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要:

– 超過 15 名記者、數名美國政府官員和多名立法議員在 2016 年總統選舉期間或過後不久獲得或曾經接觸斯蒂爾編寫的「川普檔案」

– 福森公司和斯蒂爾大規模散播這份檔案,使該文件所含的毀謗性指控獲得媒體刊登。

– 最新公布的法院文件顯示了這場舉動的規模有多廣。

上週,一起涉及斯蒂爾所編寫「川普檔案」的法律訴訟公開了法律文件,揭露新的詳情,解釋了將這份惡名昭彰的反川普報告對媒體及在聯邦政府內廣為散播的活動。

福森公司和該檔案作者斯蒂爾將該檔案植於記者與政府官員手中的種種過程已經廣為所知。該公司創辦人格倫•辛普森曾經描述斯蒂爾和華盛頓特區記者在 2016 年總統選舉前進行的數次會面。據報導,斯蒂爾和辛普森也見了一些政府官員,以確保斯蒂爾未經證實的調查結果能夠被聯邦政府接觸到。

美國資深參議員麥凱恩的長期合夥人克瑞默的證詞更披露多次與記者們與政府官員之間的聯絡。克瑞默於2017年12月13日發表的證詞於今年3月13日公布,一起公布的還有其它文件,這些文件來自另一起針對 BuzzFeed 新聞、且同樣涉及該檔案的訴訟。

福森公司和斯蒂爾將這份檔案交給政府官員,成功誘使記者們對此撰寫相關報導,散佈該檔案未經證實的種種指控。

中招的媒體包括雅虎新聞、《瓊斯夫人》調查雜誌、CNN 和 BuzzFeed 新聞,這些媒體報導的並不是檔案所包含的指控,而是美國聯邦政府官員曾處理該文件的事實。

下文將說明斯蒂爾、辛普森和克瑞默與政府官員和媒體的所有接觸。

福森公司與斯蒂爾曾接觸美國政府官員。

辛普森和曾任職於英國軍情六處的斯蒂爾分別與兩名政府官員接觸,以散播該檔案。

2016年7月30日,斯蒂爾與司法部官員歐爾和其妻子兼福森公司合約員工妮莉見面,以提供他在調查中收集到的部分信息。

辛普森則在2016年8月22日與歐爾見面。歐爾於2018年8月28日向國會供稱,辛普森告訴他,川普的競選團隊和克姆林宮之間可能有中介。兩人在2016年12月10日再次會面;歐爾指出,辛普森當時交給他一枚他相信存有該檔案副本的記憶卡。

斯蒂爾則在2016年夏天和跟前美國國務卿克里有密切聯繫的國務院官員喬納森•維納見面。他向維納透露自己所收集到的信息,而維納將這些信息寫成兩頁長的摘要,交給國務院的其他官員。

辛普森在2016年9月19日至22日之間給維納發了電郵,要求緊急和他通電話。後來的報導指出,維納是雅虎新聞記者伊斯科夫的消息人士,後者也是首篇披露該檔案對川普競選顧問卡特•佩奇的指控的新聞報導作者。

美國聯邦調查局嚴重依賴該檔案,在《外國情報監視法》下獲得四份針對佩奇的搜查令。

維納不止從斯蒂爾一人收取情報,更給這名退休間諜提供了希拉蕊•克林頓的親信布盧門撒爾和科迪•希勒收集的醜聞。布盧門撒爾給了維納一份希勒所寫的報告副本,該報告所含的指控和斯蒂爾的檔案相似。維納將該報告交給斯蒂爾,斯蒂爾則把它轉交給聯邦調查局。

辛普森和斯蒂爾聯絡記者

從2016年夏天開始,辛普森聯絡了數名頭號國家安全記者,以安排他們跟斯蒂爾見面。據報導,他還向 ABC 新聞記者布萊恩•羅斯透露了一名在白俄羅斯出生的商人的相關消息,後者被認為是「川普檔案」的主要消息來源。

據《俄羅斯輪盤》一書指出,辛普森向羅斯透露,一名叫米利安的神秘商人曾在接受訪問時聲稱自己和「川普世界」有關係。羅斯在2016年7月29日用錄像訪問米利安,問了後者數道問題,反映該檔案所作出的指控。

辛普森也安排斯蒂爾在2016年9月中旬和數名記者見面,包括雅虎新聞的伊斯科夫、《紐約客》雜誌記者梅爾、《華盛頓郵報》的湯姆•漢木博格和羅莎琳•赫爾德曼,以及《紐約時報》的邁爾斯和李克特布勞。

斯蒂爾則在2016年10月跟《瓊斯夫人》雜誌記者寇恩見面。後者在2016年10月31日刊登了一篇基於該檔案的報導,然後將檔案副本交給時任聯邦調查局法律顧問詹姆斯•貝克。寇恩希望貝克可以透露聯邦調查局是否正在對該檔案所做的指控展開調查,但貝克向國會表示,他並沒有給寇恩提供任何信息。

貝克也會見了代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雇用福森公司的博欽律師事務所律師邁克爾•蘇斯曼。蘇斯曼給貝克提供了和通俄門調查有關、卻沒有出現在該檔案中的信息。

他也對《Slate》雜誌的佛蘭克林•富爾和《紐約時報》的記者們提供了類似的信息,兩家媒體事後刊出報導,指川普集團的伺服器可能和該檔案點名的俄羅斯阿爾法銀行有連結。兩部伺服器之間被指存在的通信至今尚未獲得證實,且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川普檔案」成為多篇新聞報導的誘餌

伊斯科夫所寫的報導以美國政府正在調查「川普檔案」對佩奇的指控為線索。伊斯科夫以此為引,列出該檔案對這名前川普競選助手的指控,不管這些指控是否出於事實。

聯邦調查局引用了伊斯科夫的報導,申請對佩奇進行監察。佩奇曾是川普的競選顧問,據該檔案指出,他是川普競選團隊和克姆林宮的中間人。

這份檔案本身是根據一系列新聞炒作出爐的。

CNN 於2017年1月10日報導,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和當時當選總統的川普在2017年1月6日聽取了該檔案的部分內容。CNN 報導了這場簡報會,並指川普獲得通知,俄羅斯可能會使用特定指控對他進行勒索。

BuzzFeed 在一小時後跟進了這份報導,借用 CNN 的新聞炒作來刊登該檔案的全部內容。

據後來公開的手機短信顯示,聯邦調查局則打算透過公開該檔案牟利。

曾主持通俄門調查的反間諜官員斯特克在 CNN 刊出該報導後發送信息給聯邦調查局的律師麗薩•佩齊,內容如下:「嗨,讓我知道什麼時候能跟妳通話。既然報導出來了,不如我們來討論,能不能拿它當前提來審問一些人。」

在此之前,聯邦調查局曾暗中對川普的競選團隊展開調查。在川普於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任之前,他被審問的關係人寥寥無幾。

2017年1月27日,聯邦調查局探員在喬治•帕帕佐普洛斯位於芝加哥的住宅現身。這些探員本來對喬治問起了米利安,後者被指是檔案內容的消息來源,於2017年7月15日主動聯絡喬治。

辛普森和斯蒂爾利用麥凱恩接觸科米

克瑞默在2016年11月18日舉行的哈利法克斯國際安全論壇上首次得知「川普檔案」的存在。斯蒂爾公司的非正式顧問安德魯•伍德爵士向克瑞默透露這份文件,並提議後者把它分享給麥凱恩。

克瑞默於2016年11月28日前往倫敦會見斯蒂爾。兩人在那裡安排各種事項,讓克瑞默從辛普森處獲得該報告的實體副本。

克瑞默獲得該文件之後,將它分享給多名記者,當中有些是在斯蒂爾的指示之下。

根據克瑞默的證詞,他分別為以下記者提供了一份檔案副本,或者在他們面前展示該檔案:來自《衛報》的朱利安•博格;《瓊斯夫人》雜誌的寇恩;ABC 新聞的羅斯和馬修•莫斯克;麥克萊契新聞網的彼德•史東;《華盛頓郵報》的漢木博格、赫爾德曼和海亞特;美國國家公共電台的鮑卜•利特爾;《華爾街日報》的亞倫•庫里遜;CNN 的卡爾•伯恩斯坦以及 BuzzFeed 新聞的肯•本辛格。

克瑞默供證時表示,寇恩和博格想要借用麥凱恩和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會面的新聞來炒作,以繼續刊登該檔案的內容。他說,這兩名記者透過某種途徑,得知麥凱恩即將和科米見面。

克瑞默也表示,斯蒂爾要求他和 BuzzFeed 的本辛格和 CNN 的伯恩斯坦見面。他在2016年12月28日會見了本辛格,後者當時拍攝了該檔案的照片。數天後,克瑞默在2017年1月3日或4日會見了伯恩斯坦。

這份檔案也順利進入聯邦國會議員的手中。前美國參議員瑞德被指在2016年8月獲得了關於該檔案的部分資訊。他在2016年8月25日寫信給科米,提到川普的關係人可能與俄羅斯間諜有秘密聯繫。科米之後單獨會見了前中情局局長布倫南。

克瑞默也給伊利諾伊州共和黨眾議員金辛格和前眾議院議長瑞安的幕僚長提供了該檔案的副本。

其他國務院的關係人

維納並不是國務院唯一從斯蒂爾那裡獲得信息的官員。

克瑞默供證時表示,麥凱恩要求他會見了維多利亞•紐蘭,後者當時是國務院負責歐洲及歐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克瑞默也會見了當時擔任美國安全委員會俄羅斯與歐亞大陸高級主任的西莉斯特•沃蘭德爾。

克瑞默表示,麥凱恩要求在會見科米之前,先與這兩名官員會面,作為「盡職調查」的一部分。

紐蘭自2016年開始便數次接觸過斯蒂爾和「川普檔案」,並批准聯邦調查局探員蓋達在2016年7月5日於倫敦和斯蒂爾見面。蓋達和斯蒂爾曾在多年前合作,調查國際足總內部的賄賂行為。

維納也曾就斯蒂爾提供的信息聯絡紐蘭。紐蘭和維納都表示,紐蘭建議將這份信息交給聯邦調查局。2018年6月,紐蘭對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供證,指斯蒂爾於2016年10月到訪過國務院。

(編輯人:昕昕)

更多:

分類: 要聞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