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檢察官穆勒日前結束調查,引發了新的猜測,認為美國總統川普可能會赦免那些在調查中被控的人士。川普一些最親密的顧問和共和黨盟友對此異口同聲,勸請川普不要採取這個做法。

他們警告,赦免這些人士能夠點燃一場政治風暴,使川普眼中的勝利時刻變得黯淡無光。

川普曾在穆勒展開調查的兩年期間考慮赦免特定人士,但據他的代表律師聲稱,川普未曾主動提到利用本身的赦免權,幫助已經認罪或被判有罪的顧問,包括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和前競選團隊主席馬納福特。

川普的代表律師朱利安尼說:「總統不會考慮赦免。他不會赦免任何人。假如這確實發生,那麼它必須是將來的事情,但沒有人可以保證或假定這件事情。當然,他有權力這麼做,但我沒有任何理由相信他會這樣做。」

穆勒的調查已在上週正式結束。根據川普提名的司法部長巴爾所提交的長達四頁的簡述,穆勒沒有找到相關證據,證明川普的競選團隊與俄羅斯政府「勾結或相互配合,」以操縱 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成績。不過,穆勒無法得出結論,判定川普是否妨礙司法公正。巴爾和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隨後決定,目前所搜集到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川普妨礙司法公正。

川普聲稱穆勒「完全證明了他的清白。」這句話成了許多右派和一些保守派的戰鬥口號,他們呼籲川普赦免那些在調查中被控的人士。

保守派團體「美國轉折點」創辦人查利.柯克在推特上發文:「川普總統應該赦免弗林上將。弗林上將掉進了聯邦探員的陷阱,後者想要對川普報仇。」他也表示,弗林需要支付 500 萬美元的法律費用。

曾擔任川普競選團隊外交政策顧問的帕帕佐普洛斯本週成為首名正式請求總統赦免的涉及人士。他去年承認自己向聯邦檢察官們說謊,沒有誠實供述他和米薩德之間的對話,因此被判坐牢 14 天。

帕帕佐普洛斯接受福斯新聞訪問時說道:「我的代表律師已經正式請求赦免。假如獲得赦免,我將對此感到十分榮幸。」

美國保守派組織「司法觀察」主席湯姆.菲頓本週發表推文,表示「必須儘快」赦免弗林。保守派線上公民記者波索比克則呼籲川普赦免其長期顧問史東,後者最近在通俄門調查中否認犯下重罪。

可是川普的盟友不同意這樣做,因為赦免這些人會造成難以想像的政治亂局。白宮助理和共和黨國會議員都勸請川普打消這個念頭,尤其當下民主黨眾議員正在繼續進行調查,而 2020 年總統選舉的戰鼓已經打響。

與川普共度上個週末的南卡羅萊納州共和黨參議員葛瑞姆週一對記者表示:「如果川普總統赦免了他圈子裡的任何一人,這不會帶來好的結果。」

包括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和前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在內,其他國會裡的盟友和川普的非官方顧問也勸告川普不要赦免任何捲入通俄門調查的人士。

自從穆勒結束調查後,川普沒有提起過赦免的話題,但據一名未獲許公開討論私人對話的白宮官員透露,川普曾經私下投訴,他的一些前助理遭到不公平對待。這名官員透露,川普曾對馬納福特表示同情,並相信他因為一系列金融方面的罪名而背叛坐牢七年多是不公平的。

川普本月在白宮被記者問及是否會考慮赦免馬納福特時猶豫了一陣子。他說:「到目前為止,我從沒考慮過這個念頭。這不是目前出現在我腦海裡的事情。」

川普週三在福斯新聞頻道上接受訪問時說:「現在我不想談赦免的事情。」不過,他在節目上猛烈抨擊了這起調查。

川普在本月早些時候聲稱,他的前代表律師科恩曾直接請求他赦免。科恩日前被判坐牢三年,罪名是違反競選的財政規定、觸犯財政法律和向國會撒謊。科恩的代表事後反駁了這個說法,同時承認科恩會在去年 4 月開放接受這個提議,當時他的辦公室和酒店房間首次遭聯邦調查局掃蕩。

川普先前未曾吝嗇於行使他的豁免權。他在上任頭兩年赦免的人數遠比最近的前任總統還要多。

他用赦免權獎勵了跟自己志同道合的盟友,特別是他認為被擁有政治動機的檢察官陷害的受害者。這些人包括曾因違反競選財政規定而被判有罪的保守派政治評論員戴蘇薩、以及曾被判藐視法庭的亞利桑那州前警長阿帕歐。這些舉措被外界認為是向其他可能協助通俄門調查的證人發出的訊息,暗示他們,只要繼續忠於川普,他們就有可能獲得赦免。

(編輯人: 岳昕)

更多:

分類: 要聞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