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中旬,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在 「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節目中,對柯提斯‧艾立斯(Curtis Ellis)進行了專訪。柯提斯‧艾立斯曾任川普(特朗普)政府勞工部長的特別顧問,現任「美國優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組織的資深政策顧問。

艾立斯犀利地指出,川普總統的關稅政策是為了反對中共對美國的經濟侵略, 目前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有更深刻的內涵,這其實是自由社會和共產主義兩種意識形態之間的生死搏弈。

艾立斯認為,中共在對美國進行經濟侵略,但是「主流媒體沒有提及『經濟侵略』,他們以為這只是一場商業爭端」。他舉例說,中共從七個方面,如強制要求美國在華企業轉讓技術、展開黑客攻擊、出口芬太尼等等,對美國進行直接的侵略。

「以前的美國政府曾就這些問題,跟中共進行高規格對話,並聽信了它們的說辭,認為中共領導人會有所作為。但是沒有,它們什麼也沒做。」

以下是部分採訪內容:

記者:(中共的經濟侵略)真是令人髮指,鑒於它們一直都在進行不公平競爭,跟這樣不講信用的對象談判,是否真可能達成貿易協定呢?

艾立斯:「我認為中國的億萬人民都願意進行公平競爭,他們都是有道德、講體面的人。然而不幸的是,他們生活在中共的壓制之下。這些有信仰的人權利受到侵犯,他們的傳統價值被馬列主義的無神論踐踏。

「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人都很勤奮,具有創業精神。中國人做的生意很興旺,他們不需要行竊就能過得紅紅火火。但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另類。

「如果拋棄(不公平的)國家補貼,轉而遵守國際規則,中國人民仍然可以繁榮和富裕。其實我覺得,如果他們不受馬列主義等的鉗制,他們會更加富裕。因為中國人聰慧無比,天賦奇稟,看看,美國每個最優秀的頂級科學領域,都有華人的身影。所以中國人不需要通過盜竊等手段來競爭。他們之所以這樣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中共幹部要從中賺取權力和財富。」

記者:川普說,仍有可能達成貿易協議,我們怎麼相信,中共能履行協議呢?

艾立斯:(大笑)「如果沒有協議的成本太高,那麼中共就會選擇達成協議,就這麼簡單,它們會選擇一個自認最有利的方案。

「過去(中美談判)的情況是,中共屢屢通過謊言逃避承諾,它們認為通過假意的『握手言歡』和空洞許諾,就可以混過去。以前美國(領導人)單方面認為, 『哦,我們將永遠處於領先地位,每個人都想和我們一樣,中共也同意我們的價值觀。所以我們只是跟其繼續合作,隨著時間的推移,問題會全部解決。

「但是,現在白宮換人了!川普總統完全不吃這一套,他完全理解雙方衝突的本質,(中共)威脅的性質以及我們面臨的挑戰。

「在對貿易戰的各種評論中,我認為評論家們忽視了重要的一點,那就是, 這不僅僅是一場貿易戰。這是一場價值觀之戰,是兩國的意識形態之戰。

「當前貿易爭端的關鍵之處,不僅關乎美國人從中國購買便宜的電視、便宜的T恤或便宜的日常百貨,我們正在目擊一場戰爭:誰將擁有未來?西方理想是否能繼續存在?我們所說的西方理想包括:言論自由、思想自由、良心自由、宗教自由、私有財產和人權。要知道,中共不相信人權,它們只相信服從和權威。它們不相信私有財產,也不允許言論自由,你只能說『政治正確』的話。

「中國人更沒有信仰自由, 問問維吾爾人、基督徒、西藏人和佛教徒,再問問不是宗教的法輪功團體。所謂『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仍然是一種無神論理論,是唯物主義,它們不相信任何更高層次的精神世界;而我們西方人和美國人都相信。 所以說,西方理想會繼續存在嗎?

「如果中共攫取了世界(最高權力),那時我們的世界將大變樣,接受審查將成為常態,一切都將看中共眼色行事。 其實這種現象正在發生,比如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正在根據中共的意願,進行自我審查,以免得罪中共。萬豪公司解僱那些冒犯中共的員工(該員工在社交網絡上點讚支持西藏的言論)。我們不能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而這(意識形態)正是(中美雙方交戰的)關鍵所在。」

記者: 我們在這裡談論的是一場貿易戰,你是說,這場貿易戰只是更大型冷戰的一部分(或前奏)?這樣說對嗎?

艾立斯舉例說:「(交戰雙方)使用炸彈、導彈和槍枝,是戰爭的最後手段。如果你可以挫敗對手的戰鬥意志、可以通過欺騙和間諜手段竊取對手情報,那可能會在對方動手前就挫敗了他們,取得勝利。

「事實上,中共也認為這場貿易戰是更大型戰爭的一部分。它們的目標是當上全球霸主,控制21世紀的關鍵產業,從農業、生物技術,再到人工智能、自駕汽車等關鍵技術;並通過『一帶一路』鎖定世界上的戰略要地,以建立軍事基地。」

記者:這麼說,看起來中美不一定會馬上達成協議,可能還有好幾輪談判,也許是進行更加曠日持久的戰爭,你怎麼看?

艾立斯:「確實如此, 我認為這(達成協議)需要時間。我們陷入麻煩已經三四十年了,確實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擺脫困境。要知道,所有批評川普總統關稅政策的人,卻無法提出一個更好的代替方案,他們無法阻止中共對我們國家實業和價值觀的攻擊。

「這些人忽視的另外一件事,就是我剛才提到的,貿易戰不光是那些便宜的T恤、電器、那些垃圾產品,而是關乎我們國家的未來,關乎美國理想。

「長久以來,我們的評論家和知識階層, 將經濟爭端的目的定為『高效』。但是我們政府的經濟政策及其整體政策,不是以高效為目的, 而是以提高所有公民的生命質量為目的。

「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獲得便宜產品,或通過某些表格測算出的經濟效益最大化,而是關乎最好的生活品質,這是近乎哲學或精神層面的問題。難道購買便宜貨是衡量生活質量的唯一標準嗎?這會帶給你幸福嗎?因為要記住《獨立宣言》中談到的,美國人『追求幸福』的權利。

「所以我們又回到了這個話題,良心自由、言論自由等,我相信絕大多數美國人同意,『幸福』絕不等同於擁有和消費一大堆物質產品。正如我們的談判代表萊特希澤所說:『我們不再認為效率是經濟目標,不是購買廉價的T恤,而是為了提高生命質量,最大限度地提高美國公民的生命質量。』」

轉自:大紀元

更多:

分類: life 要聞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