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1月25日訊】今年,中國重慶一所軍醫大學的研究人員發佈了一項用活豬做致命撞擊的試驗,其殘忍野蠻程度引發眾怒。其實早在三幾年前,美國一個非營利組織就發現,同一所醫科大學發明了一種可怕的「瞬間腦死機」,這種機器專門應用於人類——使大腦死亡的同時保持身體器官健康存活。

活豬撞擊實驗

活豬撞擊實驗由中共第三軍醫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大坪醫院)與交通醫學研究所負責。他們把15頭兩三個月大的活豬綁在兒童座椅上,再以每小時30英里(約48公里/小時)的高速撞擊牆面,來模擬兒童在撞擊中可能受到的傷害。

經撞擊,7頭幼豬當場死亡,其餘均遭受多重損傷,包括撕裂、挫傷、內出血和骨折等。

據《每日郵報》10月31日報導,研究人員在發表於《國際耐撞性雜誌》的論文中稱,這項研究是為了「模擬六歲兒童」(受撞擊後果),因為小豬的解剖結構與人類兒童「相似」。

研究人員還告訴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他們的操作遵循了美國的指導準則,研究也獲得某道德委員會的批准。

然而,美國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簡稱PETA)表示該實驗十分殘忍,他們無法認同研究人員給出的理由。

PETA發言人安妮·梅內特(Anne Meinert)在接受德國《圖片報》(Bild)採訪時表示,「中國用豬這樣聰明、敏感的動物做高速測試,把它們往牆上撞擊,這實在太殘忍了。 」

該組織的札卡利·托利弗(Zachary Toliver)寫道,豬的解剖「與人類的極為不同,因此從這些駭人的動物實驗中獲得的數據並不能套用到遭遇車禍受的人類身上。 」他還說,「汽車公司多年前就意識到這類實驗毫無價值,根本無法告訴我們人類在車禍中的經歷。」

PETA還致函交通醫學研究所,敦促他們「停止使用動物進行野蠻、致命的汽車碰撞測試」。他們指出,通用汽車公司大約在25年前就停止了動物碰撞測試,所有主要汽車製造商也都隨後採用「現代非動物測試方法」。

「瞬間腦死機」

然而,這並不是第三軍醫大學進行的第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實驗。

2016年,非營利機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the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簡稱追查國際)發佈了一份有關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近年來,世界各大媒體也相繼報導了中共持續活摘良心犯器官的消息,受害群體包括藏人、維吾爾人、部分家庭基督徒和法輪學員。

追查國際在2016年的報告中說,重慶市前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發明了一種「瞬間腦死機」,全稱「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或稱「腦幹撞擊機」)。它可以使人腦死亡,但維持器官存活。

韓國電視台「TV朝鮮」《調查報告7》欄目組製作的腦死亡機模型。(圖:視頻截圖)

2017年10月,韓國最大日報社《朝鮮日報》旗下電視台「TV朝鮮」的《調查報告7》欄目組前往第三軍醫大學調查此事。

記者遇到了一位與王立軍一起發明這種機器的研究人員,並得以進入由王立軍監管的軍隊醫院和實驗室。

在實驗室裡,他們看到牆上掛著可造成腦幹損傷和腦死亡的機器的設計圖,它看上去和王立軍獲得專利的「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很相似。這台機器有一個大金屬球,它直接錘擊腦殼形成的衝擊波能重傷腦幹,進而損害整個大腦。

「造成腦死亡,只需要一秒。」「TV朝鮮」在48分鐘的電視紀錄片《殺了才能活》中說。

韓國電視台「TV朝鮮」《調查報告7》欄目組製作的腦死亡機模型。(圖:視頻截圖)

記者還被告知,這是研發的第三代「腦死亡機」了,它能「致腦死亡,但不損傷其它器官」。

為了弄清楚這台機器是如何工作的,該欄目製片人製作了一台原型機,並採訪了韓國「器官移植倫理協會」會長兼外科醫生李承原(音譯)。李醫生說:「它只是被用來完好地摘取人體器官,我非常確定。不然為什麼要讓人腦死亡呢?」

韓國「器官移植倫理協會」會長兼外科醫生李承原)說:「它只是被用來完好地摘取人體器官,我非常確定。不然為什麼要讓人腦死亡呢?」(圖:視頻截圖)

紀錄片中,韓國記者和專家還研究了共產黨發明的鑽腦取髓設備。由新鮮腦漿製成的「玉仙羹」傳說是滋補延年的極品,最早由周恩來獻給毛澤東,故也叫「周公湯」,在中共領袖中間流行一時。柬共頭目波爾布特多次來中國,從此紅色高棉食「玉仙羹」成風。

紅色高棉大屠殺紀念館裡有幾張照片,將人固定在坐椅上,從腦後直接鑽洞;萬人坑挖出的頭骨中有些就鑽過洞,這種設備就是中共傳授的。

到目前為止,這些驚天罪行已被一一曝光,但共產黨殘害人類的步伐卻從未停息。

韓國震撼調查紀錄片:《殺了才能活》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