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故事發生於美國國防部總部的五角大樓。在2005年的一日,黎明尚未揭曉時,空軍大校——布魯斯・好萊塢,突然感到胸口劇痛,當時他想:「原來死亡,就是這種感受。」

活了近半個世紀、經歷過人生起起伏伏,和嚴格的軍事訓練,但布魯斯大校從來沒有想到,他會以這種意料之外的方式面對死亡。

在救護車上,布魯斯認為,如果這是他生命的終點,生活中會有兩件事讓他感到最遺憾,那就是:第一個,他無法幫助他的兒子上大學;第二個,尚未找到遠在日本的親生母親

只有面對離開,我們才懂得什麼是遺憾的(示意圖,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畫面)

布魯斯大校曾說:「我知道我是被人家收養的,雖然我的父親是愛爾蘭人和母親是挪威人,但我的身上有亞洲人的特點。」我的父母經常對我說:「我們特意選擇了你。 因此,你比別人更特別。」

布魯斯・好萊塢(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畫面)

由於跟義父義母一起生活得非常幸福快樂,因此布魯斯從小到大,從未感到不滿意或受委屈;曾經義父義母提議過,但他也沒有打算尋找親生母親。

人總是如此,平常從未發覺並深藏在內心的種種遺憾,總在生命將至時,才如翻江倒海襲上心頭。

在康復後,大校開始去找他的親生母親。一開始,布魯斯想給她寄一封信,他想讓她做好心理準備,萬一她不希望每個人都知道他的存在。

在布魯斯寫給媽媽的信上,有這樣的一段話:

「我的生活很好。我是美國空軍的大校。我已有漂亮的孩子。我的生活實在完美。」

「我的生活實在完美」(示意圖,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畫面)

儘管布魯斯已經向日本駐美國大使館,和美國駐東京大使館發送他母親的資料,但他被告知,他發送的文件無法讓他們開始幫他尋找母親。

布魯斯邀請了一位知名的偵探,但是這位偵探也幫不了他。所以,布魯斯非常失望,甚至想放棄。布魯斯說:「我試過了。 我儘可能地試過,但真的沒有任何希望。」

幾個月後,正當大校為了參加德國軍事會議,於杜勒斯國際機場等待登機時,布魯斯坐在一個名叫哈里斯的男人旁邊,那個人就是目前被提名為韓國大使的太平洋艦隊長官。

因為布魯斯相當平易近人,所以他很快就認識了哈里斯,他跟哈里斯談到了日前,他對瀕臨死亡的感悟,以及希望早日找到他在日本的母親。出乎意料的是,哈里斯神情嚴肅,回應了布魯斯:「布魯斯,我可以幫你。」

對這位朋友的好心由衷感謝,但布魯斯認為哈里斯也愛莫能助,因此他告訴哈里斯他為何放棄了:「你知道嗎?雖然你是一個長官,但你也幫不了我。我已經去過大使館、我曾經努力過可結果是徒勞的,你真的無法幫忙我。」

但哈里斯只看著布魯斯,然後更認真地說:「布魯斯,我百分之百可以幫你的。」

示意圖(圖片來源:Pxhere/CC0 Public Domain)

十天後,當好萊塢大校再次坐在五角大樓熟悉的椅子上時,電話突然響了,那就是日本大使館來電的:

『您好! 好萊塢大校,我們很高興地通知您,我們找到了您的母親諾布烏奇女士。』

『我的天啊!太奇妙了!你得幫我寫這封信,而且這封信的內容必須正確且扣人心弦。你幫幫我,好嗎?』哈里斯無法忘懷大校當時因過於興奮,而略帶命令的語氣。

『不用寫信了。她會在10分鐘內用這個電話號碼與您聯繫,但她不會說英語。 祝你好運!』

在通過一些緊急電話後,布魯斯終於找到能幫他翻譯的人。不久之後,布魯斯桌上的電話又響了。 那是他的母親,她在哭著。

太突然了,布魯斯告訴翻譯官:「你跟我媽說,此時此刻,我非常幸福快樂,我想感謝她。」然後他聽到他媽媽的回覆:「不好意思,我不會英語。」

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內,布魯斯只聽到翻譯官與他母親,用他聽不懂的語言聊天。他哭了,並急躁地向翻譯官大喊:「停!停!請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明天是您母親的65歲生辰,她最想要的生日禮物,就是您回到她的身邊。」

翻譯官還說:「您的母親沒有結婚,因為在她的心中只存在一個人,那個人就是您,她也知道總有一天您會回到她的身邊。」最後翻譯官還跟布魯斯說,他的母親在日本以他的名稱 B-R-U-C-E開了一家餐廳。

布魯斯的義母曾經跟他說,在離開日本前往美國之前,她曾去看過他的母親。他的義母將布魯斯的一張照片交給諾布女士,並說她會給他起名叫布魯斯,給他一個美好的生活。

諾布女士跟這位翻譯官說,她想跟兒子見面,布魯斯立即回覆:「不!這位是我的母親我必須去看她。」

十天後,布魯斯終於也到了日本靜岡,這裡離東京坐車約兩個小時。這是他母親在過去幾十年內,以他的名稱費心勞力經營之地。

布魯斯大校在日本遇見了他的母親(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畫面)

諾布女士跟布魯斯講了她與他父親之間,受到語言障礙的愛情故事,她還講了懷他時的那段時光。

他的父親是一位美國士兵,當時已經為她準備了結婚所需的文件,但是在完成辦理結婚登記的手續之前,他收到命令回國。他答應過回國之後,會立即與她通話,可沒有想到他從此杳無音信。

直到幾個月後,他才打電話給她,當時諾布女士對他只感到失望,她認為那個男人是一個不可靠的人,所以她不想接電話。

她對這個愚蠢的決定感到後悔,然而這個愚蠢的錯誤,是一個從未經歷過愛情的二十歲女孩的無心之過。但是作為一個母親,她不想拋棄無辜的孩子,儘管只有一個人,她也得照顧這個孩子。

而諾布女士的父親是一名漁民,在她最艱難的時候,他安慰她並鼓勵她。

但是諾布女士知道,她的錯誤不會得到他人的原諒和同情,因為她已經違反了日本人的傳統道德,她肚子裡的孩子在這裡,絕對沒有平安的日子,這是她的錯,而不是孩子的錯。

想來想去,她決定讓美國駐日本空軍的夫妻——愛德華・好萊塢與埃莉・諾收養孩子,她相信這對夫妻會給孩子,帶來一個美好的將來。

(示意圖,圖片來源:圖片翻攝自網路)

因為在分離幾十年後太想念兒子,諾布女士似乎不想讓兒子離開自己身邊。一日早晨布魯斯在戶外跑步鍛煉,但沒有告訴她,讓她十分擔心地四處尋找。

翌日早上5點,布魯斯的母親已穿上運動服在門口等著,布魯斯說:「我們母子倆一起散步吧。」但諾布女士說:「不,你跑吧。」然後她騎自行車看布魯斯跑步,這成為每天早上諾布女士與布魯斯的習慣。

從第一次跟母親見面後,布魯斯經常來往日本,後來他還帶母親到華盛頓,諾布女士學了英語,而布魯斯學了日語。

母子團聚3年後,2009年,諾布女士因心臟病逝世。

示意圖(圖片來源:網路翻攝自網路)

在這位日本女子的一生中,最重要的幾個轉捩點,起始於她語言相異的丈夫之間的愛情,辛苦懷胎十月後,卻因一時賭氣,與丈夫就此分離,踏上了截然不同的路;在歷經數十載後,才得以與愛子短暫重逢。

令人值得慶幸的是直至臨終前,她的等待和受苦終於獲得了美好的結果。這是母親在多年後,重獲孩子的幸福、是跟孩子一起學外語的幸福,即使他們都已不再年輕。

「幸福」有時伴隨「痛苦」而生。也許老天爺已感受到母子之愛,所以給她機會跟孩子見個面,享受天倫之樂。

而布魯斯空軍大校尋找母親的故事,也十分激勵人心,他說:「我想告訴大家,如果我不是親身經歷這件事,也許我也不會相信這個故事。」

(責任編輯:曉墨)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