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探討了美國當前的社會現象,和支持川普總統的原因

–如果你注重工作,經濟,社會安全,請支持川普

–如果你支持吸毒,支持非法偷渡,支持男人進女廁,支持亞裔細分,支持加稅,支持釋放罪犯,還支持他們從監獄裡投票,你可以投民主黨。

接上文

四、養懶漢的福利政策導致社會道德價值觀丟失和福利的濫用

社會是應該關心窮人,但是社會也必須有教導羞恥的教育。有能力工作的人還依靠著社會福利在養活自己,應該有羞恥的感覺。現在社會沒有恥辱的感覺,我窮我光榮,顧先生以糧食券為例,在拿糧食券買東西的時候可排另一行隊伍,與有上班的人分開排隊,這樣可節省上班族的時間。又譬如社福提供的住房可以蓋在離紐約市區70英里外的地方,對於無工作領社會福利的人來說,因不需要上下班通勤,就不必要住在曼哈頓中城,如此也可以減少市區的擁擠度。

目前紐約市每年花在每個無家可歸人士身上的錢,遠遠超過紐約市收入中位線,紐約總共有6萬9千多個遊民,最近在皇后區大學點要建一個庇護所,為200個無家可歸的男性提供住處,費用是一年900萬,平均一個人每月要4000元。

那麼是否可以直接給這些人每月4000元,讓他們直接找房子住呢?回答是不行,因為給了他們錢,他們會花掉,然後繼續做遊民,顧先生認為這些人不是我們這個社會應該真正幫助的人,是這個社會沒有了恥辱感。民主黨為了拉選票,拿國家、人民的前途賭上黨的利益,這也是顧先生支持川普的原因。

一名來自紐約華人社區的陳女士,也站出來支持川普總統。作為一名殘障人士,同時又是美國健康保險福利計劃Medcaid和Medicare的受益者,陳女士為什麼要支持川普總統呢?因為她看到了很多福利被濫用的情況。

她在老人中心裡,看到很多人在美國沒有過一天活,甚至一個小時都沒有,這些人在中國國內有些是教授,有些是專家,有些是中共的幹部,他們拿著中共非常優厚的退休金,在這裡隱瞞收入不報,在美國吃美國的福利,這種行為在她認為就是蛀蟲!

美國有非常好的度,它給有能力的人,有知識、有文化的人提供公平的競爭平台,大家在一個起跑線上,你可以創造財富,同時它的福利政策向弱勢群體傾斜,給一些失去勞動能力的人,給一些需要幫助的人一些福利,來維持社會的平衡,這樣就能夠使一個社會非常穩定和諧的發展。可是這樣的政策卻活活被濫用了,陳女士因為反對濫用福利,所以她站出來支持川普總統。

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 (CAFT)

Grace,一位開辦了10年補習學校的女士表示,她是很晚出來挺川普的,一開始她也和很多新移民一樣,考慮自己的報稅,怎麼樣可以省稅,怎麼樣可以變成低收入,怎麼能拿點福利,她所開辦的補習學校中有90%的學生都是來自中國的新移民,他們的父母要打工,小孩就來上補習學校,Grace發現他們什麼都是免費的。

他們可以拿著政府發放的糧食券去超市裡面買很貴的食物,到月底的時候還要去買5隻大龍蝦,因為如果不用完糧食券上的金額,下個月就可能被減少糧食券的金額。

有一次Grace去看眼科,要買一眼藥水,這個藥保險公司不給付,需要自費99元,當時她的學生就說,他們家裡有的是這種藥水,可給她兩支,Grace很疑惑難道不要錢嗎?學生告訴她,她們每次看近視眼,醫生都會開這種藥,不需要花錢的。

從這一點看,Grace認為一人一票已經走到盡頭,因為美國目前窮人最多,富人不多,但富人可以合理避稅,所以兩大群體基本都不納稅,而只有中產階層是利益付出者。所以很多窮人和富人都會支持民主黨,其實窮人支持民主黨的結果,只會使貧窮加劇。

奧巴馬擴大低收入人群的條件限制,使更多的窮人得到了低保福利,但這個並沒有使這些窮人生活的更好,經濟的停滯反而使他們越加找不到工作,缺乏勞作和運動也使這些不勞動者的健康狀況惡化。用中國古人的話講,就是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紐約挺川華人冒著嚴寒為支持川普的紐約共和黨競選人助選(劉聽濤提供)

五、人口結構的改變是不可逆轉的

已去世的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講過一句話:女人的子宮是穆斯林征服世界絕對的大殺器,勝過任何核化武器。信奉真主的卡扎菲曾宣稱:「已有很多跡象顯示,真主將引領伊斯蘭在歐洲獲得勝利——不是用刀,也不是用槍,也不用征伐;在未來幾十年,五千萬穆斯林進入歐洲,會把它變成伊斯蘭的洲際大陸。」(本文摘自天涯社區,作者荷池風,原題為《歐洲的淪陷:穆斯林用女人的子宮征服世界》)。大規模的移民潮、難民潮,導致的人口結構的改變是不可逆轉的,很可能打破已形成的社會平衡。

歐洲的淪陷和穆斯林化,也是值得美國借鑒的。 2016年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後一次選出保守派總統的機會,如果失去這次機會,由於移民政策和各民族生育率的巨大差異,會導致人口結構發生不可逆轉的改變。拉美化和低端人口的增長將使美國永遠失去保守派贏得大選的機會,2016年美國的傳統藍領工人因為看到了這點,紛紛出來投票,選出了自己的草根總統,美國迎來了再次強大的機會,這是改變移民政策,控制人口結構的最後機會,否則美國的墜落會隨著人口結構的變化而變得無法逆轉。

紐約挺川華人冒著嚴寒為支持川普的紐約共和黨競選人助選(劉聽濤提供)

六、艱難的中產階級和藍領工人

Grace談到她的先生是西方人,是IT工程師和建築工程師,Grace算了筆帳,美國的中產階級人口最多的區段是年薪10萬到25萬,但是Grace算過以他們月收入2萬來說,都算是月光族,如果付35~40%的稅,到手的錢也只剩1萬2000元到1萬3000元。

一家人的醫療保險一個月1000多元,每個人一部最便宜的豐田汽車,車貸、保險、維修和汽油加在一起,每月最少也要700元,4輛車就是2800元,長島的地稅是一年1萬5000元,每個月就是1250元,家三個小孩在讀大學,每月給三個孩子付的生活費加房租,總共要5000元,這些硬性開銷加起來,每個月就要10050元,還不包括房屋的保險,剩下可用的生活費就只剩2000元左右。小孩的學費還要自己向政府貸款。

算完帳之後她覺得嘛要讀書呀,欠了一屁股的債,生小孩還要給孩子存529教育基金。作為民主黨的友人勸她說,想開點,想想你納的稅養活了多少窮人的孩子上大學,接受良好的教育,但Grace覺得,自己如果有錢,為什麼不把自己的小孩先培養成精英呢?這個和人性完全是矛盾的。

一位在唐人街做房地產很成功的華人對Grace說,他做過一個調查,一個護士一家四口,兩個小孩,很正常的家庭組合,現在隨便在唐人街找一個領低保的四口之家,要比護士的四口之家賺的錢多,這就很不合理了。

比如那些領低保的人群,他們有錢站在大街上不做事,去抽12元一包的香煙,住的是免費的Section 8的房子,Grace當時只是覺得不合理,只是在想怎麼樣才能拿到這樣的低保,但2016年,她有機會帶著中國來的朋友去考察美國東北部的一些油井,她去了鐵鏽帶,她去了一些石油重鎮,在我們的觀念中石油就是富的流油,應該是很賺錢的,但那裡都是很破舊的房子、破的汽車,以前運石油的那些鐵路和煉油廠全部生鏽關門了。

她覺得很奇怪,就問當地人,當地人告訴她,因為奧巴馬的政策,奧巴馬的嚴格環保要求,技術投入也不允許,所以那些油井只能廢棄。其實一個環保項目就能導致600萬美國的礦業工人和石油工人失業,所以川普說全球變暖是一個謊言,也束縛了很多美國行業的發展,Grace特意為了這句話去找了一個很有名的科學家來求證這個問題,這位科學家說全球暖化確實是謊言。

Grace說我們現在不都是覺得天氣變熱了嗎?科學家的解釋是地球正處在冰河時期的一個週期裡面(出現冰川,慢慢變暖的一個週期),在一個冰河期的循環裡面。這是正常的。全球變暖是政客用來糊弄人的,我們研究科學的是用數據來說話的,所以Grace就開始堅決挺川了。 Grace還說她來美國16年了,長島鐵路到現在還在修,這樣磨洋工,這樣國家怎麼能強大。

一位18年前在一家醫院工作的華人社工,她的工作就是讓每一個病患安全的出院,她曾經經歷過一個病房中4位老人,其中3位老人都沒有為美國做過一天的貢獻,一個是中國人,60多歲來到美國,沒有工作過一天,他有護理員,當他出院的時候,他的護理員來接他,還有公家派車;還有一個西班牙人,也是一生沒有在美國做過貢獻,他生病了,他也有護理;還有一個黑人,一輩子沒有工作過;另一位是一個83歲的白人,他一生為美國國家做貢獻,而他的退休金只有1500元,他做了一個髖關節的手術,他不是白卡,要自負很多錢,Medicare又不允許他呆很長時間,結果他就不得不回家,回家的時候別人都有護理員配的車來接,他因為收入很低,又沒有低到可以領Medcaid的程度,他老伴也沒有車,當時老伴來接他,就是坐著公共汽車回家的。

這個事情,長期以來一直縈繞在這位社工的心裡,做手術的老人是最需要幫助的,結果其他沒有做手術的人都得到了幫助,而只有他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幫助。目前的Medcaid不僅使很多低收入者能夠免費就醫,甚至他們就醫來回搭計程車的費用都可全額報銷,比如住在距離紐約市1個半小時車程的的Medcaid受益者,每週一次來紐約市接受戒毒治療,不僅治療免費,而且他可以包出租車,全程接送他,這400多元的車資也可以報銷,試想哪一個購買商業醫療保險的中產階級會這樣自費花錢,放著火車不坐,奢侈到搭計程車來看病?福利濫用程度可見一斑。

接下文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責任編輯:昕昕)

更多:

标签: 分類: 要聞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