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檢察官穆勒日前呈交了他的調查報告。經過為期兩年的調查、花費大約 4000 萬美元後,「通俄門」被證實是假消息。

穆勒沒有查到相關證據,證明川普的競選團隊與俄羅斯勾結,影響 2016 年總統選舉結果。這個答案令許多民主黨人相當不快。

誰才是這起事件的大贏家?當然是美國人民 —— 還有美國總統川普與共和黨。

不過,或許還有另一個人:眾議院議長佩洛西。

現年 79 歲的佩洛西已經擔任眾議員長達 32 年。多年經驗造就她靈敏的政治嗅覺,使她知道應該在什麼時候作出何種選擇。

她本月早些時候對《華盛頓郵報》表示:「我現在會給你們一些消息,這些消息我從未對其他媒體成員透露過。彈劾會造成國家分裂,所以除非有獲得兩黨支持、且非常有說服力的壓倒性證據,否則我認為我們不應該發起彈劾,因為這樣做會分化整個國家,而且川普不值得我們這樣做。」

如果不是這名議長經過時間考驗的政治直覺如此精準,以至於聞到帶動通俄門調查的不過是假消息,就是她非常清楚,帶動這起調查是她所屬的政黨利用的骯髒伎倆,而她不會、也無法掩蓋這個事實。

隨著通俄門調查結束,我們必須檢討這起令人憂心忡忡的重大內情。

包括前局長科米在內,聯邦調查局何以被希拉蕊的競選團隊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在背後資助的所謂「黑川普檔案」蒙騙,更編造川普的競選團隊與俄羅斯勾結的陰謀論?

我們情報機關的精英何以如此容易受騙?或許更令人擔心的是,他們並非受騙,而是這場騙局的一分子。

這樣的內情足夠使所有正直的美國人如坐針氈。不過,跟他們年老而充滿睿智的黨內領袖不同,許多年輕的民主黨人不肯輕易放棄。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數週前接受 ABC 電視台的節目《本週》訪問時表示,他不在乎穆勒會對該調查作出什麼樣的結論,更這樣說道:「總統妨礙司法公正的事實再清楚不過。」

假如民主黨人真的不在乎穆勒會調查出什麼結果,那麼納稅人為何要把數千萬美元花費在這起調查上面?

還有,假如川普和他的競選團隊是清白的,那川普又怎會妨礙司法公正呢?

答案當然就是:民主黨人對真相沒有半分興趣。

他們只有一個目的:中傷這名總統,盡可能製造困難,令他難以實施保守派政策。

因此,儘管穆勒已經提交調查報告,但納德勒的委員會仍然會以懷疑白宮妨礙司法公正的名義,發出傳票和索取文件的要求。

民主黨人沒有做好的事情很多,但其中做得最難看的就是失敗本身。對這些自由派而言,真相並不存在、光明正大也不存在。存在的只有政治。

希拉蕊對自己輸掉 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的最後解釋,是阿拉巴馬州、喬治亞州和威斯康辛州政府對想要登記的選民諸多刁難。

艾布拉姆斯仍然拒絕承認自己輸了喬治亞州的州長選舉,並堅稱是共和黨對選民的壓迫令自己在選舉中敗北。

佛羅里達州的參議員和州長選舉必須重新計票,原因就是輸了選舉的民主黨人不願意承認敗選。這與高爾不承認自己在 2000 年美國總統選舉中敗選,造成佛羅里達州重新計票的「懸浮的紙屑」事件非常相似。

認為俄羅斯人操縱了 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成績的想法是十分荒謬的,無論川普的競選團隊有沒有跟俄羅斯勾結也一樣。

美國的選舉制度經得起考驗,而我們有一位正在改善這個國家的總統。這卻是民主黨最不願意接受的事實。

斯達.帕克是《每日信號》專欄作者,也是都市更新與教育中心主席。

(編輯人: 岳昕)

更多:

分類: 要聞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