都以巴黎、倫敦和紐約等都市為中心,「一本中國小說只要被翻譯成英文,就變成世界文學了」。

舉例來說,「天方夜譚」之所以是世界文學,因為它被譯成英文、法文等歐洲語言,流傳到西方。但她認為,世界文學和國際文化交流有關,文化交流中心不一定是一個,也不一定要在西方。

歐陽文津說,中亞有文化交流中心,阿拉伯國家也有文化交流中心,由於文化交流環境不同、人文流動也不同,因此在每個地方探討的世界文學都不同,並非只有歐洲、美國才是國際文化中心,亞洲、中東、非洲就得被邊緣化。

歐陽文津計劃在絲路沿線選出幾個文化交流中心,針對文學與文化進一步比較與探討,這將是她未來重要的課題。

來源:中央社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