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陳妤恩/綜合報導

選擇在平成結束這一年,為自己的棒球生涯劃下句點,效力美國職棒大聯盟西雅圖水手隊的日籍球星鈴木一朗,在21日宣布退休,結束日本職棒9年、美國職棒19年的奮鬥人生。日媒稱他為「持續努力到最後的天才」,但他曾說過,「「如果大家認為不努力也有成就的人是天才,那我不是天才;如果努力之後完成一些事的人被稱為天才,我想我是天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自律,才是他完成多項創舉的原點。

西雅圖水手隊的鈴木一朗21日宣布退休,結束28年美日職棒的璀璨生涯,但他對棒球界的影響,並不會因此消失,生涯創下的多項紀錄,未來也很難被突破,或是有任何一位「單一選手」能同時做到。

在賽後舉行的記者會上,他表示:「我以今天這場作為最後的比賽,為職業生涯畫下句點,就此退休。最後能穿著這身球衣,迎接這一天,我感到非常幸福。」他也表示不可能後悔退休,為了留下結果,不能說我比別人努力,但至少能說,我以自己的方式努力了。

鈴木一朗曾創下多項紀錄。(表:陳妤恩整理)

因為很少將感情表露於外,一朗也曾被部分美國媒體揶揄,明明隊友們都知道一朗的英文已經很流利,但他仍然堅持請翻譯,為了避免在語義上讓媒體們產生誤解,這就是他細心謹慎的地方。

美國ESPN作家湯普森(Wright Thompson)曾花5天時間隨身採訪一朗,文中提到隊友分享一朗如何地「惜物」,包括每天使用的手套及球棒,他用訂製的盒子裝球棒,以保持球棒免於受潮;從小聯盟時期開始,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揮棒10分鐘,或是提早起床,天還沒亮就訓練,每次踏上球場前,他也會仔細擦亮他的手套,從不間斷。

在今年春季體檢時,一朗的體脂率只有7%,全隊最低。(圖:翻攝自推特)

一朗對自我要求相當高,不但空運專屬訓練室到美國,生活作息相當規律,可以連續七年的中餐都吃咖哩飯,他也曾經說過「我相信繞遠路是成功的捷徑,而且我一直這麼做。」他嚴謹到「龜毛」,但他總是在自信中充滿謙遜,也是被人稱為「朗神」的原因。

鈴木一朗從3歲就深受父親嚴格教育,教右撇子的一朗用左手打擊,在附近的公園,每天做一樣的事情,傳球50次、打200球、守備練習50球,在小學六年級時,一朗在作文「我的夢想」中,就寫出自己未來想要打職棒,以加入西武獅和讀賣巨人為目標,甚至連入團加盟的權利金額都寫出來。高中時就住校的他,也曾被其他隊友出賣,透露出一朗不喜歡吃青菜、偷偷塞給旁邊人吃的小故事。

1994年和2019年的鈴木一朗。(圖:翻攝自雜誌「虎虎虎」及MLB臉書,合成)

一朗只有5尺11寸(約180公分),175磅(約79公斤)的體重,不同於多數球員選擇在健身房訓練,一朗的訓練卻著重於靈活性與柔韌性,他以極佳的視野、靈活的應對方式,都造就了這名球員的偉大。

記者也是「朗神」的死忠球迷,每個精彩的瞬間,都有留下紀錄。(圖:記者陳妤恩/攝影)

不論是驚人的成績,還是他對任何事務的態度,都讓他成為一代傳奇,一朗也曾在1999年來到台灣,參與921地震的3場賑災義賽,也是目前為止、唯一一次「登陸」台灣。沒有人能抵抗歲月的流逝,謝謝一朗寫下美國及日本職棒的歷史傳奇,也希望他未來同樣精彩。

(責任編輯:陳靖宇)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