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何楚帆/綜合報導

近年來委內瑞拉實行社會主義政策,政府搶占私營企業,使得國家由富有走向貧窮,並爆發了大規模飢荒和暴力,造成數百萬人逃往國外。委內瑞拉通膨嚴重到人民甚至買不起一片果腹的麵包,許多人湧入邊界想要離開祖國另謀生計,造成鄰近國家神經緊繃。

委內瑞拉人口3,100多萬人,石油儲量世界第一,天然氣、高品位鐵礦石、煤、鋁土礦等資源也是儲量驚人,但這樣一個富得流油的國家,卻在社會主義制度統治下,出現了10%以上的國民因饑荒選擇逃難。

委內瑞拉國民一日一餐也是奢望,調查顯示,當地75%的民眾在去年體重平均下降了11公斤,兒童營養不良現象非常嚴重。

因大批委國人逃離祖國,鄰近各國嚴陣以待,巴西已增派軍隊進入邊界維安,祕魯則宣布邊界出現健康衛生緊急狀況;巴西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隨後簽署法令,並增派國家精銳武裝部隊及醫護專家到羅賴馬州的帕卡拉馬地區,協助來自委國的難民。

許多委內瑞拉人要逃離自己的國家。示意圖。(圖:filckr)

特梅爾說,簽署邊界增兵法令目的在維持秩序並確保委國難民的安全,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所造成難民危機,已經不僅是委內瑞拉內部的政治問題,還威脅到整個南美洲大陸的安寧。

2016年逃離委內瑞拉,但仍與活躍人士組織合作的佳尼那.拉福(Giannina Raffo)告訴福斯新聞:「社會主義不僅剝奪了人民獲得基本食物和藥物的機會,而且還創造了一個在那裡生活毫無價值的環境。」

委內瑞拉的崩壞始於1992年,當時委內瑞拉一位烏戈.查韋斯(Hugo Chavez)中校,發動了反對政府的軍事政變遭逮補。兩年後查韋斯被釋放,競選委內瑞拉總統,大肆宣揚他既不是「野蠻的資本主義,也不是社會主義,也不是共產主義」,而是尋求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的平衡。

查韋斯取得政權後,他首先改寫憲法,新憲法保留了最高法院,增加的12名新法官中必須要由他來挑選,並在控制了法院和立法機構後,全面推行社會主義政策。

「一系列變化開始向我們展示了可怕的事實」, 拉福說:「(查韋斯政府)對私有財產開始進行持續的攻擊,執行非常有害的經濟政策,對異議人士進行刑事定罪,實行審查制度等。」

許多民眾上街抗議馬杜洛政權(圖:pxhere)

查韋斯政策的核心是用石油出口(及向中共借外債)搞社會平均主義,推行免費醫療、免費教育、公費住房制度等。福利政策養出的「懶漢」卻越來越多,變成工作沒人做、學沒人上,社會兩極分化嚴重。

此外,委內瑞拉還向中共欠下了巨額債務。拉福親身經歷了查韋斯的經濟政策的影響,這些政策導致了大規模的短缺和惡性通貨膨脹。

拉福提到:「這和古巴的情況一樣:基本上你每週只能買一定量的食物。」即使這個定量通常也得不到。委內瑞拉的生活已經不再是生活了,(我的家人)的時間都用來找食品和藥物來生存。」

他呼籲,「不要讓任何人用荒謬的社會主義思想毀掉你的下一代。儘可能地教育和傳播自由觀念。」

查韋斯死後,其繼任者馬杜洛2013年4月上任,同樣走專制路線,惡化民主制度走向獨裁。近年來該國陷入全面的經濟崩潰,通貨膨脹達到百分之一百萬,不僅普通民眾生活無以為繼,紛紛逃離委內瑞拉,而且國內外企業都受到了沉重打擊。

根據路透社報導,委內瑞拉通貨膨脹誇張到1400萬玻利瓦爾(委內瑞拉法定貨幣,約合15.1人民幣)可以買一隻雞,260萬買1卷廁紙,300萬買10根胡蘿蔔,250萬買1公斤大米,500萬買1公斤番茄,750萬買1公斤奶酪,800萬買1包紙尿褲,950萬買1公斤豬肉等恐怖的境地。活不下去的委內瑞拉人民只能走上街頭,推翻馬杜洛政權。

委內瑞拉有90%人處於貧窮的生活。(圖:filckr)

維基資料顯示,委內瑞拉的國內生產總值在2013年至2016年間下降27%,在2016年委國開始陷入饑荒,營養不良現象席捲全國,國內90%的人口生活於貧窮線下。

在近日爆發的大規模抗議大潮下,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1月23日宣布就任該國臨時總統,挑戰自2013年上台的社會主義者、現任總統馬杜洛。

聯合國表示,委內瑞拉人逃往南美各鄰國的情況,已開始形成類似非洲饑民涉險渡過地中海,想要進入歐洲的難民潮危機。

祕魯、巴西和哥倫比亞的移民署官員,28日則在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舉行會議,討論如何應對委國經濟難民湧入邊界的問題。三國在會議後發表聯合聲明表示,目前有近100萬個委內瑞拉人進入哥倫比亞,超過40萬人抵達祕魯,但只有17萬8,000個在祕魯的人獲得合法居留或正在等候入境許可。

(責任編輯:陳靖宇)

更多:

分類: 要聞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