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姓莊名周,字子休(亦說子沐),宋國蒙人,先祖是宋國君主宋戴公。他是東周戰國時代中期著名的思想家、哲學家和文學家。創立了華夏文化中重要的哲學學派莊學,也是繼老子之後,戰國時期道家學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鬥雞

莊子講了一個鬥雞的故事:紀清子為大王培養鬥雞。大王顯然很喜歡鬥雞,希望紀清子能養出一隻雄霸四方的鬥雞,並能夠盡快出戰。十天過去了,大王就去問這個紀清子:我那隻雞能鬥了嗎?

紀清子回答說:還不行,因為這隻雞「方虛靨而恃氣」,大公雞盛氣凌人,羽毛張開,目光炯炯,非常地驕傲,胸中有股氣。我們一般人認為,這個時候鬥雞不是正好嗎?但真正懂得訓練雞的人說,這個時候是根本不行的。

呆若木雞(圖片Pxhere)

又過了十天,大王又問。紀清子回答說:還不行。儘管牠的氣開始收斂了,但別的雞一有響動,牠馬上還是有反應,還想去爭鬥,表示還不行。又過了十天,大王第三次去問。紀清子說:還不行。牠現在雖然對外在的反應已經淡了很多,但是牠的目光中還有怒氣,不行再等等。

又過了十天,大王來問。紀清子終於說:這回雞差不多可以了。別的雞一些響動鳴叫,牠已經不應答了。現在牠像什麼樣子呢?這就引出我們生活中常用的一個成語,叫做「呆若木雞」。紀清子說,這隻雞現在已經訓練得像個木頭雞一樣,「其德全矣」就是精神內聚,牠的德性已經內化了、內斂了。所以,這隻雞往那兒一站,任何雞一看見牠,馬上就會落荒而逃。這個時候的雞就可以去參加鬥雞了。在《莊子》裡面,有很多寓言是發人深省的,因為它提供了與我們常人大相逕庭的判斷系統。

我們往往認為,一隻雞如果要去爭鬥的時候,就像在戰場上為將士擂三通鼓一樣,需要趾高氣揚,需要躊躇滿志,需要有必勝之心張揚顯露。而莊子給我們的境界是,當牠一層一層把外在鋒芒全都消除了,把一切的銳氣都納於內心。這並不是說,牠沒有真正的鬥志了,而是鬥志內斂。這種時候,才可以叫全德。真正的爭鬥,取得勝利,不在於勇猛,不在於技巧,而在於德性。

(責任編輯:家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