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周五(3月15日)首次使用了他的總統否決權,推翻國會周四的決議,堅持保護他為解決美國南部邊境危機而發布的國家緊急狀態令。

周五在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里,在執法官員以及孩子被非法移民殺害的父母們的陪同下,川普總統簽署了他上任後的第一個總統否決令。

川普說:“國會有自由通過這項決議,我有責任否決它。”

周四(14日)的時候,國會參議院以59對41票的結果通過了由眾議院民主黨人發起的一項決議 —— 取消川普總統在2月15日宣布的國家緊急狀態令。

川普總統一直希望獲得57億美元用于在美國南部邊境建立隔離牆,以阻擋非法移民、毒品和犯罪分子流入美國,但是民主黨人不承認邊境存在危機。在川普總統和國會之間35天的政府關門僵局後,國會只給批准了不到14億美元。因此,川普總統宣布了“國家緊急狀態”令,這可以讓他總共獲得81億美元用于邊境建牆。

多方輿論認為,雖然眾議院民主黨人還要儘力阻擋川普總統的邊境緊急狀態令,但是國會不太可能得到三分之二議員的票數再來推翻川普總統的否決令,下一步將是法庭上見了。

在周四的參議院投票中,有 12名共和党參議員加入民主黨一起反對川普總統的緊急狀態令。他們的反對意見不是像民主黨認為的“不存在邊境危機”,而是認為不能讓總統的權力過於擴張。

在周五的簽字儀式上,川普總統嚴厲批評了國會昨天的投票決議:“國會通過了一項危險的決議,如果簽署成為法律,將會使無數美國人處于危險之中 —— 非常嚴重的危險之中。” 川普並說:“作為總統,保護國家是我的最高職責。”

2月份,有超過7.6萬名非法移民抵達美國南部邊境,有超過4萬名非法移民從南部邊境進入美國,另外還有100萬外國人正在趕往美國邊境,準備非法入境。

今年邊境拘留的非法移民數量是上一財年的三倍,給邊境資源帶來巨大壓力。每年,美墨南部邊境都是毒品、非法藥物的主要交易地區。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美國人因為藥物過量死亡。2017年就有超過7萬人因此喪生。過去的兩年,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已經逮捕了26.6萬名有犯罪記錄的非法移民。

在過去10年里,與美國邊境有關的庇護申請增加了近百分之2,000。

川普說:“目前南部邊境局勢造成了安全問題以及人道主義危機。這會威脅到我們國家的核心利益,已經構成了國家緊急狀態。”川普總統強調,美國南部邊境的局勢是“一場巨大的國家緊急狀態”,他還繼續指出美國的移民制度“已經超越了破裂點”。

根據本台記者馨恬之前採訪過的兩位華府智庫專家,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前外交官、華府外交專家艾麗西亞·堪琵(Alicia Campi)博士和華府國際顧問公司總裁、美國前副總統切尼的副國家安全顧問葉望輝(Steve Yates)先生,他們都認為,邊境危機的實質是美國移民制度的問題,而國會在幾十年的時間裡沒有盡到職責改革移民法,現在川普總統的所為是在強迫國會面對問題,強力推動國會去真正改革移民法,但是在國會無所作為時,川普總統自己先動手宣布國家緊急狀態,解決迫在眉睫的邊境危機問題,這不是川普總統的錯。

在白宮橢圓辦公室見證川普總統簽署否決令的,除了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的執法官員和遭非法移民殺害的受害者家屬,還有副總統彭斯、司法部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以及加州高強度販毒區(The High Intensity Drug Trafficking Area,簡稱HIDTA)主管大衛·金(David King)。

周五,川普總統在簽署否決令前還發推文感謝昨天沒有加入民主黨投票阻擾他的共和党參議員:“我要感謝所有勇敢地投票支持強邊境安全和邊境牆的偉大的共和党參議員。這將有助於阻止犯罪、人口販運和毒品進入我國。等着看吧,當你們回到你們自己的州時,選民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愛你們!”

自1976年頒布《國家緊急狀態法》以來,美國歷屆總統宣布了近60個國家緊急狀態令,現在有31個國家緊急狀態令仍處在持續有效期。

(轉自:希望之聲)

更多:

分類: 要聞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