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4月28日訊】上篇我們歸納了武漢疫情初期的時間簡表,揭開了中共輿情控制的黑幕,以及中國軍事門戶網站西陸網,炮製「美國陰謀論」,繼而失控變為「中共陰謀論」的過程。中共一邊「武力」闢謠,拘留了一名內蒙古網民(該人把「美國陰謀論」視頻化),一邊刪除質疑武漢病毒所泄漏病毒的聲音。真真假假,看似凌亂,卻是找到答案的必要鋪墊。

上文


2019年9月武汉天河机场举办突发事件应急预演,重头戏“新冠状病毒感染”,预言3个月后瘟疫爆发?(网路截图)

上篇我們歸納了武漢疫情初期的時間簡表,揭開了中共輿情控制的黑幕,以及中國軍事門戶網站西陸網,炮製「美國陰謀論」,繼而失控變為「中共陰謀論」的過程。中共一邊「武力」闢謠,拘留了一名內蒙古網民(該人把「美國陰謀論」視頻化),一邊刪除質疑武漢病毒所泄漏病毒的聲音。真真假假,看似凌亂,卻是找到答案的必要鋪墊。

因為迷惑在謊言和思維誤區裏,永遠也看不到實質的真相。所以,我們還是繼續梳理瘟疫探源的路徑,揭開謊言,辨析誤區,以展現人類殊途同歸──回歸真相之旅。

(四)新冠疫病先排練,「陰謀」再上風浪尖

面對上圖,做何解釋?太巧了?2019年09月18日,武漢天河機場舉辦突發事件應急演練,重頭戲是「新冠狀病毒感染」的應急處置和急救,包括:流行病學調查、人員排查、設置臨時檢疫區域、隔離留驗、病例轉送、衛生處理……三個月後,武漢新冠病毒瘟疫爆發!

這是預言嗎?預言可是神跡,中共無神論者,是不應該信預言的,那麼,有這樣的驚人巧合麼?還是已經提前知情了?

有人由此認定:至少是中共官方某些人,已經提前知情了。10月18~27日在武漢舉行的「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無一人感染。這就是說:知情的是「即將泄漏」。預知11月下手?那不就是中共的陰謀嗎!

陰謀的實施者是誰?有人想當然地認為:是和美國一起製造新的感染人的病毒、掌握技術的石正麗。

(五)病毒所泄漏?石正麗難敵眾口

儘管2020年初以來,新冠瘟疫釀成了巨大災難,但是很多人還是認為「人沒有這麼壞」,陰謀論言過了,實驗室疏忽泄漏是可能的──從專家到百姓,都在懷疑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輿論一致指向石正麗──她2015年可是參與製造過能感染人、能致病的一種新的冠狀病毒[1]!而且一直在研究病毒。

面對外界強烈的質疑和責難,2月2日,石正麗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我的)實驗室沒有關係……」

2月2日下午,石正麗回應種種非難的截圖,要以生命擔保。(網路截圖)

沒想到事與願違,招來了更大的責難。

【武小華避實擊虛 石正麗滿身是泥】

2月2日,石正麗信誓旦旦地表白瘟疫與實驗室無關。當天,「武小華博士」避實擊虛,揭開了大陸的實驗室的帷幕。

「武小華博士」2月2日反擊石正麗(截圖),爆料各種實驗室亂象。

「武小華博士」揭露的實驗室亂象,儘管不是武漢病毒所的P4實驗室,卻是中國大陸普遍存在的現狀。雖然大眾十分震驚,但是醫學相關領域的人士對此卻默不作聲,因為太常見,不稀罕。

眼看輿情失控,中共輿控部門招集水軍,人肉武小華──卻沒肉出甚麼像樣的結果,於是質疑武小華可能是搞美容的(也不知道是否是重名的),不專業──可是專家沒人反擊,為甚麼?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沒有。武小華博士擊中的,都是最要害的地方──我不知道你P4實驗室管理如何,但是我掐住了P4實驗室動物的入口、出口這兩頭,這兩頭有問題,你P4實驗室管理再嚴格,設計再嚴密也沒用。

正面疲於招架的病毒所和石正麗,遭到側面襲擊,更洗不淨了。

【高調P4管理嚴 極力遮掩進退難】

中控輿控之下,官媒也只有淡化武小華,轉移視線,力挺武漢病毒所了。說P4實驗室那是安全級別最高的,管理極為嚴格,內部負壓不會漏氣,十道門互鎖,絕對不會泄漏……

可是,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2015年建成;2017年8月,才獲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批准,得到從事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實驗活動的資格。2018年11月27日,正式通過驗收。

2011年前後,石正麗團隊就開始把高危的蝙蝠病毒帶進病毒所了,那時的安全保證能到甚麼程度?

要知道,病毒從實驗室泄漏可不止一次啊,高級的準P3實驗室,就發生過。

【準P3實驗室,2004年SARS泄漏導致小疫情】

中國疾控制中心(CDC)病毒病防控所的P3實驗室,2006年正式通過檢驗,基本建成使用是在2003年。

2003年非典SARS瘟疫突然爆發,造成了世界性恐慌之後,又倏忽消失。可是,2004年4~5月間,北京市和安徽省又發生了小規模的SARS疫情。經查證,是實驗室病毒泄漏。

衛生部通報2004年北京安徽非典疫情問責調查結果。(網路截圖)

武漢病毒所能不能拿出來全部的嚴格安檢、儲存管理、實驗操作的記錄?如果缺乏,自然拿不出來;如果有一部份記錄,拿出來應對國際上的調查要求,會暴露不能公開的秘密;如果不拿出來,等於坐實了別人的質疑,左右為難,進退維谷。

(六)病毒溢出實驗室?專家論文速「消失」!


肖波濤在Research Gate上發表的論文截圖。

2月中旬,華南理工大學博士生導師肖波濤在全球科研社交網站Research Gate發表論文[2],指出武漢肺炎大爆發,病毒很可能是武漢市疾病控制中心泄漏的,理由是:

(1) 武漢疾控中心和華南海鮮市場,僅隔著一條馬路,直線距離280米;
(2) 疾控中心也研究蝙蝠病毒(採樣於湖北、浙江),也做相關實驗;
(3) 疾控中心研究人員(在野外)曾被蝙蝠攻擊,被蝙蝠噴血、撒到尿液,自我隔離14天。

武漢市疾控中心也在研究蝙蝠,直線距離華南海鮮市場280米,步行僅500米。(網路截圖)

肖波濤是中國一流的生物工程專家,在美國西北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做過博士後,而今是華南理工大學的博士生導師,學科帶頭人。他的這篇論文為新冠瘟疫爆發的原因,提供了重量級線索,但是,很快就被國內封殺。

如果真是從疾控中心泄漏到對面的海鮮市場,病毒所的石正麗又脫不了幹繫,因為新冠病毒的祖先版本,疾控中心沒有,在石正麗手裏。

(七)深追蝙蝠大翻盤,海鮮市場假根源

「泄漏說」的種種責難與辯護,那是追責的問題,不是重點,在那裏糾纏不清就偏離了主線。當前的重點,是找到瘟疫的源頭,切斷源頭,杜絕再次爆發。

【病毒自蝙蝠,天然非人工】

2020年1月2日,武漢病毒石正麗團隊測得了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1月5日分離得到毒株,1月9日完成國家病毒資源庫入庫及標準化保藏,1月11日作為國家衛健委指定機構之一,向世衛組織提交了病毒序列。

但是,首次公開新冠病毒全基因組序列的,是復旦大學張永振團隊。他們1月5日完成測序上報,同時上報了危險預警,因為得不到任何回覆,1月10日,將新病毒基因組序列共享上網,他們發現新冠病毒與一種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全基因組89.1%相同。

1月23日,生物學在線學術網站bioRxiv發表了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論文的預印版,也就是討論稿。指出武漢新冠病毒,與他們手中的蝙蝠冠狀病毒樣本BatCoV RaTG13,全基因組相同度達96.2%,二者的親緣關係最近。

1月24日,《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在線發表了中國CDC(疾控中心)譚文傑、高福、武桂珍等人的聯合研究論文,他們測序的新冠病毒,和一種公開的蝙蝠冠狀病毒,86.9%的基因一致。[3]

2月3日,科學權威雜誌《自然(Nature)》上同時發表了張永振[4]和石正麗的論文[5]。

以上都是各科研團隊的獨立研究。石正麗研究蝙蝠病毒最深入、手裏的病毒樣本最多、追溯同源性最高(96%),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起源由此定型。這樣,雲南山洞的蝙蝠,成為2003年SARS瘟疫和此次新冠瘟疫的共同源頭。

石正麗的團隊的論文,在著名科學雜誌Nature上發表,指出了當今瘟疫病毒的源頭。(網路截圖)

【海鮮市場被封,蝙蝠被定性】

因為華南海鮮市場是武漢肺炎的集中爆發地,12月31日,市場全面消毒,2020年1月1日關閉。這樣一來,尋找病毒的中間宿主──是哪種動物直接傳染了人,就成了懸案。

2003年爆發SARS,專家認為是廣東人吃野味果子貍;當今的大瘟疫,「去海鮮市場搞蝙蝠」,被想當然地定為「瘟疫之源」。這種「不文明的生活」方式,在網絡上被極力聲討。

【嚴查深探,定論再變】

不久,「吃蝙蝠惹禍說」徹底翻車。

中國疾控中心專家武桂珍接受央視採訪指出:直接傳染人的不是蝙蝠,源頭也不在海鮮市場。(網路截圖)

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武桂珍說:直接來源(傳染人的動物)不是蝙蝠,源頭也不是海鮮市場。因為瘟疫爆發前後,武漢的蝙蝠早已進入冬眠,海鮮市場也沒有賣蝙蝠的。

既然不是蝙蝠,誰把病毒傳給了人?

【水貂蛇鼠說,說了也白說】

找尋中間宿主的工作,一直沒有停止。能檢測的家禽、家畜、海鮮,都測了,毫無結果。

1月22日,有人開始鎖定蛇[6]。1月24日,又有學者用AI算法預測為水貂[7]。但是,這兩種動物模型離人太遠,證據無力,難以成立。

鑑於海鮮市場的33份陽性(環境)樣本,分散於22個攤位和1個垃圾車上,於是有學者開始設想:是早年時候,在華南海鮮市場,病毒由蝙蝠傳給老鼠,病毒在老鼠身上變異,老鼠在市場裏亂跑,四處傳染。

這個假說忽略的是,海鮮市場以外還有傳染源。武漢金銀潭醫院的副院長黃朝林2020年1月24日在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的論文指出:「41名最早病例中,僅有27人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8]」難道都是那些「特定的老鼠」,從海鮮市場流竄到武漢各地,去感染另外14個人?

如果是這樣,那些「特定的老鼠」就應該不在少數,但實際上,並沒在老鼠身上找到新冠病毒。

追蹤「元凶」陷入困境之際,「好消息」傳來,官網競相宣傳:中間宿主可能是穿山甲──官媒話音未落,就被大陸學者指出,涉嫌造假!

請看下篇

參考文獻:

[1] Vineet D Menachery,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Nature Medicine, Nov.9,2015

[2] Botao Xiao, Lei Xiao, The possible origins of 2019-nCoV coronavirus, Research Gate, Feb.,2020

[3] Na Zhu, et al., 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2019,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dicine, Feb.20, 2020:382(註﹕在線發表於1月24日)

[4] Fan Wu, et al., A new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 Nature, Feb 03, 2020

[5] Peng Zhou, et a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Feb 03, 2020

[6]Wei Ji, et al.,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of the newly identified coronavirus 2019‐nCoV, 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 Jan.22,2020

[7] Qian Guo, et al., Host and infectivity prediction of Wuhan 2019 novel coronavirus using deep learning algorithm,BioRxiv, doi:10.1101/2020.01.21.914044

[8] Huang C,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The Lancet, Jan 24, 2020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卜慶