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info__video.bldaily.com||bad74b0b1__

波特蘭訊 —— 他們在每年的這一天是「備受尊敬的死者。」不過,在陣亡將士紀念日(Memorial Day)以外的其它日子裡,這些在 20 世紀為美國戰死的亡者卻幾乎無人知曉。

超過 124,000 名殉職的美國士兵最後被安葬在國人並不知道的地方,離家鄉非常遙遠,那就是美國在海外的美軍公墓。美國在 17 個國家有 26 座軍墓,從菲律賓到英國、法國、盧森堡、義大利、突尼西亞和墨西哥城。

也許大多數人知道的唯一一座海外墓地就是位於諾曼底(Normandy)寇維爾(Colleville-sur-Mer)的美軍公墓,因為這座公墓曾出現在電影《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中。不過,正是在這些墓地裡,延續了一個世紀的戰爭、犧牲、英雄主義和死亡的故事才會真正展開。

曾在美軍服役 26 年的退休陸軍中校法靈頓(Reg Farrington)是波特蘭於週日舉辦的陣亡將士紀念日遊行的特邀演講者。他說,陣亡將士紀念日真正的意義在於這些令人悲傷、同時卻十分美麗的場地。

這一點在今年尤其貼切:6 月 6 日將是二戰諾曼底登陸(D-Day)的 75 週年。

這些公墓的力量來自於它們的簡潔:一排又一排閃亮的白色十字架或大衛之星(Stars of David)杵立在一片細心打理的翠綠草原上。這些公墓由美國戰鬥紀念碑委員會(American Battle Monuments Commision)負責管理,該委員會在第一世界大戰結束後,於 1923 年成立。

該委員會的網站上含有每一座美軍公墓、以及由該委員會負責管理的每一座紀念碑的照片及相關歷史。這些照片讓人們得以感受到這些墓地的美麗,除此以外,一段名為《絕不遺忘:默茲-阿爾貢的士兵》(Never to be Forgotten: Soldiers of the Meuse-Argonne)影片也展現出該座公墓的歷史和它莊嚴的美。

在世界大戰期間殉職的士兵家屬可以選擇將死者的遺骨領回美國安葬,或者葬在死者戰死的地方。不過,以某種角度來說,他們都死在了美國的領土上 —— 根據美國戰鬥紀念碑委員會的網站,這些公墓「沒有被各自的東道國徵收任何費用或稅收,因此得以永存。」

這些公墓也見證了世界歷史的變遷,尤其是美國捲入兩次世界大戰的歷史。

從「貝勞伍德」(Belleau Wood)、「默茲-阿爾貢」到「洛林」(Lorraine),一戰公墓的命名喚醒了這些士兵在機械式的死亡之中所表現出來、人們難以想像他們能夠勝任的英勇之舉。這些公墓成了歷史的記號,標記了美國遠征軍(American Expeditionary Force)在一戰最後的數個月裡為了打破僵局,在法國北部的漫長戰鬥。

美國海軍當年在貝勞伍德贏得了德軍心不甘情不願的尊敬,後者稱他們為「Teufel Hunden」,即「Höllenhunde」或「地獄裡的惡狗」。他們在 1918 年 6 月 1 日至 26 日期間,在當地森林裡戰鬥了將近一個月,抵抗德軍在那年春天的進攻。

共有 1811 名美國士兵在那場戰爭中被殺,另有將近 8000 名則受傷或下落不明。在一戰期間死去的美國人總共有大約 116,516 人,當中有大半、即 63,114 人死於 1918 年的流感疫情;另外 52,402 人則在美國遠征軍面臨大炮和無數馬克沁(Maxim)機關槍時戰死。

第二波座落在歐洲的公墓則是在二戰結束過後成立,以紀念從諾曼底登陸開始,直到與前蘇聯軍隊「工人與農民紅軍」(Krasnaya Armiya)結合後、於 1945 年 5 月 8 日打敗希特勒和納粹主義的 336 天內死去的美國將士。

由於太平洋戰爭的範圍很廣,在這場戰爭中死去的士兵分別被葬在了三座公墓,一座位於夏威夷,另外兩座則分別座落在菲律賓的克拉克菲爾德(Clark Field)和馬尼拉(Manila)。

馬尼拉美軍公墓是美國規模最大的海外公墓,總共安葬了 17,201 名死者。美軍在歐洲最大的公墓則是座落在法國的默茲-阿爾貢公墓,那裡安葬了 14,246 戰亡的美國士兵。

座落在墨西哥城的美軍公墓安葬了在 1846 年美墨戰爭期間死去的美國人;位於巴拿馬的美軍公墓則安葬了在建造巴拿馬運河(Panama Canal)期間死去的退役和現役軍人。

除此之外,美國戰鬥紀念碑委員會也負責打理數座紀念碑,紀念超過 94,000 名在戰爭期間失蹤的人士。

據該委員會透露,羅斯福總統(Theodore Roosevelt)的兩名兒子都被葬在了諾曼底公墓。小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Jr.)是於 1944 年 6 月 6 日在猶他海岸(Utah Beach)登陸的第 4 步兵師的副指揮官,是諾曼底登陸那天唯一登陸海岸的將軍,也是最老的軍人,當年 56 歲;他的兒子則在同一天登陸奧瑪哈海岸(Omaha Beach)。

小羅斯福將軍在同年 7 月 12 日因心臟病發逝世。他的弟弟昆汀(Quentin)是一名飛行員,已經在一戰期間逝世,被德國人以完整的軍部規格下葬。

1955 年,昆汀的遺骨被遷葬到寇維爾公墓,跟哥哥長眠在一起。

最有名的二戰指揮官之一派頓(George S. Patton)則跟他所率領的其他陣亡士兵一起被葬在盧森堡。他沒有死於那場戰爭,卻在二戰結束不久後死於一場交通意外。

儘管非常有名,派頓的墓地卻被佈置得很簡單,跟其他 5702 名被葬在那座公墓的士兵無異。他的墓地上杵著一個白色的十字架,上面列出了他的軍銜(將軍)、出生地(加州)和死亡日期(1945 年 12 月 21)日。

videoinfo__video.bldaily.com||2a3636d12__

戰爭期間非常著名的報章專欄作者爾尼.派爾(Ernie Pyle)則被葬在了半個世界以外的檀香山(Honolulu)太平洋國家紀念公墓(Punchbowl National Cemetery)。他於 1945 年發生在日本沖繩(Okinawa)的突襲行動中死亡。

同樣被葬在太平洋國家紀念公墓的還有亨利.漢森(Henry Hansen),即在日本硫磺島(Iwo Jima)的折鉢山(Mount Suribachi)升上美國國旗的 6 人之一,這個舉動被一張經典的照片保存了下來。

諾曼底公墓的負責人說,訪問該座公墓的訪客裡有三分之一是美國人。另外三分之二的訪客則是來自法國、比利時和荷蘭的家庭,大多由經歷過戰爭的老年人帶領,他們告訴他們的孫子女:「你們得看看這個地方。這就是美國人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責任編輯: 岳昕)

更多:

分類: life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