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周日(21日)發生白衣惡煞圍毆途人事件,警察當晚卻延誤多時才到場,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解釋是因為警方調配人手需時。但根據兩名元朗區區議員的說法,事發前從鄉事派收到消息,得悉有人將聚眾搞事,並早已通知警方。惟最終警方卻遲遲未到事發現場。中聯辦下達動員令,挑起元朗黑社會打人事件。也有分析,有人設局,這布局在香港已經走了3步,在為下一步鋪路,最有可能是一種情況。

元朗區區議員麥業成向《立場新聞》記者出示其 WhatsApp對話記錄。據截圖顯示,他周日中午十二時從朋友收到消息,指有人將會追擊黑衣者。他於是將資料轉發予元朗警區警民關係副主任。主任回覆「已安排人手應付,警方亦一直密切留意今日元朗同情況」,「有同事會在西鐵站巡邏,亦有相應部署行動」。

當晚八時半左右麥業成經過鳳攸北街,目睹有白衣人聚集。他將現場拍攝片段,通知同一名警民關係主任,要求該名主任「有事通知我」。該主任回覆:「一定,請注意安全」。直到晚上十時左右,即衝突將要發生前,麥業成致電999報警,接線生表示警方正在處理。

黃偉賢:警方周六已稱收到風

據《有線電視》及《蘋果日報》報道,另一名元朗區議員黃偉賢則在周六(20日)收到朋友消息,指有人將會動員準備搞事。他立刻聯絡元朗區警民關係組,警方亦指他們「收到風」,將會安排部署。

周日晚上八時,黃偉賢收到街坊投訴,指有人聚眾搞事,他於是再次向警方了解。警方則指已出動便衣警員處理。半小時後,街坊表示仍未見警員到場,黃偉賢再次致電警方,對方回應已有便衣警員處理事件。黃偉賢表示,由周日晚上七時半到十時半白衣人士圍毆市民前,他五度致電警方要求跟進,惟警方仍遲遲未到現場。

中聯辦下達動員令,挑起元朗黑社會打人事件

香港《蘋果日報》24日報導,此次事件中聯辦難逃干係,涉在背後下達“動員令”,命令鄉黑勢力行動。而中聯辦正是7.21元朗鄉黑暴徒襲擊市民的幕後黑手。

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黃偉賢透露,7月11日元朗十八鄉鄉事委員會舉行就職禮,成為之後暴力籠罩元朗的轉捩點。黃當日亦有出席,透露其中一個發言嘉賓正是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當時他講話講到一半,就放下手上的講稿,說聽到有人會去元朗搞連儂牆,他說相信元朗的居民一定不會給示威者進去元朗搞事。”

黃偉賢形容,這樣如同是中聯辦向鄉事派下達“動員令”,“7.21當晚襲擊行動是不是中聯辦策劃我不敢講,但動員一定是中聯辦。”

香港時事評論員陶傑認為,港府現在採用極端手段來管治香港,包括利用黑幫。

香港時事評論員陶傑:“這個很明顯是林鄭月娥身為一個行政長官,現在證明她涉黑,涉及用黑社會來統治。她覺得警方的功能不夠,所以,她可能要用一些穿白衣服的黑社會人士做她特區政府的民兵。”

香港最黑暗的一天,下一步要實施戒嚴?

世界日報分析,21日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因為這一天,港府將元朗變成無政府狀態,將管治權交給了黑社會,任由黑社會橫行,置市民的安全於不顧,讓香港回到大半個世紀前黑社會當道的世界。

特首林鄭22日下午開記者會,她被記者一再追問黑社會打人事件,卻無法解釋;她的重點是,譴責21日衝擊中聯辦的示威者,指責他們是暴徒,塗污國徽,挑戰中央權威,必須嚴懲和追究。其實包圍中聯辦的示威者,根本沒有什麼暴力,只是塗污國徽,暴力程度遠遠不及黑社會打人。

文章分析,林鄭下一步會有什麼行動?本月1日,警方擺空城計,引誘示威者進入立法會;14日,警方進入沙田商場,追打示威者;21日,警方又主動讓路,引誘示威者由灣仔一直走到西環,讓他們包圍中聯辦。事情已很明白,林鄭政府正在設局,讓示威暴力逐步升級,藉此製造輿論,為下一步行動鋪路。

21日當天,港府在警總和政總門外布置了巨型”水馬”,成功將示威者隔開,但中聯辦門前不但沒有警察駐守,也沒有放置水馬,示威者因此才得以接近,才能塗污中聯辦門前的國徽。為什麼警方不設防?設局的意圖極為明顯。那麼港府的下一步行動是什麼?極有可能是戒嚴。因為設局和製造輿論,目的就是要表明,既然示威行動不停止,政府就只能實施戒嚴。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中共的如意算盤是,不需要重演六四,就讓港人恐懼。不需要戒嚴,就讓港人不敢上街抗議。畢竟戒嚴到讓香港的金融地位一落千丈。所以,戒嚴暫時不大可能。

轉自:阿波羅 

更多:

分類: 國際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