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1月09日訊】微信作爲通訊工具無法保護用戶隱私已是不爭事實,就連已經刪除的聊天信息也能成爲中共官方行政處罰的證據。近日陸媒曝光的一個案例令衆多微信用戶感到緊張。

據陸媒報道,福建證監局日前發佈的一項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上海山鋼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長江的微信聊天記錄被列為內線交易的證據,聊天記錄中包括已經被刪除的信息。

網友紛紛質疑,中共監管部門如何獲取相關各方的微信聊天紀錄?而且就連已經被用戶刪除的信息也能被截獲。有網友驚呼:「被刪除還能恢復,震驚!」

其實類似案例屢見不鮮。2018年3月,安徽省巢湖市紀委監委在辦理指定專案中,拿到了談話對象已經刪除的一組微信聊天紀錄,並據此瓦解對方的心理防線,使調查工作得以推進。

2018年9月,自由專欄作家兼獨立電影製片人李佳佳(AUDREY JIAJIA Li)通過《紐約時報》中文版刊登了《為何我選擇不依賴微信生活》的文章。文章說,「幾年前,當微信開始流行時,我在朋友圈發布了一張香港紀念天安門事件的燭光守夜照片。半小時後,我的老闆打電話給我,罵我做出了「危險、不當」的行為,命令我「馬上刪掉」。

李佳佳說:「我很快意識到我的情況不是孤例,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我在新聞中聽到很多關於微信用戶的故事,他們因為在朋友圈裡發布的內容而遭到審訊或逮捕。」

事實上,微信的隱私安全問題一直在國際社會上飽受質疑和批評。2016年大赦國際評估報告顯示,全球11家流行通訊技術公司中,微信開發商騰訊因隱私保護措施最少且最不透明而得零分墊底。

評估報告指出,「騰訊未對其即時通訊服務採取基本的隱私保護措施,因此令用戶的人權處於危險之中。微信沒有提供終端至終端加密,這意味著第三方可通過「後門」入侵其通信系統,且騰訊未公布有關政府要求其上交信息的透明報告。」

大赦國際表示,「鑒於中共對網絡的嚴格管控,任何保護隱私的措施在中國大陸的法律和政治環境下都很難實行。騰訊受到審查和監視的雙重管控,但這不只限於居住在大陸的用戶。」

據《澳洲金融評論報》2018年2月報道,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網絡安全分析師瑞恩(Fergus Ryan)警告說,「中共已經有效地將網絡監視擴展到其邊境之外,騰訊會一直滿足中共對信息的需求」,「這意味著人們需要完全意識到,微信上的通訊是沒有隱私可言的」。

作爲中國大陸唯一獲准通行的通訊應用程序,據騰訊的數據,2018年初微信每月有10億活躍用戶。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中國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