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27日訊】中共國防部最近宣布,由中國工程院院士陳薇率領的科研團隊成功研製中共病毒,並獲批展開臨床試驗,引發熱議。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認爲,這不但說明疫苗可能早就研發成功,且陳薇的被令接管,被輿論質疑中共病毒源頭來自武漢P4病毒實驗室,背後極可能是與江家有關。

中共國防部17日晚間在官網上發布「重磅!軍隊成功研製重組新冠疫苗」之訊息,稱重組新冠病毒疫苗16日已獲批展開臨床試驗。據陳薇介紹,「按照國際的規範、國內的法規,疫苗已經做了安全、有效、質量可控、可大規模生產的前期準備工作。」

陳薇有「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之稱,具少將軍銜,也是中共軍科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於今年1月26日被派往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當時正值輿論質疑武漢P4病毒實驗室或為中共病毒真正源頭的敏感時期。王篤然認為,中共這一舉動說明該實驗室果然有問題,因此中共高層心裡有鬼。

除此之外,公民記者李澤華在武漢進行採訪,持續多日沒有被中共抓捕,但就在前往武漢P4病毒實驗室、發現該實驗室已關閉後,一回到住處就被抓走,也印證了該實驗室是中共眼裡的大忌。

3月18日,就在中共宣布成功研製中共病毒疫苗第二天,在香港掛牌上市的康希諾生物公司也宣布,與中共軍科院生物工程研究所聯合開發的「重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已通過臨床研究註冊審評,獲准進入臨床試驗。但王篤然卻發現,中共發布的新聞中隻字未提康希諾生物公司,或該公司和中共軍方合力研發中共病毒疫苗。

康希諾生物公司為何見不得光,其背後又有何秘密?前投資銀行家汪浩分析康希諾生物掛牌上市後的股價走勢,為網友解惑。

汪浩在臉書上撰文透露,2019年9月18日,中共當局在武漢舉辦「新型冠狀病毒應急處理」演習;世界軍人運動會則在同年10月18日至27日期間舉行,當時解放軍代表團被抓到在「定向運動」項目中作弊,因此被取消資格。

據南華早報獨家披露,全球首宗中共肺炎病例是在2019年11月17日出現。

將這幾個日期和康希諾公司的股價走勢相對照後,就會發現,這家與中共軍方合力研發中共病毒疫苗的公司,自2019年3月上市後,股價並不亮眼,營運還出現虧損,但自從9月「新型冠狀病毒應急處理」演習結束後,該公司股價在10月開始浮動,11月中更放量上漲,被投資人搶購,到12月底已經翻倍。

王篤然據此分析,康希諾生物公司股價在去年10月開始大漲,說明有些消息人士可能早已知曉內幕,甚至可能是內部人士爆買,企圖在疫苗消息公布時賺取暴利。疫苗研發是一項長期過程,而康希諾生物公司的股價走勢令人不禁懷疑,疫苗其實早在股價大漲的時候已經研製成功了。

汪浩還曝光了康希諾公司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即宇學峰、朱濤、邱冬旭和毛慧華四人,其中宇學峰、邱冬旭和毛慧華都持有加拿大國籍。朱濤則持有中國國籍,並在2018年3月被任命為中國全國政協委員。

王篤然還查找過康希諾生物公司頁面上的信息,發現朱濤不僅是政協委員和中共黨員,還是「千人計劃」專家,加入世界疫苗巨頭賽諾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從事疫苗開發後,於2009年同團隊回國創辦康希諾生物公司,等於從舊公司拉了一夥技術人才回國。

康希諾公司在頁面上宣稱,於2016年研發申報的「重組肺炎球菌蛋白疫苗」成為該公司成功研發的又一個全球創新疫苗,為康希諾再創佳績。王篤然評論,這個「重組肺炎球菌蛋白」和俄羅斯對中共病毒的定義非常相似。

康希諾公司還自稱擁有建築面積12,000平方米的疫苗研發中心,以及建築面積38,000平方米的疫苗產業化生產基地,基地達產後,年原液產可達到7,000萬至8,000萬劑。王篤然認為,以康希諾公司的規模,似乎早已做好準備,向中國乃至全世界出售中共病毒疫苗。

另外,關於中共病毒源頭的課題,海內外多名專家經過深度挖掘、研究和推論後,認為中共病毒很可能源自武漢P4病毒實驗室,是中共軍方研製的生化武器。

根據自媒體《燕銘時評》引述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門面傀儡,背後實際掌權人物其實是江澤民家族,包括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和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汪浩發現,康希諾公司就有一家機構股東名叫「上海禮安」,實際控制人為「陳飛」,疑與陳薇有關係。

王篤然質疑,「上海禮安」和江家有何關係?是不是江家的白手套?以江家在軍方、中科院系統及生物工程方面的地位,康希諾生物這塊大肥肉背後沒理由沒有江家的身影,因為正是江澤民奉為圭臬的「悶聲發大財」改變了中國。

他因此推斷,江家可能受到對錢財的貪慾、以及對習近平的刻骨仇恨所驅使,如果已成功研發中共病毒疫苗,孤注一擲也不是不可能。這樣一來,康希諾公司股價暴漲、中共當局刻意迴避康希諾公司存在,以及康希諾公司和陳薇的合作就顯得合情合理了。

責任編輯:劉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