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這則故事要說的不是年輕人一時腦熱、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也不是新婚夫婦甜甜蜜蜜、對婚姻充滿嚮往的愛情,而是愛情至深至純的真貌。在我們如今活著的世界裡,誓言就像玻璃那樣易碎,但我今天卻看見了一個難得的畫面:一個心碎的男人神情哀慟,站在他的至寶身邊。

他腳步蹣跚地走進大堂,卻毫不動搖,專注地望向大堂前方掀開一半的灰色棺木,裡面躺著一名老婦人。未掀開的棺蓋上擺著五顏六色的花束,裝飾的絲帶上寫著「妻子」和「母親」二詞。

他走到已故的妻子身邊,毫不猶豫地彎下腰,親吻她的嘴唇,他孱弱的身體掙扎著想要站穩。他用十分溫和輕柔的語氣對她說話 —— 他肯定說了這句話無數次 —— 但這是最後一次了。

他輕聲說:「我知道你聽不見,但我愛你。」一邊說,一邊流下了眼淚。

殯儀館還要過一個小時才會開放死者家人瞻仰遺容,但他提前來了,因為他不想荒廢那最後的數個小時。她陪在他身邊已經有差不多 60 年,對他來說卻遠遠不夠,於是他把一張椅子拉過來,坐在她的身邊。

他右手柱著拐杖,左手邊躺著他深愛的妻子,就這樣安靜地坐了將近一個小時,摸了摸她的手臂,輕拍她的雙手,彷彿正在安慰她,但其實我們都知道他正在安慰自己。

她的肌膚冰冷,身體僵硬,對他所說的話沒有絲毫反應,但他並不在乎。這幅畫面看上去居然跟兩人之間任何一個尋常的傍晚無異,除了心懷同情的朋友送來的花卉和小禮物以外,這幅情景看起來非常正常。

就在死者的家人一一出現後,他仍舊坐在那裡,牽著她的手,輕撫她的頭髮,在兩人的孩子靠近的時候說:「她看起來很漂亮,是吧?」每個人都同意,當場就哭了。

他安靜地在一旁坐了將近五個小時,直至筋疲力盡,疲憊得不得不休息為止。這個男人在失去至愛的時刻所展現出來的優雅比任何時刻還要多。我悄聲站在一旁,為他對婚姻的忠誠而感嘆。

videoinfo__||08c17f21a__

我從沒看過這樣肝腸寸斷的男人,他被死神的詛咒奪走了快樂,我一邊看著他,一邊好奇他明天和接下來的日子會怎樣?今天還比較容易,畢竟她還在那裡,躺在他的身邊,他還能夠觸摸或親吻她 —— 從明天起,她被葬在地下、他回到兩人的家以後,日子要怎麼過呢?

她的遺物都還在 —— 她身上的味道、皺巴巴的購物清單、她最喜歡的椅子、冰箱裡的剩食,還有他們的床。在最好的朋友身邊躺下 59 年後,他要怎樣一個人睡著?我實在難以想像。

今天,我見證了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明天,我將會見證這段故事的重點,看著主角一個個走下舞台,直到故事落下帷幕。

你覺得呢?

(責任編輯: 岳昕)

更多:

分類: life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