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2月27日訊】隨著越來越多證據指向武漢P4實驗室或是新冠病毒源頭,中共官媒25日推出楊瀾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感染與免疫中心教授、傳染病學專家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的專訪,稱「新冠病毒非人造」。海外自媒體路德社對其三點論據逐一反駁,指「其故事編的漏洞百出」;也有網友揭利普金與中共關係非同尋常。

新冠疫情爆發後,中共先後推出老鼠、蛇、吃蝙蝠、穿山甲作為新冠病毒傳人的「中間宿主」,均難自圓其說,多位專家指出,病毒要通過中間宿主變異為傳人、甚至人傳人,自然發生的機率微乎其微,可能幾十萬年都不會發生。

隨後,石正麗2月3日在《自然》雜誌發表論文,放棄中間宿主的說法,指新冠病毒與該實驗室2013年從雲南採集到的編號為RaTG13的馬蹄蝠病毒相似度達96.2%。但業界指出,這種在實驗室雪藏了7年、卻突然上傳序列的蝙蝠病毒,只是新冠病毒的旁系,根本不是直系病毒;且E蛋白和M蛋白基因片段ORF6的氨基酸序列100%相同,是極不尋常的現象,造假痕跡明顯。

黃色高亮區顯示,新馬蹄蝠病毒RaTG13和武漢病毒整體同源性達到96.2%,E蛋白達到100%一致。(圖:G-NEWS)

利普金的受訪,正是發生在這樣的背景下。據中新網25日報導,利普金說,他和幾位知名專家都證明了新冠病毒是來自大自然,而非實驗室人工製造的產物,並提出三個論點。對此,自1月18日起持續爆料病毒為人工病毒、可人傳人、強變異、大爆發的海外自媒體路德社,在25日的「路德時評」直播中逐一加以了反駁。

首先,利普金稱其團隊在基因測序中發現該病毒與上世紀90年代中期武漢地區發現的一種蝙蝠病毒極其相似,相當於否定了石正麗的病毒版本RaTG13。

路德質疑,在1月19日海外民間專家組進行全病毒測序時,還沒有此「武漢蝙蝠病毒」,且中共從2004年才開始進行蝙蝠病毒測序,之前沒有這個技術。

其次,利普金說,「新冠病毒基因結構中的一些部分展現了適應性的改變,顯示它曾在動物和人類宿主體內發生變異,逐漸發展出與人體細胞受體結合更緊密的機制,最終成為人與人之間高度傳染的病毒。」 

據路德點評,業界專家先前已指出,在自然環境下蝙蝠病毒要變異成人傳人,至少需要幾十年密切接觸,才有可能具有親和人受體ACE2的能力。石正麗版本的「2013年病毒」顯然不夠久遠,中共由此改說法為:「武漢蝙蝠病毒」從90年代至今20多年在武漢人中不斷傳播變異。然而該病毒至今沒有測序上傳,這也不符合常識。

第三,專訪中還說,「自2003年,科學界已經研究出一些成熟的基因編輯工具,但在新冠病毒中沒有使用這些工具的痕跡。」

這種說法是有意混淆「基因編輯」和「基因重組」的概念。如俄羅斯衛生部11日在官網上公告,「武漢肺炎病毒可能是重組病毒。」重組是將不同病毒的基因進行重新組裝,使之結合;而基因編輯是先用電腦作出序列、合成粒子,再利用載體「轉染」(transfection)技術合成病毒。

路德分析,因為石正麗用旁系病毒來說明新冠病毒源頭,被業界看穿端倪、不夠牢靠,由此中共派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接管武漢P4實驗室,以編造更能欺騙美國和整個學術界的「病毒來源」。他推斷中共已用計算機設計出一套作為源頭說辭的病毒序列版本,也肯定會做出病毒株,只是現在還沒公佈,而一旦公佈就會被「打臉」。

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圖:視頻截圖)

網友也發現,受訪者利普金教授先後幫中共建了幾個重要實驗室,包括中國疾病與預防中心病原發現聯合實驗室(他本人兼任主任),以及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廣州生物醫藥研究所等;2015年,他獲得過中共國家級科技大獎。

也有網友發現,利普金教授最早是2003年非典期間親去中國的國際專家,與中共紐約總領館也非常密切。

還有網友表示,今年1月30日,利普金教授曾去疫區與中共官方專家鍾南山會面,美國官方機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卻三次被拒,說明了這位「病毒獵手」的身分,由此質疑其言論的學術公正性。

民間分析指,在病毒來源的問題上,中共是想搞成「羅生門」,既可以吸引大家的眼球,又可以掩藏真正的來源。

(圖:「冠軍的親爹」推特圖片)
(圖:「冠軍的親爹」推特圖片)
(圖:「冠軍的親爹」推特截圖)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