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福斯新聞頻道主持人史蒂夫.杜斯輕鬆地朝鏡頭舉起一份《紐約時報》,說該報關於特別檢察官穆勒對通俄門調查結果的頭條「搞不好殺死了得敲下這些字句的傢伙。」

穆勒日前總結了調查,表示並未查到美國總統川普和他的競選團隊與俄羅斯勾結,以贏得 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的證據。隨著這則重大新聞進入高潮,在典型的靈魂探索、或簡單的復仇慾望驅使之下,新聞從業員的表現很快成了話題。

大家都在討論:有些新聞機構是否對川普可能與俄羅斯勾結花費太長時間、或者太快作出結論?

The letter from Attorney General William Barr to Congress on the conclusions reached by special counsel Robert Mueller in the Russia probe photographed on Sunday, March 24, 2019. (AP Photo/Jon Elswick)
圖為 2019 年 3 月 24 日,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就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結果,向國會提供諮詢的信件。(美聯社照片/Jon Elswick)

福斯分析員兼前華盛頓分社社長休謨對此表示:「這是我人生中最糟的新聞界災害,而我加入這一行已經大約 50 年。我從沒看過這樣糟的東西持續這麼久。」

《國家評論》雜誌抨擊 CNN 和 MSNBC 電視台定期採用《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將這些報導炒作成話題新聞。該雜誌表示,一些涉及這些報導的人士應該承認自己犯錯,但這些人估計不會這樣做。

川普週一則在推特上轉發《福斯與朋友們》節目中的一小節,名為《間諜門:對川普的名譽中傷》。

一些自由派人士,如葛倫.葛林華德也批評了這些媒體的做法。他表示,MSNBC 主持人收取的金錢「無法抹消他們每天在電視節目中扮演的角色,操縱人們的恐懼,並散布虛構的陰謀論來獎勵他們。」

記者馬特.泰比指責數名記者與政治評論員編造了太多無法前後連貫的詳情,並撰文表示,大多數美國人將不會相信任何對川普的指控。

他寫道:「你們究竟有多冥頑不靈,才沒發現所報導的新聞並不符合觀眾的期待,令你們看起來很糟?」

CNN 和 MSNBC 的代表週一拒絕針對他們的報導發表評論。

不過,也有人為這些媒體辯護,認為不應該一竿子打翻全船人。他們表示,在這起涉及數百萬美元、針對一名總統是否跟外國勾結來影響全國選舉結果的調查面前,許多記者都無法抵擋這種誘惑。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瑪格麗特.沙利文撰文表示,如果記者沒有深度挖掘俄羅斯與川普的合夥人、包括他的兒子們之間的關係,美國人會陷入更糟糕的後果。她堅稱,穆勒的調查結果並不意味著這些報道並不屬實。

沙利文擔心輿論反擊會導致一些新聞媒體在報導關於總統的新聞時採取更溫和的作風。她表示,媒體不應退縮,但與此同時,他們應該用更多時間來關注美國人關心的課題,如醫療制度和國內經濟。

賓州大學安納博格公共政策中心主任兼大眾傳媒教授凱瑟琳.霍爾.賈米森表示,期望媒體不積極報導這起事件是不合情理的。「他們正在報導一段調查過程,而這段過程正在提供日常新聞,包括提出指控。」她說。

川普顯然也將這個話題銘記於心。他多次在推特上發表「沒有勾結成分」字眼,更派出代表律師朱利安尼接受媒體訪問,以討論這件事情。

湯姆.貝泰格曾擔任新聞節目《夜線》的執行製片人,如今在馬里蘭大學擔任新聞學教授。他認為,所有記者與新聞機構應該撥出時間來檢查他們的報導,但他們不需要道歉,因為跟造成伊拉克戰爭的系統性敗筆比起來,任何個別的疏失只是小巫見大巫。

他表示,大多記者並不知道穆勒會查出什麼樣的結果,這一點也清楚反映在他們的報導中。

撰寫《網絡戰爭:俄羅斯黑客和網絡小白如何幫忙選出總統》一書的賈米森則指責媒體不夠關注俄羅斯在 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真正的行為,並呼籲從政者不要重蹈覆轍。

她說:「我不知道媒體下一次面臨黑客攻擊的時候會做些什麼。」

(編輯人:昕昕)

更多:

分類: 要聞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