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4月27日訊】2019年末~2020年初,武漢爆發大瘟疫,迅速傳向全國,殃及全世界。高傳染,難防治,已經造成全球恐慌。為了有效防治、阻止再度爆發,找到源頭和傳播途徑非常重要。

在查明病毒源於蝙蝠之後,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蝙蝠被判為「元凶」,但是沒多久就被事實否定。真正的傳播途徑是甚麼?兩個多月來,炒得沸沸揚揚,謠言、錯解不斷,甚至一些學者在世界範圍「結幫聲討」[1],至今沒有一個可以服眾的結果。

溫故而知新,歷史總是在重複中演進。2003年「非典瘟疫」爆發之後,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追蹤SARS源頭的征途,其實給我們今天找到新冠病毒的答案,鋪成了道路。

2004年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開始追蹤SARS之源,7年之後在雲南一個山洞裏找到。(視頻截圖,作者提供)

2004年開始,石正麗帶著她的小組,走上了追蹤SARS病毒源頭的艱難旅程。茫無目的,大海撈針,7年之後終於迎來了幸運,在雲南昆明一個山洞的蝙蝠群裏,發現了10多種SRAS家族冠狀病毒,那兒簡直就是一個「潘多拉的盒子」,SRAS家族病毒基因庫的模塊都在那裏(不同的模塊會重組)。在一種菊頭蝠身上,他們找到了和SARS病毒基因相同度達97%的天然病毒,又經過5年的採樣研究,得以向世界確證:那兒的菊頭蝠是SARS病毒的源頭(天然宿主)[2]。

由此,石正麗勾畫出一條2003年非典瘟疫的傳染途徑:該山洞蝙蝠的天然SARS病毒──感染雲南人工養殖的果子貍──賣到廣東市場(病毒若干代繁衍變異為SARS-CoV)──人中爆發。

卓越的成果得到了世界的承認,石正麗步入了世界頂級病毒學家之列,也獲得了「蝙蝠女俠」的美譽。

但是今天,石正麗又一次走上了風口浪尖:新冠病毒,是從武漢病毒所泄漏的嗎?病毒是石正麗他們造的嗎?五年前他們可是製造過一個病毒,和當今的有太多的相似;瘟疫爆發前,2019年9月18日,武漢還舉辦了一次應急演練,重頭戲是針對「新冠狀病毒感染」。

論戰陷入僵局,其實跳出雙方的誤區,竟然能看到各方殊途同歸,都走到了真相的門前──真正的答案,已然閃現。

這麼說,一時沒人能懂,那就跟著我們,梳理瘟疫爆發以來似亂非亂的紛爭,行文儘量通俗易懂,讓每個人都有思考的機會。看到最後,瘟疫的源頭、路徑、誤區、根源、根治,會水到渠成地展現出來。

(一)疫情時間表,謊言已難逃

引導掩蓋、炒作煽情,人們陷入其中,就無法看清整體的真相。當局也不想讓人明白真相,只是讓你相信官方統一的口徑,這本身就是愚民。看看梳理出來的疫情時間表,很多謊言不攻自破。

2019年12月1日,第一個武漢肺炎患者發病,此人並無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3],先後傳染了14名醫護人員。

12月8日,武漢衛健委認定的第一個武漢肺炎患者發病。

12月18日,一名65歲的華南海鮮市場送貨員在武漢市中心醫院(李文亮所在的南京路院區,被嚴重感染) 就診住院,確診肺炎卻查不出病因,各種藥物都無效。12月24日,將肺泡灌洗液送到廣州微遠基因公司,檢測病原體。

12月26日,微遠基因一位研發人員上班後,瀏覽mNGS(宏基因組二代基因測序)自動分析結果,發現一種「類SARS」(與「SARS樣」一詞相同)冠狀病毒,與2003年非典瘟疫的SARS病毒基因有81%相同,懷疑為SARS變形。

12月26日,廣州微遠基因公司內部交流「發現新冠病毒」的微信截圖。

12月27日,微遠基因將組裝的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組序列,共享給中國醫科院病原所,並電話告知武漢中心醫院:發現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提示隔離。微遠基因無害化銷毀病毒樣本,消毒實驗室。

12月26~27日,武漢的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科主任張繼先(被表彰為上報疫情第一人),接診了兩位感染特殊肺炎的老倆口,又叫來他們的兒子,三人肺部都有特殊影像(家庭內互相傳染),同日發現另一家華南海鮮市場商戶有同樣病症。27日上報醫院,再上報市疾病防控中心。同時,讓科室醫護人員戴口罩,訂購隔離服。

28~29日,華南海鮮市場又有3名患者入院,中西醫結合醫院再次上報。隨即,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派出高級別專家組赴武漢調查。

12月30日,北京博奧醫學檢驗公司給武漢市中心醫院的mNGS檢測報告(另一肺炎患者),確定了SARS冠狀病毒。急診科主任艾芬看到後,用紅筆圈出「SARS冠狀病毒」,微信發給同學醫生及群裏,由此引爆了社交媒體。

注意:報告SARS並沒有錯,因為通行的NCBI分類上,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是歸於SARS類下的。武漢新冠病毒被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正式命名為SARS-Cov-2,而中共急於撇清SARS-Cov2和SARS-Cov的關係,強烈要求把SARS-Cov-2改名為2019-nCov,畢竟中共17年前宣稱在自己的領導下戰勝了SARS。

當日,武漢衛健委發布《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提及武漢多家醫療機構陸續出現多例不明肺炎,與華南海鮮市場關聯,要求「未經授權任何單位,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救治信息」。

17時48分,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李文亮在微信群裏說「確診了7例SARS」,提醒同學們防護。19時39分,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醫生劉文在微信群發布:「剛剛二醫院後湖院區確診一例冠狀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許華南周邊會隔離」,「SARS已基本確定,護士妹妹們別出去晃了。」20時48分,武漢協和醫院醫生謝琳卡在微信群發布:「近期不要到華南海鮮市場去,那裏現在發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類似非典),今天我們醫院已收治了多例華南海鮮市場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風。」

12月31日凌晨1點半, 李文亮被連夜叫到武漢市衛健委查問。天亮後,又多次被叫到醫院監察科檢討。

同日,劉文也被醫院約談查問。謝琳卡是被警方電話查問。

同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近期部份醫療機構發現、接診多例與當地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有關聯的肺炎病例。經專家會診繫病毒性肺炎,謊稱:截至31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2020年1月1日,武漢市公安局通報,「散布武漢肺炎不實消息,8人已被警方依法傳喚、處理」。

官方微博:2020年1月1日警方已處理造謠的8人。表明並不包括後面處理的醫生。(網路截圖)

1月2日,艾芬這個「造謠源頭」被醫院領導嚴厲批評,幾乎崩潰;劉文被警方傳喚,到派出所做筆錄。

1月3日,李文亮被警方傳喚,在《訓誡書》上簽字。

注意:從上述時間表上可見,艾芬、李文亮、劉文、謝琳卡這些疫情「發哨人」、「吹哨人」,都不是「1月1日已經被警方傳喚處理的8個造謠者」,事後李文亮自己也說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8人之一。真正的「疫情吹哨人」是誰?是死是活?當局還在掩蓋著。

1月3日開始向周邊國家和地區通報疫情,1個月內向美國通報30次。

央視新聞官方稱:自1月3日起(至2月3日),共30次向美國通報疫情。(微博截圖)

1月5日凌晨,復旦大學、上海公共衛生中心張永振教授團隊,從武漢疾控中心送檢的樣本中檢測出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測得全基因組序列,上報上海和國家:新病毒與SARS同源,經呼吸道傳播,建議在公共場合採取相應疾控防疫措施。

1月6日,中國疾控中心內部啟動二級應急響應;武漢開政協、人大兩會。

1月7日,李文亮收治了一例青光眼患者。8日,患者發燒(後來被診斷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10日,李文亮開始咳嗽,11日發燒,12日住院。

1月10日,張永振團隊上報緊急情況後,遲遲不見反應,於是將新病毒基因組序列共享上網,這是全球首次公開。此後全球科學家都會知道這是SARS級別的病毒,從而催動中共高層早日公布疫情。沒想到,得到的卻是1月12日,上海市衛健委勒令張永振所在的上海公共衛生中心關門、整改,不講任何原因。張永振提交4份報告,要求重新開放P3實驗室,直到疫情失控後,1月24日方得批准。

1月11日,武漢衛健委通報:診斷新冠肺炎41例,出院2例,重症7例,死亡1例。官方稱春運期間將防範不明肺炎疫情擴散,繼續謊稱:未發現人傳人,可防可控。

1月17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採用試劑盒檢測出新冠肺炎17例(累計62例),(謊稱)新冠病毒傳染力不強,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實際上,武漢要封城的消息,已經從武漢上層傳出,一些人準備逃離。

1月18日,百步亭社區在已知要封城的前提下,依然舉辦了第20屆「萬家宴」,再度營造和諧安定的「盛況」,事後成為瘟疫重災區。

2020年1月18日,武漢百步亭社區的萬家宴, 成了病毒盛宴,中共掩蓋真相毒害了武漢、全國、世界。(作者提供)

1月19日晚,國家衛健委變相宣布疫情爆發:近日陸續向全國各省派出工作組,指導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相關工作。

1月20日,鐘南山院士通過央視宣布疫情人傳人。

1月23日10時起,武漢封城,此前共有500萬人離開武漢,瘟疫洒向全國、世界。

這500萬人有多少是正常離開,有多少是計劃外逃離的?從現有資料中能查到:

2017年武漢常住人口(統計至2016年末)1076.62萬,2017年中國新年武漢空城率48.18%,離開518.7萬人;

2018年武漢常住人口(統計至2017年末)1089.29萬,2018年中國新年武漢空城率37.50%,離開408.5萬人;

2019年武漢常住人口(統計至2018年末)1108.10萬,2019年中國新年武漢空城率19.07%,離開218.2萬人;

宏觀上可以看到,隨著實際經濟的連年下滑,人民出行、出遊減少,預計2020年中國新年正常離開武漢的人不會超過200萬。可是2020年1月17日武漢封城的消息放出,至1月23日封城,整個春運期間,竟有500萬人離開了武漢,而且大量集中在這5日之間,減去正常離開的200萬,有300萬人是計劃外離開,被嚇跑的!瘟疫由此帶向全國。

1月24日開始,中共輿論極力傳播:美國流感大爆發,2019年9月至今1300萬例感染,死亡6600人,而後不斷升級,矛頭西指,暗示新冠瘟疫沒甚麼大不了,標榜中共更關注人民生命──實際上,掩蓋了中國大陸每年流感超額(超出預計)致死8.8萬[4](僅限於呼吸道疾病)的事實,當今疫情比普通流感不知嚴重多少倍。

中國疾控中心文件,通告中國每年流感導致呼吸道疾病致死一項,超額(比預期多)死亡8.8萬人。

……

2月6日晚21:30,李文亮感染不治而死,消息傳出後,醫院做秀式地搶救了3個多小時。至2月7日10時, 「李文亮醫生去世」的點擊量達到6.7億人次,跟進討論73.7萬條;「李文亮去世」點擊量2.3億人次,討論20.9萬條。「我要言論自由」隨即響徹網絡,286.1萬人次點擊,9684條討論。中共的輿情維穩迅速啟動,刪貼、刪評、降溫、屏蔽,封堵憤怒的火山口。

李文亮等醫生深受中共維穩制度的迫害,成為犧牲品,如今成數萬百姓還在為中共的謊言犧牲著,被謊言延誤致死、致殘(後遺症),而當局卻搖身一變,號稱要徹查李文亮之死,以此繼續標榜自己「偉光正」。

迷惑在謊言和思維誤區裏,永遠也看不到實質的真相,關鍵的線索展現在眼前,人也會視而不見,還會陷在自己的框框裏。所以,理性的清醒,是找到答案的前提。

(二)陰謀論浮誇,「友軍」被砸

【美國陰謀論,禍水西引】
一分天災,九分人禍!當局為甚麼向美國天天通報疫情,對內完全掩蓋?在已經人傳人、已經在醫院爆發的情況下,為甚麼還要公然否認?早點封城,何至於此?!

百姓的憤怒飆升之時,作為中國軍事門戶新聞網站的西陸網,1月26日刊登《武漢病毒4個關鍵蛋白被替換,可準確攻擊華人》一文,大力推出「美國陰謀論」,憤然指出武漢病毒是美國的基因武器。

中共軍事門戶網站西陸網「曲解」專家論文,拋出陰謀論,轉移百姓暴怒的焦點。

為甚麼說西陸網的這篇文章是「曲解」專家的論文呢?因為郝沛等專家1月21日發表的論文[5]只是說:武漢病毒和SARS病毒都屬於冠狀病毒家族,兩者外部的S蛋白一維線性結構的相同度只有76%,S蛋白有5個重要位點是感染人的關鍵,其中4個不相同,但是,在三維空間結構上,兩種S蛋白竟然基本相同,所以都能感染人。

注意,蛋白大分子是由一個個氨基酸小分子連接成的,這是線性的一維結構,一串氨基酸分子構成蛋白質後,還要摺疊成空間三維結構。一般說來,蛋白大分子的關鍵位點,氨基酸一變,空間結構就變。武漢病毒和SARS病毒由共同祖先演化而來,他倆的S蛋白產生了24%的線性差異,5個關鍵位點差異80%,但是,最終兩者S蛋白的空間三維結構竟然基本相同,殊途同歸,如此的鬼斧神工,堪稱奇蹟!

「可精準攻擊華人」,這句話不是專家論文中說的,是西陸網文章的發明。所以說,是「曲解」專家論文,拉大旗做虎皮,攢湊「美國陰謀論」。

【陰謀論反傷,石正麗被鎖定】
2月1日,《美國五年前製造新型冠狀病毒,可致人類傳染性肺炎》一文,在中國大陸引起震動。該文曾被「美國陰謀論者」作為攻訐的利器,今已被中共輿控屏蔽。它的根據,是國際著名科學期刊Nature Medicine的這篇論文。

美國《自然醫學》期刊中「(改造的)SARS樣冠狀病毒可使人染病」的論文,中方作者有石正麗。

這篇發表於2015年11月的論文[6]宣告了一項科研成果,簡單地說,就是:重組兩種(親本)病毒,製造了一個新病毒,新病毒綜合了兩親本的「長處」:既能感染人,又能致病,屬於一種新(Sars樣)冠狀病毒。

詳細一點:以前單純的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SHC014-CoV」能感染人,人長期攜帶也不致病;以前能感染小鼠的SARS病毒SARS-MA15,毒性大但不能感染人。重組的新病毒:外部有SHC014-CoV的S蛋白」,內部主體基因是SARS-MA15。這樣組成的新病毒SHC014-MA15,不但能直接侵入人體細胞,還具有蝙蝠SARS的部份毒力,但致死率低。

這個人造病毒,怎麼和現在的武漢肺炎病毒那麼相似呢?!於是被「美國陰謀論」者作為力證:武漢的新冠病毒是美國造。熱炒!

炒了沒多久就發現:
1. 這項研究因為醫學倫理問題(風險太大),美國已不再資助,但也沒強行叫停,因為研究已經開展了;
2. 合作的中方研究者,主要是武漢病毒所的研究員石正麗博士;
3. 中方的研究並沒有停止。

一時間,石正麗成了輿論的焦點。是武漢病毒所病毒泄漏、變異,釀成了大瘟疫?!不但國外開始責難中國,國內還有人向石正麗發難。

【半路殺出印度人,輕率出手旋撤軍】
2020年1月31日,學術網bioRxiv上發表了印度學者Prashant Pradhan等人關於「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論文──預印版。文中指出,他們在新冠病毒2019-nCoV的外部蛋白中,發現了4個獨特結構,與艾滋病毒的外部結構一致或相似,這種情況,不太可能在自然界中自發出現。

「印度科學家發現新冠病毒是人造的!」陰謀論者又拿到一個證據,石正麗再次中槍。

學術界的爭論也在加緊,兩天後,2月2日,印度學者撤稿。不過,爭論並沒有就此化簡。

(三)美國陰謀論,變身中共陰謀論

既然攻擊美國的「人造病毒論」,已經誤傷了中國「友軍」石正麗的團隊,印度「友軍」乍來乍走,陰謀論該停手了吧?

【陰謀論繼續出擊,再升級劇情更奇】
當年「SARS的美國陰謀論」(說SARS病毒是美國針對華人的生化武器)倒下了,「MERS的美國陰謀論」(說MERS病毒是美國針對中東人的生物武器)也倒下了,但是這兩個陰謀論的「殭屍」在中國大陸的網絡上還小有市場,這次的「美國陰謀論」,還能讓它倒下嗎?

中共軍事論壇門戶網站,對石正麗繼續攻擊。

2月7日,西陸網又發文《武漢病毒被人為修改,石正麗致命鐵證被抓住》,可見,這次寧可犧牲「友軍」,也要維護「陰謀論」。

更有大陸「陰謀派」人指出:石正麗是「美帝」的代理人,猜測她在年關的「最佳時機」「釋放」了病毒。為了嫁禍一貫的敵人──美國,中共導演的口水劇情沒有底線,但總不忘直指美國、嫁禍美國。

【輿情反轉:輿情嫁禍美國,中共自食其果】
2月8日,大陸官媒突然高調報導:一個內蒙古人,製作視頻,編造「新冠病毒是美國對我國使用的基因武器」,被依法拘留10日,罰款500元。

奇怪,中共醜化美國、製造仇美情緒已經有70年歷史了,就在此前5天的2月3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還在例會上誹謗美國,話猶在耳,怎麼突然一反常態,中共開始「替美國」洗白?

因為中共輿情的亂箭,傷到了自身。

1月26日開始,中共的輿情控制為西陸網的「美國陰謀論」大開綠燈之後,很多網民(含中共的「特約網絡評論員大軍」即「五毛」水軍)的愛國熱情被成功誤導,聲討美帝,「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瘟疫失控」的矛盾焦點被成功偏移。

但是不久,劇情陡然翻轉,「美國陰謀論」非常自然地變成了「中共陰謀論」,因為美國停止了人造病毒研究(經費中止),而中方沒有停止;又因為石正麗絕不會是美國的代理人,所以石正麗的武漢病毒所,還在研究人造病毒、推斷是在搞生化武器。這樣,人們看到「中共陰謀論」、「中共生化武器論」才更順理成章。

武漢病毒所泄漏?不但國外開始責難中共,國內還有人向石正麗發難,甚至實名舉報。

中共的輿情操作部門,放縱手下攻訐美國,沒想到,放出的飛箭變成了「飛去來器」,打向了自己。

馬上闢謠。那位被西陸網誤導最厲害的、主動製作「美國陰謀論」視頻上傳的內蒙古人,成了替罪羊,而對謠言的源頭西陸網,卻不予追究,只是刪文而已。

如此「維穩」,輿情更亂。隨著瘟疫席捲全國,中共掩蓋疫情的人禍,把天災空前放大了,有人甚至認為是十足的人禍。於是,各界能人深挖瘟疫之禍的各個層面,掩蓋實情的中共成了世界質問、譴責的焦點。

請看下篇

參考文獻:
[1] Charles Calisher,et al., Statement in support of the scientists, public health professionals, and medical professionals of China combatting COVID-19, The Lancet, Feb. 19,2020
[2] Xing-Yi Ge, et al.,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 Nature, Oct.30, 2013
[3] Huang C,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The Lancet, Jan 24, 2020
[4] Li Li,et al., 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a population-based study,The Lancet Public Health, sept 01, 2019
[5]Xintian Xu, Pei Hao, et al., 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 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 Jan.21, 2020
[6] Vineet D Menachery,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Nature Medicine, Nov.9,2015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卜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