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10月28日訊】週一(26日),川普總統提名的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被正式任命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主持了當晚的就職儀式,美國總統川普也在儀式上致詞,稱讚巴雷特是合格的人選。

近段時間來,完全對川普提名的巴雷特持反對態度的民主黨人,把攻擊點放在了巴雷特的天主教信仰上。雖然作爲少數黨的民主黨參議員們知道在人數上爭不過共和黨參議員,但他們還是強烈要求把投票放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後,其唯一原因就是寄希望於拜登能當選美國總統,那樣民主黨就可以扭轉局面。

然而共和黨不給自由派這個機會,因爲按照美國憲法,只要參議院批准了,即便拜登當選,也無法改變現實,那將對自由派在墮胎、同性婚姻及槍支擁有權等方面的反傳統作法帶來巨大阻力。現在的結果令自由派十分沮喪,美國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有6人是保守派,與自由派大法官形成了6比3的絕對優勢。

那麼爲什麼民主黨參議員要質疑巴雷特的宗教信仰呢,因爲世界上所有的正教都是反對墮胎和同性婚姻的。站在神的角度看,墮胎是殺生,儘管現在許多人都不把未出生的胎兒當成人;而同性戀和同性婚姻更是違背了神的意志。世界上所有神話中都講,他們的神造了男人和女人,讓他們組成家庭繁衍後代。而同性結合則是極端變異的行爲,是對神的褻瀆。

面對民主黨的質疑,巴雷特很睿智。她說:「我把美國憲法視為法律,在字面上詮釋憲法條文,而我相信這些條文的意義在人們起草它們的時候就已成立。換而言之,這些條文的意義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我也沒有權利更新這些條文,或者將自己對政策的看法注入這些條文。」

美國的立國之本基於的是對神的信仰,遵從的是神的教誨,所定憲法也遵從的是神意,這就是人所說的「傳統」。

然而,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共產邪靈就爲西方織下了一張魔網。爲了能蠶食美國及整個西方社會,共產邪靈沒有採用在前蘇聯、東歐及中國等地實施的暴力革命,而是以所謂「自由」爲誘餌,讓人不斷放大自己的私慾,爲了慾望而背叛神。正如「九評編輯部」發表的系列文章《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所指出的,共產邪靈通過所謂的婦女解放運動鼓勵墮胎,把最寶貴的生命當成一小塊肉而任意拋棄;它們還鼓吹同性戀,大大動搖了西方社會的家庭觀,而家庭是社會的組成,是社會穩定的基石。

奧巴馬在其當政時期,公然要求學校取消廁所的性別之分。對於變性人更是以尊重人權的名義立法保護。而人卻不知道,人爲改變天生的性別是對神的公然反抗。所以,在奧巴馬執政的8年期間,美國的道德一瀉千里的下滑,任何反對聲音都被扣上「政治不正確」的大帽子。「政治正確」成了美國乃至西方社會的一個雷區,與中共的「反黨」異曲同工。

當人們在品嚐縱慾、亂性和殺生帶來的「快感」時卻不知,這正是魔鬼(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陰毒手段。拿刀是殺人,給你一顆裹了糖衣的毒藥更是殺人!

許多人都相信,川普總統是神選定的,其使命是拯救美國,剿滅中共。是不是神選定的,我們暫且不說,但從川普上任以來的所作所爲,幾乎每件事都是在遵從神意。他反對非醫療性的墮胎,反對在社會上公開打亂性別,反對變性人進入軍隊……

站在自由派的角度,這是在限制這些人的自由和人權,但站在神的角度看,則是在拯救這些人,減少他們對神的犯罪。4年來,川普一手拯救美國的社會道德、振興經濟,一手打擊中共,的的確確實現了他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承諾。

雖然中共病毒疫情給美國帶來重創,但川普正在把失業率降至新低;雖然他本人也被病毒感染,但他卻奇跡般地在3天內「復活」。他誓言要把美國從新帶回傳統。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在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的人選上確立足夠的保守派人選。川普做到了!

圍繞著美國總統大選,圍繞著大法官的任命,民主黨這頭驢和共和黨這頭大象的角逐,實際上是共產邪靈這個惡魔與正神的較量,其結果必將是中共邪黨及其因素在世界上徹底消亡。

責任編輯: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