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1月29日訊】隨著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確診病例以驚人速度上升,專家們都在關注疫源到底出自哪裡。中共官方的說辭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西方專家則懷疑來自中共軍方生化病毒,權威醫學雜誌的最新研究表明,病毒的最初來源可能不是華南市場。

據《科學》雜誌報導,24日發表於《柳叶刀》上的一個研究報告發現,出自武漢的首批41例患者中,有13例與華南市場無關,其中包括12月1日確診的首例患者。有專家據此推測,該病毒可能在進入華南市場之前就已經產生,就是說疫源來自別處。

這項研究是由7名最早收治患者的金銀潭醫院臨床醫生與其他研究人員合作完成的。他們觀察了首批41例患者的臨床圖表、護理記錄、實驗室檢查結果和X光胸片。

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專家盧西(Daniel Lucey)表示,13這個數字很大。如果這項研究提供的數據準確,那麼首例患者可能是在11月或10月感染的,因為症狀出現之前會有潛伏期。在發現與華南市場有關的首批病例之前,這種病毒可能已經在人群中傳播了,只是沒被發現。

另外,論文中的數據也讓盧西對中共初始信息的準確性產生疑問。他在接受「科學線人」(ScienceInsider)採訪時說,武漢衛健委1月11日稱,截至1月10日,武漢僅確診了41個病例,且官員們大概知道每例患者的病史,所以「中國(中共)一定已經意識到這種流行病並非源於華南海鮮市場」。 

爲了弄清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生物學家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分析了該病毒的序列。據他推測,有人在華南市場以外的地方受到感染,然後將病毒帶到了市場。

他說,「這是我們考慮到的三種情況之一,目前仍與數據相符。根據我們目前的數據和知識,這是完全合理的。另外兩種情況是,一群或一隻受感染的動物進入了市場。」

1月25日,安德森在一家病毒學研究網站上發表了他對新型冠狀病毒27個可用基因組的分析結果。根據他的分析,這些病毒早在2019年10月1日就有了「最近的共同祖先」(共同的來源)。

此外,一些微生物學教授在科學雜誌《對話》(The Conversation)上刊文表示,確定病毒是否源於該市場的一種方法是,從市場上的動物和當地動物種群中提取樣本。但華南市場已被清理並被消毒,早在1月1日就被官方關閉。

香港病毒學專家管軼1月23日告訴港媒,他到武漢後發現,病毒的源頭已經被銷毀得乾乾淨淨。他不明白有關部門為何急於抹去病毒發源地的證據,使得專家無法尋找樣本進行化驗研究。

據《每日郵報》報導,2017年,美國專家報告說,一種類似SARS的病毒可能會從武漢建立的一個生物實驗室中逸出。該實驗室是中共建立的最高安全級別病毒實驗室,簡稱武漢P4實驗室。

當時有消息披露,(中共)準備將該實驗室作爲世界上最危險病原體的研究基地。同年,馬里蘭州生物安全顧問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接受《自然》雜誌採訪時說,他擔心中共治下的文化將導致該研究所不夠安全,因爲「人人都可以自由講話和信息公開的體制至關重要」。

武漢P4實驗室距華南市場只有30多公里。疫情爆發後,一些專家懷疑該病毒來源於這間實驗室。

生物學家和傳染病專家們還在致力研究這種新型病毒。至於是中共有意放出還是單純的洩露事故,尚無統一意見。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