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房地產過熱已經成了世界各國的難題,特別是中國人湧入的地方,當地的房地產更是越吹越大。比如香港、倫敦、多倫多、溫哥華、澳大利亞的一些城市等,由於大量的中國人湧入,這些城市的房價曾出現過快速飈升,瘋狂上漲。因為,近十多年來,中國人的住房投資者無往而不勝,凡是投資住房的人都賺得盤滿盆滿,所以這種賺錢效應在這幾年很快就蔓延到世界各地,凡是中國人湧入的地方,房價無不暴漲的,如加拿大及澳大利亞,也使得這些國家不得不出臺房地產調控政策,遏制房地產泡沫再吹大。

儘管中國人在韓國炒作住房的不會太多,但早幾年韓國居民在中國炒房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比如北京的望京地區),而且這些在中國炒過房的韓國居民,看到中國炒作住房投資是這樣容易暴利,導致這種炒房賺錢的瘟疫也很快地傳染到了韓國,使得這幾年韓國一些地區的房價也快速飈升,房地產泡沫吹得巨大。因此,韓國政府也不得不出臺房地產調控政策來打擊這種對民生十分不利的炒作住房行為。

2017年8月2日,韓國文在寅政府宣布實施房地產調控政策,啟動了新一輪嚴厲的樓市調控政策。韓國房地產調控政策主要內容是:通過指定投機過熱地區與投機地區,阻止投機資金的流入;強化以實際需求為中心的房地產需求管理;加強投機性房產需求的調查;擴大住房供給;加強金融等監管措施等。

具體內容如下:

一是通過指定投機過熱地區與投機地區,阻止投機資金的流入。這次房地產調控政策將調控地區分為投機地區、投機過熱地區及調整對像地區,而且這種劃分也存在重疊關係。如首爾江南四區(江南、瑞草、松坡、江東)為投機地區,因此也是投機過熱地區和調整對像地區。

二是強化以實際需求為中心的房地產需求管理。第一,提高轉讓所得稅。在調整對像地區內,提高2套房擁有者的房產轉讓差額所適用稅率的,即提高10%。而對於三套房擁有者,則提高20%。該措施將於2018年4月1日起實施。第二,強化一個家庭1套住房的轉讓稅免稅額的要件,即要求居住2年以上才可以適用免稅規定。第三,加強對擁有多套住房人群的金融監控。在投機地區,限制住房抵押貸款次數,即從每人可以申請一次住房按揭貸款修改為每一家庭可以申請一次住房按揭貸款。並且,在投機過熱地區,LTV(Loan to Value,貸款價值比)和DTI(Debt to income,總負債償還比率)均適用40%,其中有一套房屋抵押貸款的家庭,降為30%;而實際需要家庭則提高為50%。

這其中的三點十分重要。第一是採取累進位的住房交易所得稅。因為,在該房地產調控政策出臺之前,韓國的住房交易所得稅是:1,200萬韓元以下(相當於人民幣7萬)的住房交易所得稅率為6%、4,600萬韓元以下(相當於人民幣27萬)的住房交易所得稅率為15%、8,800萬韓元以下(相當於人民幣52萬)的住房交易所得稅率為24%、1.5億韓元以下(相當於人民幣88萬)的住房交易所得稅率為35%、5億韓元以下(相當於人民幣395萬以下)的住房交易所得稅率為38%、5億韓元以上(相當於人民幣395萬以上)的住房交易所得稅率為40%。

也就是說,在調控政策出臺之後,如果擁有兩套住房的,交易1套住房,這套住房交易所得稅在上述稅率的基礎上加10%。比如說,這套住房的交易價為1.5億韓元,那麼其適用住房交易所得稅的稅率為45%,住房交易所得稅為6,750萬韓元。如果是擁有三套住房,交易1套住房,其稅率加20%。如果這套住房為5億韓元,其交易所得稅為60%,要繳納住房交易所得稅3億韓元。

可以說,在這樣的一個住房交易稅收制度,住房投資者想通過炒作住房賺線幾乎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整個房地產市場的價格上漲預期很快就會逆轉。而且對於那些住房總價越高,其面臨的投資風險則越大。

第二是只有1套住房交易所得稅的減免,必須持有在2年以上,2年之內不能夠獲得減免。這就可能把那些想通過稅收減免短期炒作的漏洞堵住。

第三是從信貸政策入手,由以往一個人可以獲得一套住房的按揭貸款調整為一個家庭可獲得一套住房的按揭貸款。而且把家庭債務償還比例提高。

三是加強投機性房產需求的調查。第一,交易額超過3億韓元(約170萬人民幣)時,購房者需要提交資金準備計畫和入住計畫。第二,引入特別司法警察制度,整頓房地產市場內的非法行為,包括無證中介、非法轉讓房產等。第三,國稅廳等多部門聯合執法,調查未成年人、多套房產人群等的逃稅行為,並予以處罰等。

四是擴大住房供給。提高政府在提供住房的作用,包括每年提供17萬戶的公共租賃房、為新婚夫婦提供可以申購的公共住房等。

五是加強金融等監管措施。改善公寓申購制度、對地方民間住宅用地設定轉賣限制期間(6個月)等措施。

這次韓國出臺的房地產調控政策,看上去也如中國出臺的房地產調控政策那樣,面面俱到,希望從各個方面來遏制房地產市場投機炒作,來遏制房地產市場泡沫。但是與中國不同的是,韓國政府房地產市場調控重點放在稅收政策及信貸政策這兩大經濟槓桿上,很少用行政的方式。特別是嚴厲的累進位房地產交易所得稅,則是這次調整政策重心。這種嚴厲的累進位的房地產交易所得稅對遏制高房價一定會手起刀落十分利落。而不是如中國那樣,一直在討論「房地產稅收政策對調控高房價有沒有用」這樣的無病呻吟。可以說,香港的房地產市場問題,核心也在這裡。

還有,對房地產市場調控分類的區域性劃分,不是如中國那樣,讓各地方政府各行其是,直到讓當地的房地產炒作起來,房地產泡沫吹大再來出臺所謂的房地產調控政策,而韓國政府則是事先在調研的基礎劃定區域類型,以便針對性出臺政策。中國職能部門是想讓中國的房地產泡沫一個地區又一個地區蔓延下去,直到全國的房地產泡沫都吹大到極點。而韓國則讓房地產泡沫限制在一定的範圍內。兩種完全不同的思路。

可能預計,韓國政府出臺一次房地產調控政策,其效果很就會顯示出來,中國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年年都有,但是中國房地產市場泡沫則是越調控越大。即使是目前調控後一線城市的住房銷售下降,但房價不僅沒能下跌,反之房價在上漲。只要房價在上漲,房地產市場價格上漲預期沒有逆轉,那麼這種房地產市場調控的效果一定是有限。實際上,中國職能部門是不想讓房價下跌,這才是根本所在。如果房價不下跌,房地產市場價格上漲預期不逆轉,那麼中國住房市場豈能回歸居住功能?而韓國政府的目標則不是這樣,是真正希望住房回歸到居住功能。

更多:

分類: 財經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