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2019 年 12 月 31 日訊】俗話說「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無論兒女多少歲,是否已經出人頭地、能夠獨立生活,做父母的永遠都會擔心孩子是否吃得飽穿得暖,這種現象其實有科學根據支撐喔!

《老年學家期刊》(The Gerontologist Journal)刊登的研究顯示,即便子女已經長大成人,年老的父母對他們的擔憂仍不少於撫養子女時的壓力。該研究的主要作者塞德爾(Amber J. Seidel)接受 CBS 電視台訪問時表示,許多人在其人生的階段中,家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即使步入晚年也一樣,因此科學家有必要進行研究,以探討家庭對個人造成的影響。

她說,「我覺得很多人都有同樣的價值觀,但我認為,我們的文化經常把焦點放在子女還小的家庭上。我想要研究各種課題,以幫助我們了解家庭如何在我們成年以後繼續成為生活的重心,並鼓勵大家在各個情況下考慮家庭的影響。」

我們經常認為,童年及青春期間是子女生心理發育的重要時期,因此父母對子女的關心和保護慾應該在這段期間達至頂峰,產生緊密的骨肉親情,對孩子的大小事務產生下意識的反應,直到孩子成年,生活獨立以後,這種感受才會慢慢消退。

不過,該份研究證明,父母對子女的擔憂並不會因為子女已經獨立而有所減輕。塞德爾表示,這是因為年幼的子女需要父母照顧,儘管容易受傷或生病,可是父母一直都在他們周遭,給了他們最好的保障。當子女成年後離家深造或踏入社會,再也沒有和父母同住,無法時時刻刻見到孩子的父母就會開始擔心孩子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過得如何。 

塞德爾帶領團隊研究了 186 對平均擁有 2 到 3 名成年子女的父母,其中父親們的年齡平均是 58 歲,母親們的平均年齡則是 57 歲。研究員請他們為自己每年支援成年子女(例如給予財務援助、精神上的支持等)的程度打分,1 分為最高、8 分為最低。

研究團隊分析研究對象給予的分數後發現,許多父母能夠總結出自己的睡眠品質和對成年子女的擔憂或焦慮有關。這些數據也顯示,中年父母和成年子女之間的關係可以對他們的睡眠品質造成各種程度的影響。

不過,該研究也強調,老年父母擔憂成年子女的情況也視乎各自的文化背景而有所不同,尤其是東西方之間的文化差異。打個比方,按照印度人的生活習俗,子女獨立甚至成婚後依然會跟父母同住;可是在美國和歐洲,人們從小就會被父母灌輸獨立的觀念,因此西方人往往還沒成年就有了自己的事業,並儘早達到財務及生活獨立。

塞德爾解釋這些研究結果時說,「目前針對年輕人所做的研究顯示,他們和父母正積極參與著彼此的生活。儘管父母和子女之間的親情關係少不了某種程度的參與,但我們發現『直升機父母』和『降落場子女』的現象有所增加。」

成年子女住在家裡,會給父母帶來每年1780英鎊(約合7萬台幣、2330美元)的額外開銷,進而影響到家庭關係。(圖:shutterstock)

塞德爾認為,這種現象之所以產生,是因為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越來越普及,令如今的家長能夠透過社交平台觀察子女的生活和社交圈,使他們有了更多擔心的理由。她因此敦促子女已成年的父母,檢視他們對子女的支援方式,以便讓親子關係更加透明。

她建議這些父母自問,「你是否無形中獎勵了子女懶惰的行為或自毀傾向?」「你是否嘗試以任何方式控制你的孩子?」「你是否任由成年子女活出自己的人生,同時給予無條件的支持?」她表示,父母干預子女生活的程度絕對會影響自身的睡眠週期,從而影響健康。 

值得一提的是,人們對親子關係的觀念也會隨著時代變化而有所不同。嬰兒潮(1944 至 1965 年)期間出生的人重視獨立和專業前途,渴望在職場中找到自我,容易在工作上花費很長的時間,做出決策時傾向理性。不過,由於他們出生在避孕措施不普及、生育率很高的時期,這一代人的家庭關係也會更加緊密,無形中造成他們與千禧一代之間的代溝。 

與此相反,在 1980 至 1994 年期間出生的千禧一代成年後傾向於在畢業後仍與父母同住,延遲就業、結婚和生育,以減輕財務負擔。可是在上一代人眼裡,這種表現容易被視為不肯長大或耽誤人生。但另一邊廂,千禧一代對社區關懷的積極參與也跟 1950 至 60 年代嬰兒潮一代推崇的個人主義有所不同。

瞭解了這兩代人之間的隔閡,我們也許就可以理解,為什麼父母跟孩子之間有時會「雞同鴨講」,可是追根究底,骨肉親情是割捨不斷的,父母對子女的擔憂也從來不會減少。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趁父母還健在的時候,多孝順他們吧!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