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許久前就知道,喙鯨若受到海軍聲納干擾,就會衝上岸,擱淺沙灘、痛苦而死;牠們何以如此?科學家現在有了答案:這是因為牠們得了俗稱「潛水夫病」的「減壓症」。

據中央社報道,英國皇家學會報告生物科學版(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今天發表的解釋,乍看之下讓人難以置信。

經過數百萬年演化,鯨魚進化成精準潛水的機器,可以一口氣潛入水面下好幾公里,深入伸手不見五指的海中獵食。

技術如此嫻熟的深海潛水員,為何會落到讓氮氣泡毒害靜脈的下場,彷彿新手潛水夫那樣,一口氣太快浮出水面,以致罹患減壓症?

答案很簡單:聲納真的、真的會嚇到喙鯨,特別是科氏喙鯨(Cuvier’s)。

研究主要作者、西班牙拉斯帕馬斯大學(University of Las Palmas de Gran Canaria)動物衛生研究所(Institute of Animal Health)研究員貝爾納多迪季羅斯(Yara Bernaldo de Quiros)表示,在聲納出現的地方,牠們受到壓力,拚了命地游離聲源,改變潛水模式。

這種壓力反應壓倒了潛水反應,讓鯨魚累積氮氣,就像打了腎上腺素那樣。

其中一種聲納特別會讓喙鯨亂了套。

那就是1950年代發明、用於偵測潛艦的中頻主動聲納(mid-frequency active sonar, MFAS)。這種聲納主要用於海軍巡邏與演習,美國與他們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盟邦用得特別多。

1960年左右,船隻開始以大約5千赫(kHz)的頻率發送水下訊號,從那時起,喙鯨就開始出現大量擱淺事件,特別是在地中海地區。

1960至2004年間發生121件這些所謂的「非典型」集體擱淺,至少40件與海軍活動時間和地點密切相關。

這些事件都不是老病的鯨魚單獨擱淺,也不像2018年11月200多頭領航鯨集體擱淺紐西蘭事件。

那段時間發生的擱淺,都是一小群喙鯨在一到兩天內被沖上岸,擱淺距離相隔不超過數十公里。

最致命的事件在2002年北約海軍活動期間,36小時內,有14頭喙鯨擱淺在西班牙加納利群島(Canary Islands)。

貝爾納多迪季羅斯表示,聲納部署數小時後,鯨魚開始現身海灘。

表面上,這些鯨魚沒有生病或被傷害的跡象,牠們體重正常,皮膚沒有損傷或感染。

但牠們的體內就不一樣了。牠們的靜脈充滿氮氣氣泡,大腦也有出血。

解剖後,也在牠們的其他器官、脊椎和中樞神經系統發現損傷。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