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4月26日訊】原油期貨價格有史以來首次下跌到負數,令中國大陸723名「原油寶」投資人蒙受損失,並醞釀起訴「原油寶」發行方中國銀行。儘管有人認為,願賭服輸,投資者應該自負盈虧,但有分析表示,此事並沒有表面上看來那麼簡單,更質疑中國銀行將虧損轉嫁給投資人。

「原油寶」是中國銀行向個人客戶發行、掛鉤境內外期貨合約的交易產品,一些文章指原油寶投資人「炒期貨栽了」,但他們其實並沒有進入期貨市場。作為提供報價並進行風險管理的做市商——中國銀行才是在期貨市場上進行交易的一方,爆倉的也是中國銀行。

據作者「明哥在路上」解釋,中共從未允許任何機構經紀國際期貨業務,或允許任何經紀商向個人投資者提供國際期貨投資渠道,因此中國銀行不能成為中國國內投資者和美國商品期貨實盤之間的經紀中介機構。投資者其實是中行的交易對手,投資者賺的就是中航虧的;相反的,投資者虧的就是中行賺的。

換而言之,原油寶實際上和美國期貨市場完全脫鉤,是國內的模擬盤、虛擬盤。中行選擇將風險敞口拿到美國資本市場上進行對沖操作,企圖從中賺取手續費,誰知史無前例的原油價格跌至負數,令中行蒙受巨額虧損,但中行卻沒有吃下這個虧損,反而將自己在實盤上的操作損失轉嫁給國內虛擬盤投資者來承擔。

一名「原油寶」投資人賈偉(化名)也向《每日經濟新聞》敘述自己的經歷,懷疑中行為何不能像其他銀行(如工商銀行)能瞬間移倉,反而拖延了很久,令他賠光買「原油寶」的本金,還要補償中行11萬多元人民幣。北京知名律所盈科原本有意受理723名「原油寶」投資人追回本金的訴求,卻在24日突然被噤聲;該所律師私下表示,由於「大家都懂的特殊原因」,盈科不便承辦此案。

《證券市場紅週刊》也刊文指出,爆倉損失應由中行承擔,與「原油寶」投資人無關,甚至「原油寶」根本不應該設立保證金。中行在20日晚上10點後不再接受投資者的交易指令,可以被理解為該產品已經到期被強制清盤,但中行「原油寶」卻沒有清盤,反而繼續持倉,因此後面的風險應該全部由中行承擔。

責任編輯:劉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