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12日訊】世界上民主國家逐漸開始圍堵中共,中共內憂外患日益嚴峻,近日王立強的投誠更引發海內外震動。「全民共振平台」發言人李一平近日披露,中南海最高層有兩條逃命密道。各界綜合分析認為,中共投誠的官員級別會越來越高,有美國學者建議美國政府應做好中共內部多方勢力投誠的準備。

網曝中南海逃命的兩條秘密通道

據《看中國》報導,12月8日,「全民共振平台」發言人、《變局策》作者李一平在自媒體「一平快評」頻道中表示,習近平上台以前就有很多紅二代、紅三代被布局到國外,這些人是不需要叛逃的。比如曾慶紅的兒子早已身在澳洲,在那裡買下著名的豪宅。剩下曾慶紅在中國與習近平鬥爭。

李一平說,中共高層現在非常擔心在中共的內部鬥爭中失勢,如果那樣就逃不了,一旦被關進秦城監獄,通常就是貪腐罪名,即使將來變了天,也沒有出頭之日了。因為任何的政權之下,貪腐都是重罪。現在中共高層成員如坐針氈,想辦法逃跑;如果逃不了,就想辦法鬥;如果鬥,就要想辦法贏。

他說,中共體制內的各大家族在過去就已經形成共識,把子女安排到海外,整個家族已經安排好了後路,而老一代在國內搞政治,進行統治。等船要沉了,大家就一起逃亡。這個逃亡之路早已安排好了,習近平上台後也不敢堵死,因怕這些人和他拚命。

李一平透露,北京最高層逃命的路有兩條:一條是從中南海到西山的空軍基地,有一條秘密通道相通;另一條秘密通道是從中南海到人民大會堂,再到北京國際機場。

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圖:AP)

據李一平講,這兩條通道中的一部分在1989年曾啟用過一次。當時鄧小平把全國各地的軍隊召集到北京去鎮壓北京的學潮。幾十萬軍隊來到北京,鄧小平擔心如果其中有一支部隊嘩變,就可能造成整個局勢的失控,軍隊可能雪崩式的叛變,如果是那樣,下令去屠殺的人就有生命的危險。因此,那時老謀深算的鄧小平就在北京國際機場準備了多架民航飛機,飛機上裝了很多黃金,準備一旦大勢已去,就駕機逃跑。

中共最高層會用到西山軍用機場和民用機場。若西山軍用機場遇到叛軍嘩變,就不能用了;而民用機場將作為備胎,因美國或其它國家來攻擊中共的高級領導人,或者國內嘩變進攻,一般都不會打擊民航,這在道義上站不住腳。

李一平還說,中共高層的逃亡之路依然暢通無阻,時時刻刻準備著,計算好了逃跑的路,並以中國老百姓作為人肉盾牌。

他表示,現在習近平不僅要防止高層的人叛逃,也要防止中下層官員的人叛逃。雖然中下級官員沒有掌握最高機密,但中共政權目前處於風雨飄搖的階段,即使一個小官員的叛逃也會對其整個政權造成重大衝擊。

中共離心離德 正分崩離析 習還想保它?

習近平上台後發起反腐風暴,已有超過150萬官員受罰,使得習近平不停地在各種場合,包括政治局會議上要求「忠誠」。

中共央視12月4日報導,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規劃綱要,提出以「習思想」為指導,加強政治忠誠教育,完善習近平「重要指示的批示」,加強政治素質考察。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現在習所處位置顯然兩邊不討好。現在沒人相信他,也不把他當回事,也不服他。他的所為也讓人覺得困惑,不知他真正想做什麼。而中共在談自信的時候,實際上它是沒有自信的。習應該認識到共產黨本身要解體了,他還在試圖保共,他不知道,他只要不保,下邊的人都會同意。

知名海外政經學者程曉農日前評論認為,習已知中共黨內根本沒有同心同德,官員多有二心。

關於新疆集中營的祕密文件近期連續外泄,也顯示中共內部分裂。《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11月26日報導說,中共新疆行動文件先後被外流給《紐約時報》與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顯示至少有1名中共高官不滿,甘願冒極大風險把文件交給外國記者。

還有,曾為中共特務的王立強向澳洲投誠,在11月下旬爆出許多有關港台澳洲諜戰資訊,作爲中共特務頭子的中國創投總裁向心夫婦因此被扣台灣。

資深政論作家林保華發文說,向心出事,即使他能回到香港,其治軍不嚴、麻痺大意也會被問罪,習近平會趁機清洗軍情部門,派自己人掌控,如同之前的國安部那樣。習近平對原與江澤民派系關係密切的華為也有重新洗牌之意,因此相關部門會出現混亂,預計可能有人要出逃。

《悉尼晨驅報》12月1日引述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周安瀾分析說,澳洲政府處理王立強的庇護申請的方式,會影響其他也想把機密帶到澳洲的中共官方人士。部分有意投誠的中共官員定會密切關注,考慮是否效仿。

12月3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辦公室副主任孟沛德(Peter Mattis)在華盛頓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The Jamestown Foundation)演講時則說,他得到準確消息,向心、龔青夫婦是自願留在台灣的。

習近平提「自殺自滅」 或有高官出逃 中共正在倒塌?

今年10月的中共四中全會前,在被曝光的內部講話中, 習近平說要「防止禍起蕭牆」,並且「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引發諸多揣測。四中全會後,習近平親信、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更被罕見任命兼任公安部特勤局局長,外界認為,這是一個借警衛之名看管監控高官的職位。

《看中國》專欄作家鄭中原分析說,中共十八屆中央委員會成員在習近平反腐之下被查了不少,十九屆中委也已出現崩塌。但對這些「出事」的中央委員或候補委員,當局的處理頗為詭異,比如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跳樓自殺,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也傳在四中全會期間跳樓自殺,但官方卻聲稱病死。

鄭中原認為任學鋒這個弔詭的京城血案、中央級血案,表示中共高層遇到了棘手難題。一方面是越反越腐、帶病提拔一點未變,另一方面是內鬥不止,政權黑幕重重,再也「紙包不住火」。更令習近平不安的是,不止是難保中央名聲的問題了,是難保政權。因此,接下來中共中央委員「出事」的形式,已不止是辭職、落馬或自殺了,在中共內憂外患和內部清洗加劇之下,不同派系的中央委員向自由社會投誠的情況也可能出現,因此拉開中共腐敗而倒的序幕。

美國中國問題專家林蔚日前對英文《大紀元時報》說,一個和習近平關係密切的中共高層幕僚透露,他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每個人都清楚這個體制已經完了,他們進了死胡同。

因此,林蔚建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他的團隊,應考慮如何應對中共垮台、中共內部多方勢力的投誠和政治體制轉型的問題。

責任編輯: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