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檢察官穆勒花費 22 個月,調查美國總統川普當時的競選團隊是否與俄羅斯勾結,影響 2016 年總統選舉結果。

他的結論是:沒有勾結成分。

巴爾最終宣布川普並沒有違法,很快引來民主黨眾議員的批評,指川普脫不了罪責。

以下是調查結果的數項重點:

川普競選團隊未與俄羅斯合謀

穆勒明確表達了這一點。

巴爾引述了穆勒的機密報告,指這場調查「無法證明川普競選團隊的成員在俄羅斯政府干預選舉時,與對方勾結或相互協調。」

這項結果對日日把「沒有勾結」掛在嘴邊的川普而言意味著勝利。

不過,這封信並沒有提供更多詳情,而巴爾表示,他必須徵詢穆勒跟其他司法部官員的意見,以公布穆勒機密報告的更多內容,或穆勒在調查中所獲得的資訊。

無法證明是否妨礙司法公正

穆勒不願斷言川普是否妨礙了司法公正,並決定不作出「是或否」的判斷。

穆勒在報告中寫道:「這份報告沒有得出總統犯下罪行的結論,但這不表示,它代表總統無罪。」

相反的,穆勒列出了正反兩面的證據。

巴爾表示,穆勒沒有得出答案,總結他眼裡「關於總統的行為和意圖是否能被視為妨礙司法公正的法律和事實難題。」

巴爾決定不起訴川普妨礙司法公正

巴爾表示,由於穆勒沒有提出建議,他決定插手。

巴爾被川普任命為司法部長。他表示,他和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決定,沒有充足的證據能夠證明川普妨礙了司法公正。

巴爾表示,他們基於穆勒的調查結果而作出這項總結,而不是反映司法部的觀點,認為在任的總統不能夠入罪。

他確認川普的做法不足以妨礙司法公正,且沒有足夠的證據顯示,他懷著「腐敗的意圖」做出這些行為。

巴爾也指出,川普並沒有涉及任何潛在的罪案。

須有充分證據才能起訴川普勾結

巴爾這封信揭示了穆勒如何處理「川普競選團隊有沒有與俄羅斯勾結」的問題。

在調查美國人是否犯下與俄羅斯干預選舉有關的罪行時,穆勒尋找的是川普的競選團隊與俄羅斯政府之間「不成文」或「明確」的特定協議。

巴爾表示,調查團隊並沒有找到這類證據,但他在信裡證實了川普的競選團隊跟俄羅斯之間的一些接觸,並指出穆勒發現「與俄羅斯相關的人士提出多項提議,以協助川普競選。」

法院文件也顯示,穆勒發現一名馬爾他籍教授告訴川普競選團隊中的外交政策顧問,俄羅斯握有克林頓電郵醜聞的證據,這則訊息更被傳遞了數週,直到民主黨人的電郵外洩的消息公開為止。川普也在競選期間試圖與俄羅斯達成商業交易,他的私人律師更為此與克里姆林宮官員討論相關計劃書。

不過,據穆勒表示,涉及此事的美國人並沒有觸犯法律。

(編輯人:昕昕)

更多:

分類: 要聞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